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声音 正文

倪志良:将生命资源均衡配置到最优

来源: 环球网     发稿时间: 2018-06-15 16:32

  当代积极心理学权威马丁·塞利格曼指出:今天,“幸福”这个词汇已被滥用到无可复加的地步,世界关于幸福的定义有200多种。正如“天气”这一抽象概念需要借助温度、湿度、风力、气压等多重可度量的客观指标给予表述才有意义一样,幸福也应该由多重可测量、可观察的元素组成。

  现代心理学研究证实:一方面,类似于实验中的“小白鼠”,人类有超强的“逐乐”驱动;另一方面又不同于小白鼠,人类有“逐安”的内在驱动。“为乐而乐”不可持续,没有“意义感”支撑的逐欲之乐转瞬即逝,“过乐”之后是疲惫、空虚、悔恨。人还是要多做些“有意义”的、“实现自身天赋”的事,才能“心安”。

  综合先哲的智慧思考和现代心理学研究,幸福应该包括三重要素:第一,积极情绪占比(即“感”);第二,认知的一致性和意义感(即“知”);第三,天赋的实现程度(即“行”)。“知行感”合一的幸福,才真实持久,立己达人。情绪心理学的主流观点认为,一个人的幸福程度,约50%由基因决定,约10%由外在环境决定,约40%由主观思想和行为选择决定。鉴于基因一般不易改变,外部环境在短期内也很难改变,要想提升积极情绪占比,最可行的途径是改变个体的心智模式和认知格局。

  脑科学的相关研究证实,要想幸福,让头脑多分泌“好东西”是关键。当代人运动不足,睡眠不足,静思不足,职业选择不遵从天赋,比较和竞争范围的扩大使更多个体难以确立意义感……这些因素都会影响积极神经递质的分泌,进而阻碍个体的幸福感。我在《幸福经济学》一书中给出“七药方”:适度运动;充足睡眠;通过静思训练存养“正念”,清除垃圾信息;“珍惜已有”的感恩练习;立大志,寻找“有意义感”的目标;“惟精惟一”的“心流”体验;将“正念”磨炼为认知习惯、情绪习惯、行为习惯。实践好这些内容,将有助于提升个体的积极情绪占比。

  人类一切努力的最终目标是获得幸福,经济活动也不例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直接指出:不管经济学如何发展,它最终要回答的是人类如何才会幸福的问题。在货币的度量衡面前,世界可以被简化,但更可能被扭曲——追逐“效用最大化”被直白地实践为追逐收入最大化,健康、亲情、社会贡献等“无价”被严重忽视。实际上,恰恰是这些无价的“非商品”,决定着生命的质量与意义。忽视“无价”会导致生命资源严重错配。如何将人生中最为珍贵的资源——“时间”和“精力”等生命资源均衡配置于收入、名望、健康和人际(亲情、友情、爱情)等诸多方面,使个体生命体验达到最优,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

  以大学生为例,学校的必修课和选修课品类繁多,各种讲座目不暇接,世界各种顶级公开课不胜枚举。配置好时间、精力资源绝非容易之事。大学生在学好专业课的同时,急需分出部分时间从中国传统文化乃至世界优秀文化中汲取心灵力量,更急需练就“静能安,动能专”的能力。学生只有“用心”学习,多些“真心”,少些被动;多些踏实,少些浮躁与忙碌,才能切实提升认知力、情绪管理力、行动担当力。“三力”足,“正念”得固,“正行”得立,幸福人生才会基本铸就。(作者为南开大学财政学系主任、畅销书《幸福经济学》作者。本文由本报记者邢晓婧采访整理)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