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声音 正文

朱佳蔚:消解刑事侦查中的偏见

来源: 检察日报 2018年7月3日3版     发稿时间: 2018-07-03 19:25

  东野圭吾所著小说《圣女的救济》讲述了一个围绕一场看似自杀的密室杀人犯罪展开的推理故事,其背后引出一段令人动容的爱恨纠纷。

  与东野圭吾往常的小说有些不同的是,这起案件中的犯罪人是一个名叫绫音的优雅女性,她与丈夫义孝在婚前立下约定,如果一年内无法怀上孩子就离婚。义孝想要的是孩子,而她想要的是爱情,绫音最终却不得不由于生育功能上的缺陷被丈夫抛弃。在得知自己的学生宏美怀上丈夫的孩子后,为挽回丈夫,最终因爱生恨致其实施了犯罪,而犯罪手法则是极为特殊的以解除救赎为杀戮的精巧手段。“对她而言,所谓婚姻生活,就是守护站在绞刑架下的丈夫的日日夜夜。”她借口离开家的时候就意味着早在一年前就下毒的净水器变成审判丈夫的“绞刑架”。

  抛开小说中所涉及的男女不平等、女性复杂心理种种不谈,小说更吸引笔者的是对这起谜案所展开的侦查工作。参与整个案件侦查过程的主要人员共四人:草薙(侦查员,前辈,男性)、内海薰(侦查员,新人,女性)、间宫(专案组组长)和汤川(神探伽利略,帝都大学物理系副教授)。

  其中,草薙扮演着男性视角的侦查人员的角色,他从一开始就对嫌疑人的女性魅力产生了某种特殊感情,正如小说中所言,他在见到嫌疑人第一眼时就“不明白为何心会如此颤抖不已”。这种情感一直左右着草薙的侦查方向,甚至使其一直不太愿意接受越来越接近的答案。但作为前辈的他在侦查方向的选择上也并非完全丧失了理智,从一开始推测凶手为死者的情人宏美,到之后将嫌疑范围扩大为寻找看似不可能找得到的“潜入者”,实际上都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事实上,草薙只是坚持了一种更加保守的选择。而内海薰扮演的则是女性视角的侦查人员的角色,一方面其本人作为女性对于同样是女性的犯罪嫌疑人具有更敏锐的观察,更重要的是其作为新人始终采取的是一种几乎极端化关注细节的、寻求不可能的可能的侦查方向,例如她认为死者家中的香槟酒杯没有被收起来不符合做事极为细致的绫音的风格,因而推测嫌疑人知道自己不久后就要回来。汤川和间宫则扮演的是客观中立的角色,不偏向任何一方,同时竭力化解草薙和内海薰之间观点上的分歧,并促进各方寻求证据证明自身的观点,而汤川又以其专业的视角和深刻的洞察力对这个案件的侦查起着辅助作用。就这样,在草薙与内海薰两人的矛盾及由此导致的完全不同的侦查方向的推进下,再加上中立观点的引导和技术鉴定团队客观专业知识的辅助,最终促成了这个极为特殊的犯罪案件的真相发现。

  可以看到,草薙与内海薰之所以选择了完全不同的侦查方向,原因在于两人都先入为主地形成了各自的偏见。草薙在特殊感情的影响下坚信凶手不可能是绫音,因而不断从案件外围寻找凶手;而内海薰则从第一次进入案件现场就对绫音起了疑心,并在之后通过寻求细节不断强化这一观点。应当说,这两种侦查思路都没有大的疏漏,只不过是两人的关注点和对客观事实发生的可能性认定的标准不同而已,而在案件事实真正揭开前任何可能性也都不应当忽视。值得思考的是,这种先入为主的(即使是有一定理由支撑的)偏见并没有扭曲真实的发现,却反而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案件侦查的推进,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草薙和内海薰的任何一方,这个几近“完美”的犯罪就将难以受到制裁。并且,试想如果没有内海薰,宏美就很有可能成为冤狱者,或是如果没有草薙,内海薰也就发现不了绫音的犯罪动机和作为关键证据的砒霜。那么疑问是,在这个案件中是什么消解了偏见的负面影响?

  事实上,偏见是整个人类社会长期存在的现象,它产生于个人自身,例如现实中我们常常像草薙一样会不自觉地喜欢或不喜欢某一类人,同时偏见也可能来自于外部的影响,诸如他人的观念甚至社会制度。美国科学家萨顿曾指出,“即使是掌握最伟大真理的英雄,也不能完全摆脱偏见的束缚”,因此要求侦查人员完全客观、不带任何偏见办案几乎是不可能的,并且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某些时候正是偏见从而推动案件侦查的整体推进。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侦查工作中,偏见的负作用都是巨大的,它可以扭曲事实和公正,只让有偏见者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然而,刑事侦查关乎司法公正,甚至有时关乎人命,其间存在的偏见如果没有得到合理控制,其危害最终可能放大为一个冤案的产生。

  既然偏见难以消除,而且偏见的危害又如此可怕,那么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尽可能消解偏见对案件侦查的负面影响。

  坚守刑事诉讼的证据观念,任何事实的认定都必须以证据作为基础。在小说中可以看到,草薙和内海薰不论如何坚持自己的观点,要使汤川和间宫同意自己的观点就必须要拿出足够有说服力的证据,一句是否有可以定罪的证据就可以把两人问得死死的,因而整个侦查过程中两人都在不停寻找可以佐证自己观点的证据。这就直接导致有偏见的观念难以对事实认定施加影响,因为证据是最客观的。值得一提的是,现实中主观有罪推定有时仍旧会导致冤案的发生,原因在于偏见致使一些人作出了伪造证据或刑讯逼供等行为,从而使证据也变得不真实,但实际上此时如果仍能够坚持证据原则,就能将这些非法证据排除,最终尽可能消解偏见的负面影响。

  保持侦查队伍人员的多元化,尤其是保证女性侦查人员在侦查过程的参与,也将有利于消解偏见的影响。一方面,侦查队伍人员的多元化能够使得案件暴露在多元化的观点下,任何一方的偏见都会受到其他人的挑战,从而能够化解偏见的直接负面影响;另一方面,男女性在思维习惯上十分不同,男性的理性思维和女性的感性思维的共同参与有助于发现案件更多的细节,正如小说中内海薰特有的女性直觉对于案件侦破起到了十分大的作用,而让女性和女性思维更多地参与到侦查工作中或许也是小说要探讨的男女平等主题甚至是当下正在发生的女性主义法学革命的一个侧影。

  (作者:朱佳蔚 单位:南开大学法学院)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