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声音 正文

吴志成:英国脱欧对欧洲及世界格局的影响

来源: 《光明日报》( 2019年01月17日 12版)     发稿时间: 2019-01-17 10:44
 

  作者:吴志成

  英国脱欧无疑是新世纪以来欧洲政治发展中的重要历史事件,无论是对欧洲区域一体化还是全球化与全球治理进程,都堪称一次重大挫折。它犹如一柄双刃剑,一方面,预示着英国直接民主的胜利,在短期内有利于缓解和转移英国的经济社会矛盾,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英国国内新的社会分化和政治竞争,加重了欧洲一体化深化的困境,并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世界格局与全球治理体系的变革。

  英国发展前景忧喜难测

  脱欧公投给英国政治经济、内政外交的影响深刻而久远,必将载入战后英国甚至欧洲发展的史册。在经济上,虽然脱欧能为英国节省约占GDP0.3%~0.4%的年预算摊派费,摆脱欧盟劳动者自由流动制度的限制,减少外来移民给英国社会福利制度和劳动力市场造成的冲击,进而促进本国就业,但是,英国也面临市场避险行为诱发金融市场动荡、英镑地位和伦敦作为世界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冲击的风险。增长预期的不确定性和贸易投资规模的下降也将减少劳动力市场需求和普通民众的消费福利,从而抑制经济发展。从欧盟统一大市场退回国家之间的贸易,自由贸易受到限制,投资吸引力与贸易规模下降,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关系倒退,最终可能伤及根本利益。

  在政治上,脱欧直接导致了卡梅伦政府下台,使英国政治由此进入内耗不断、纷争加剧的新阶段。围绕是否脱欧的争议,英国国内政党之间的竞争和政治碎片化加剧,直接民主和代议制民主遭遇困境。政党“右强左弱”的态势进一步加强,苏格兰民族党、英国独立党趁势而上,极右翼政党受益得势。苏格兰首席部长曾表示将确保苏格兰的欧盟成员身份,并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爱尔兰提出让希望留欧的北爱尔兰人选择举行是否与爱尔兰共和国统一的公投。英国的脱欧行动为此提供了分离英国的新理由,英国国内的地区冲突激化,国家分裂的风险骤然显现。

  在社会领域,脱欧凸显了英国的社会阶层矛盾和代际冲突,政治精英与社会草根之间久已存在的社会裂痕更加难以弥合。欧洲一体化和全球化导致的发展失衡与分配不公冲击着英国内部社会结构,在其失利阶层特别是中下阶层和农村边缘地区催生反一体化、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浪潮。面对反一体化的负面效应,一些阶层和人士出现对国家发展前景的悲观情绪,将国内经济衰退和社会矛盾激化归咎于一体化,国内的内顾保守化倾向加重,疑欧情绪和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甚至回归狭隘的国家主义立场,国际合作意愿减弱。

  欧洲一体化遭遇严重挫折

  回顾英欧关系的发展,由于地理和历史原因,英国一直对欧洲大陆事务奉行不干涉的“光荣孤立”政策,对欧洲一体化也始终摇摆不定,患得患失。先是不屑一顾、拒绝入欧,后为形势所迫无奈加入后,又常常与欧盟龃龉不断,被指为“难以合作”的伙伴、“半心半意”的成员。即使后来加入一体化进程,英国仍然若即若离,游离于欧元区之外,不肯完全融入,足见英国与欧盟之间挥之不去的距离。英国的历史文化传统经由数世纪的沉淀,表现为保守务实、坚守主权、均势思想、帝国情结、疑欧主义和岛国思维等形态,并深深地影响着多数英国人尤其是政治家的思考和决策。可以说,脱欧是英国外交政策和传统观念文化的结果,也是新时期英欧关系和欧洲民粹主义、国家主义、右翼势力抬头的反映。也许从英国多次申请被否后才得以入盟的开头,就预兆了当下脱欧的结局。

  英国脱欧使欧盟失去了一个重要伙伴,欧洲一体化“三驾马车”解体,对依然困于低潮甚至停滞状态的欧洲一体化合作无疑是雪上加霜。它极大地打击了成员国深化一体化的士气和凝聚力,动摇着后入盟国家和弱势边缘国家的信心,也挫伤了候选国加入欧盟的期盼和积极性。在经济上,英国脱欧可能延缓欧盟自由贸易和单一市场的推进,给英国和欧洲的劳动力市场管理、对外贸易、金融监管和国际资本流动机制等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在欧债危机影响未尽、经济复苏依然低迷的形势下,这些不确定性将使欧盟经济发展更加缺乏稳定,削弱欧盟的经济实力。脱欧的“负面示范”效应也必将不断发酵外溢,使原本并不稳固的成员国关系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刺激更多成员国效仿考虑脱欧的可能性,欧盟经济一体化面临停滞乃至倒退的风险。

  脱欧也可能加剧欧盟内部的力量失衡。英国的疑欧立场屡屡成为欧洲一体化前进的阻碍和离心因素。英国脱欧可以减少欧洲一体化深化的部分内外阻力,但英国作为欧盟第二大经济体,其脱欧也意味着欧盟将减少1/6的GDP,在世界经济格局中地位下降,而其长期形成的内部力量平衡格局也将被打破。因为欧盟失去英国这个重要的平衡砝码,缺少英国制约的德法主导力量得到进一步加强,法国经济上的保护主义倾向和德国的国际影响力将进一步提升,成员国对德国主导欧洲的担忧愈加明显。

  全球治理面临巨大考验

  欧盟作为区域一体化相对成功的示范,曾经以自身合作不断扩大和深化的成就促进了世界区域一体化的进程,谱写了全球双边与多边合作治理的历史篇章。但是,英国脱欧开了国家退出区域合作联盟的先例,它所折射的欧洲社会反一体化和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国家主义抬头,不仅使全球多边合作治理面临巨大考验,也会削弱欧盟的国际地位和全球影响力,对欧洲地区和世界政治格局产生复杂影响。

  一是欧俄关系将迎来缓和改善的新机遇。英国是欧盟最坚定的大西洋主义国家,在贸易自由与安全政策领域,推动欧盟与美国接近。乌克兰危机使得欧俄关系陷入僵局,英国对俄立场强硬,主张欧美联手加大对俄制裁。英国脱欧后,英欧的相互制约松解,欧盟内部对俄温和力量上升,欧俄关系改善的可能性增加,俄罗斯在欧洲大陆的影响力和全球地位将逐渐恢复,亚欧大陆的政治版图也许因此发生变化。

  二是助长反一体化、反全球化思潮的兴起。英国脱欧不只是经济和政治利益博弈的结果,也是对区域治理价值导向和欧洲一体化前途命运的抉择。在一定意义上,脱欧是对以合作和开放为价值基础的区域一体化进程的否定。英国脱欧在很大程度上昭示着底层民众对社会现状的不满,对由西方精英阶层主导的欧洲一体化和全球化的抗拒。英国完成脱欧后,这股反一体化、反全球化思潮可能表现更为明显,威胁着一体化和全球化发展的进程。

  三是世界政治格局和全球治理变革复杂化。作为世界多极化格局中的重要一极,欧盟主张多边主义和合作主义,积极推进区域共治和全球治理,特别是在多边贸易、气候变化、发展援助等领域发挥重要的作用。一个团结、强大、稳定的欧盟无疑是当今全球治理体系变革不可忽视的力量,但英国脱欧使欧盟的整体实力、外交资源及其治理能力受到损减,其全球作用的发挥也将增加许多制约,甚至给新时期的全球化进程与全球治理增加新的阻力和不确定性。同时,作为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和世界经济政治大国,英国失去欧盟成员国资格,不能依托欧盟在欧洲和世界事务中发挥作用,其国际地位和影响也将失去昔日的显赫和光芒。国际力量对比和世界政治格局或将由此发生变化。

  (作者:吴志成,系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南开大学基地教授、南开大学全球问题研究所所长)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