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南开之声
刘兴华:外国势力的干预无法阻挡涉港国家安全立法的步伐
来源: 天津日报2020年6月6日4版发稿时间:2020-06-08 11:04

  刘兴华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高票通过令国人振奋。外国势力则不断上演干预香港事务的丑剧。《决定》的通过表明涉港国家安全立法是法治精神和人民意志的统一,立法步伐只会走得更加坚定。外国势力的干预既无道义根基,也无法理依据,不可能阻挡立法进程,也不可能破坏香港在“一国两制”下的发展正途。

  外国势力实施干预的第一个手段是利用《中英联合声明》施压。美英澳加四国政府发表了所谓的“联合声明”,对涉港国家安全立法指指点点,罔顾事实地指责立法不符合《中英联合声明》,混淆国际视听,向中国施压。1984年签订的《中英联合声明》解决的是香港回归的问题,香港回归的那一刻意味着中国开始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该声明也就完成了历史使命,对回归之后香港的事务不再具有约束力和指导意义。《中英联合声明》本身已经确切地表明英国在香港权力和地位的终结。西方国家此举无非就是要将英国在国际法上早已完全失去的在香港的权力重新“复活”,这可以说是“穿越历史”的荒唐之举。至于其他几个国家,与香港事务没有任何直接关联,所谓的“关切”只不过是在凭空制造话语权而已。

  即便参照《中英联合声明》条款,也得不出涉港国家安全立法与之有冲突的结论。《中英联合声明》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决定在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设立香港特别行政区。”《宪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按照具体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法律规定。”香港自治以全国人大授权为基础。《基本法》第二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本法的规定实行高度自治”。这一连串法理基础环环相扣、无缝衔接,何来冲突?国家安全作为中央事权,由全国人大立法,合乎世界惯例,有完全充分的法律依据。英国没有任何残留的主权、治权和监督权。《中英联合声明》不是干预的借口,作为一个历史性文件,它向世界宣示了不光彩的殖民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日不落帝国”已是西山残阳。

  新闻打压是西方势力第二个干预香港事务的手段。英国通信管理局(OFCOM)判定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2019年部分时段的涉港新闻报道“违规”。其针对的是中国国际电视台在修例风波期间的报道。但是在这个时间点上发布所谓的“违规”判定,无疑会干扰对涉港国家安全立法的报道。西方世界本来就充斥着对包括香港问题在内的中国事务歪曲不实的报道。不论是美国的《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和CNN,还是英国的《泰晤士报》《卫报》和BBC,对香港事务无不是“选择性失明”。在它们的新闻里,几乎见不到有关香港暴徒恶行的信息,倒是很容易看到被剪裁歪曲的香港警察执法的形象,对香港警察极尽造谣污蔑之能事。在它们的新闻里,“港独”分子被描绘成“手无寸铁的”“无辜的”和“和平的”,却把大量打砸烧暴力活动统统过滤掉。在它们的新闻里,涉港国家安全立法被曲解为以“一国一制”“动摇香港自治”,完全不提“一国”才是“两制”最大前提这一最基本的事实,也无视“一国两制”下香港自治取得的巨大成就。中国国际电视台客观的报道恰恰是西方世界最缺少的了解香港事务是非曲直的信息源,却被英国传媒监管机构打压。西方新闻系统的真实性和公正性何在?再怎么颠倒黑白也改变不了事实和真相,香港的乱局不能再继续下去,国家安全立法已经利剑出鞘,大势所趋,大势已定。

  许诺外国公民身份是外国势力误导公众、干预香港事务的第三个手段。英国外交大臣威胁称如果涉港国家安全法不停止,英国将考虑延长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香港人在英国停留时间(从6个月延长至12个月),这有可能有助于香港人获得英国公民身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叫嚷让香港人去美国避难。“英国国民海外护照”只不过是个旅行证件,是一种过渡期的便利安排,持有者没有在英居留权,更谈不上拥有公民身份。这种护照不可继承,1997年9月30日以后就停止申请了。与香港特区护照相比,“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可言。所谓公民身份不过是西方政客为“港独”分子“画饼充饥”而已。

  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的几个问题的解释》规定“所有香港中国同胞,不论其是否持有‘英国属土公民护照’或者‘英国国民(海外)护照’,都是中国公民。自1997年7月1日起,上述中国公民可继续使用英国政府签发的有效旅行证件去其他国家或地区旅行,但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地区不得因持有上述英国旅行证件而享有英国的领事保护的权利。”况且英国国内的移民法不管怎么频繁改动,都没有允许给予“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持有者公民身份。这个问题不是政客能够胡乱承诺的,即便议会吵翻天都很难通过。至于蓬佩奥口中的“避难”,且不说难民这一词是否为港人所不屑,单单是联合国《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这一法理关都过不去。该公约生效已60多年,关于难民的定义为全球所认可。试问美国政府将要接受香港的哪些人作为难民?涉港国家安全法打击的对象很明确,即搞分裂、颠覆、恐怖活动等危害国家安全者和外部分裂势力,哪个符合难民的定义?这些言论只不过是西方政客的烟雾弹,很难施行,也不可能对涉港国家安全立法造成任何阻碍。

  外国干预香港的第四个手段就是将问题国际化并通过国际制度对中国形成外交压力。英国七名前外交大臣联名致信首相鲍里斯,对涉港国家安全立法问题妄加评判,希望鲍里斯在G7峰会上提出香港问题,建议成立所谓国际联络小组对香港事务进行监督。美国则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就涉港国家安全立法问题进行讨论,这一提议被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直接否决。这些西方国家为了打“香港牌”,已经将《联合国宪章》规定的 “主权原则”和“不干涉内政原则”抛在脑后。外国干预势力今后还会在其他各种国际组织和国际论坛中试图把涉港国家安全立法问题塞入议事日程。中国外交部和驻外使团一定能够作出有力的驳斥和反击。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不赞同利用香港问题干涉中国内政的做法,发展中国家尤其如此。因此,这类干预活动构不成立法进程的阻力,需要警惕的是他们借香港问题诋毁中国国际形象。

  第五个干预手段被普遍认为有一定破坏力,即对香港实施制裁。针对涉港国家安全立法,特朗普扬言美国将对香港实施制裁,取消香港特殊待遇。这其中主要是针对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这一地位不是美国对香港的“恩典”,而是《基本法》赋予香港的地位,《基本法》第一百一十六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为单独的关税地区”。如果美国单方面宣布取消,影响的只是香港和美国之间的贸易,对美贸易占香港外贸总额的6.2%,制裁的影响有限。而美国在港一千多家企业将受到直接打击,而且香港还是美国赚取最大货物贸易顺差的经济体,制裁政策会遭到来自美国国内的反对。实际上,制裁本已是陈词滥调。美国参议院2019年11月通过的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授权国务卿每年对香港自治情况作出评估,以审视香港是否继续享有特殊待遇。也就是说,香港已经在美国“一年一审”的“砧板”之上了,这样的审查会让香港经济前景和国际声誉不断受美国言论的影响。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如此,香港不如直面威胁,与中央政府并肩作战。对香港的制裁会让广大港人更加清醒地认清外国势力的本来面目。所谓人权、民主和自由,只不过是外国势力实施对外干预的说辞罢了,这些连在地图上都找不到香港位置的西方政客压根不会把香港人的权利放在心上,他们对反中乱港者侵害港人公民权利的暴行视而不见足以证明这一点,制裁会导致香港人就业和收入受影响也证明了这一点。

  美国也可能在敏感技术进口和联系汇率问题上做文章,对香港实施制裁。但是在中美贸易战和美国高压遏制中国高科技企业发展的大背景下,技术制裁与否已经没有什么区别,香港已经很难进口到美国敏感技术。至于美国可能强迫港元和美元脱钩的问题,香港有能力确保港元市场稳定。香港拥有4400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在全球各经济体中位居第五,作为香港强大后盾的内地则拥有全球最大外汇储备。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对联系汇率的打击影响非常有限。

  对涉港国家安全立法的干预,实际是企图以香港问题为借口为中国发展设置障碍,以自由、民主、人权为幌子破坏中国国际声誉,不受制约地在香港鼓动颜色革命并最终影响整个中国。外国势力的“不满”不是对香港自治权所谓“受损”的“不满”,而是对反中乱港暴行会因涉港国家安全立法戛然而止的“不满”,是对他们无法再插手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的“不满”。

  中国和美国正在向世界展现着两条不同的道路。一边是中国国内万众一心,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成功打赢了新冠肺炎疫情的阻击战,赢得了具有时代转折意义的巨大胜利。另一边是美国特朗普政府无视科学、错误决策,坐失控制疫情时机,为了选票不惜以民众生命为代价重启经济。一边是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刚刚表决通过了《民法典》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为保护公民权利和国家安全建立起牢固的法律基石。另一边是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死亡,引发了美国数十个城市大规模的抗议和骚乱,特朗普政府的态度和政策却还在加剧着种族仇恨。一边是内地与香港签署的为香港带来更大发展机遇的《关于修订〈CEPA服务贸易协议〉的协议》于2020年6月1日正式实施,另一边则是美国政府叫嚣制裁香港。谁是世界的道义力量,谁真正关心关爱香港,一目了然。

  (作者为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

编辑:张丽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社会实践:南开学子投身强国...
南开大学与天津文化和旅游局...
南开大学—理士国际安徽先进...
我校终身教授王伟光领衔《辩...
天津市委统战部领导来校调研...
经院学生赴国家博物馆开展实...
外国语学院学生党支部共建“...
中华读书报:“思想史研究是...
每日新报:一颗鉴初心 一颗伴...
金融学院“榜样零距离”优秀...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