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南开之声
李新宇:我的小农意识
来源: 2019年12月15日 今晚报 第8版发稿时间:2019-12-31 16:34

  作者:李新宇

  常见报刊上有人说梦。如果让我来说,我的梦就是当农民。这样说,也许有朋友会说我矫情,因为大学老师和农民这两种职业,城市和农村两种环境,谁都知道该选什么。想做农民,只是说说而已。  然而,我还是想当农民。而且,我想当的是自耕农,也就是自己的土地自己种。我从未想过当大地主,但也不想当贫雇农。要紧的是有自己的土地,有自己的宅院和墓地。远处是一片粮田,近处是几畦青菜和几株果树。“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正是最佳状态。当然,用机器代替牛,我是不会拒绝的。

  很可惜,40年前,我就把法定的农民身份弄丢了!虽然教书这活儿也不错,虽然我并不后悔考大学,但我常常想:如果不是那时候农民的日子简直没法过,如果小岗村的革命提前发生三五年,如果1978年就已经给农民松绑,如果1978年我已经在农村结婚生子,我会考大学吗?大概不会。因为我留恋乡土,因为我更习惯随遇而安。我又常常想,如果我不考大学,后来的日子也许并不差吧?四十年间,我在乡下的许多朋友都富了起来。我也许没有他们聪明,不如他们能干,但也不是太蠢笨,而且不懒惰,所以过中等偏上的日子,应该没问题。我曾把这个想法说给一位朋友听,朋友说:“那就多了一个好农民,而少了一个诗人、画家和学者。”其实,写诗画画做文章,本来就应该是业余生活。历朝历代,诗文大家哪一个是专业的?只要社会不反常,不在寒冬腊月学大寨,农民就有足够的时间。收完白菜刨完葱,一年的农活就干完了。从11月到3月,差不多都是农闲的季节。最近五年来,我种了一块地,经验告诉我,每天下地干几个小时的农活儿,并不影响我的写作产量。

  一个问题让我久久困惑:是什么把农民的地位弄得这样低?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农民的地位并不低。士、农、工、商,虽然士被排在前面成为四民之首,但士大多出于农,而最终又复归于农。历代皇家取士,科举制度有明显的阶级歧视,排斥了某些行业的从业者,比如“倡、优、皂、隶”,使他们及其子女没有资格参与科场竞争,也就没有攀宫折桂的机会;但是,历代王朝都不曾歧视农民。只是到了后来,社会才变得如此奇怪:做工高于务农;服务高于做工;说书、唱戏、玩杂耍的,都可以公然嘲笑工农。

  有人说当年那个“剪刀差”是必要的。国家太穷,却要强大和辉煌,哪里弄钱呢?地主没了,资本家很快也没了,城市人口太少,只有农民是个巨大群体,只要把他们的裤腰带勒紧一个扣儿,就能省出许多粮食;只要把他们的裤子剪短一寸,就能省出许多布匹。然而,农民的地位却因此而固化,成为社会垫底的阶层,竟然从此难以改变。想富裕就必需进城打工,去做那些城市人不屑做的工作,这让我实在难以接受!

  让我更难接受的,是大面积地毁坏粮田,修建广场、花坛、游乐场,把农民变成无业游民,为了一时的所谓经济发展和政绩,全不顾农民失掉了土地,子孙后代将靠什么生活!

  我的小农意识使我看到土地荒芜就内心不安,所以在五年前开始种田,而且百折不挠,成了“种田游击队”的大队长。

编辑:韦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15分钟快速检测 南开大学团...
学校召开网络会议 部署2020...
学校慰问留津国际学生
孙立群:一生泛舟史海,难舍...
致南开大学全体同学的一封信
巾帼不让须眉 南开校友抗“...
南开大学召开学生工作系统疫...
今晚报:三尺讲台 一生所爱
外院各团支部多形式开展防“...
药学院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