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声音 正文

佟家栋:中美贸易战—判断和反思

来源: 中国发展网     发稿时间: 2018-04-13 21:16

  摘要:中国的崛起成为替罪羊,中国的发展所导致的美国相对实力的衰弱,中国进口所导致的美国制造业生产成本的相对劣势,“挤出了”美国的就业机会,甚至是收入水平上升的机会,民粹主义在美国的蔓延时特朗普大选获胜,从而可能是近期美国中期选举获胜的“形象工程”。

  中国发展网特约稿 佟家栋

  进入2018年,人们普遍担心的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增加了重要的表现,美国于3月23日宣布对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进口关税,理由是根据美国1974年美国贸易法第232条款,上述两种产品的进口威胁到美国的安全。如果说此时,美国政府及其贸易代表办公室还是针对全球两种商品的出口商的话,那么在豁免了一系列国家之后,针对中国的色彩就显而易见了。随后,美国在4月3日由针对来自中国的500多亿进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以惩罚并“拿回”美国因为违反所谓301条款给美国带来的损失。

  这些公然违反WTO相关规则的行为,当然会受到中国的对等报复。于是,中美之间你来我往,已经相互提出以相互报复为目标的征税措施。如果这些政策措施付诸实施,影响全球贸易发展的贸易战就正式打响了。好在,双方都留下了相互报复的信号,有留下了可能展开讨价还价谈判的空间和时间。

  人们马上提出的问题是,贸易战会打起来吗?在笔者看来,贸易战是可能打起来的。美国自金融危机后,一些学者就开始反思,假设不给中国良好的贸易和投资环境,中国追赶美国的速度可能没有这么快。奥巴马政府通过建立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将中国排除在新的区域经济一体化之外,阻止中国的发展。特朗普上台后,奉行单边主义和美国优先的理念,组建对华强硬的经济和贸易领导团队,试图将中国置于死地。通过贸易战的手段,以贸易逆差和知识产权受到侵害为由头,行打击中国高科技产业等未来竞争的战略性,以便重演美日贸易战的“好戏”,使中国失去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追赶美国的机会。保证美国继续在全球占据霸主地位。因此,美国这次发动的贸易战是战略性的,而不是简单的短期弥补贸易收支不平衡。

  其次,对美国近期利益的满足是否会导致贸易战的暂时停止,很难。美国提出的要求尽管包含漫天要价的成分,但是他们希望获得利益不是弥补些微的贸易收支逆差,而是以此为起点,要求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和技术赶超方面放慢脚步。因此,这个政府当局追求的是,借平衡贸易收支的“巨大”逆差,行根本上打击中国之实。因此,笔者看来,美国政府会打起来试探,而不是很快进入谈判。

  第三,美国发动的这次贸易战反映了美国部分选民和政客对中国10年来迅速崛起的“羡慕嫉妒恨”的反映。子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抓住了经济全球化的机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在经济上积极参与国际分工,在对外贸易出口、引进外资,发展经济,提高收入水平方面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就。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出口国,中国制造已经成为中国做大做强的标志。相对而言,美国在经济全球化中,走向产业空心化,不同要素所有者的收入水平出现两级分化,底层劳动者的就业机会一到国外,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追求最大限度利润的本性是美国政府所难以阻止的。中国的崛起成为替罪羊,中国的发展所导致的美国相对实力的衰弱,中国进口所导致的美国制造业生产成本的相对劣势,“挤出了”美国的就业机会,甚至是收入水平上升的机会,民粹主义在美国的蔓延时特朗普大选获胜,从而可能是近期美国中期选举获胜的“形象工程”,因此,这次贸易战,不仅要摆出架势,还要取得实实在在的效果,甚至收获。不打不足以展现特朗普行政当局对外强硬的形象,美国优先就只是一句口号。

  美国这次的贸易战希望得到“杀一儆百”的效果。中国是形成美国贸易收支逆差的最大来源。不能将中国拉回谈判桌,毫无反抗地签署城下之盟,对美国的要求作出“日本式的让步”,其他国家就会乖乖服从美国的漫天要价。因此对中国的打压不仅具有中美竞争的意义,更有在全球面前挑战所有国家抗争的意义。更有甚者,美国不仅明目张胆违反世界贸易组织有关规则,更重要的是,公开向WTO挑战,退出!就象美国推出TPP,退出《巴黎协议》,推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样!因此,美国希望,借此颠覆世界贸易秩序的表现已经跃然纸上。因此,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美国的战略意图可能通过贸易战要展现出来。意味着,在美国仍然占据有力经济地位的条件下,将世界变成只有经过与美国的双边谈判才能维持与美国贸易关系的新秩序。原因是美国是当今世界的最大进口国,美元仍然是国际金融中的主要货币。

  对此,我们不能将本次的贸易战视为前几次与中国的贸易纠纷。这是一场发生在中美之间的具有世界意义的战略性贸易战。对词,我们要有一系列的对策,保证打赢或打平。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当前的世界贸易组织面临许多局限。那些原来制定有形产品贸易规制的发达国家(包括美国)产业结构应发生了变化,经济全球化带来的与贸易有关的投资,伴随全球化投资所带来的知识产权保护等等问题已经成为这些国家的切身利益,而当前的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中还没有包含对这些利益的保护。它们急于获得这种保证,而发展中国家一味注重自己的利益将导致世界贸易组织不能照顾到所有成员方的利益。这种制度的框架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挑战,甚至有分化的危险。当今世界,人类已经逐步形成一个命运共同体。因此,包容和保护所有成员的利益,共享自由贸易、投资与金融制度才是我们走向经济全球化出路,以邻为壑,单边主义只能将世界推向碎片化。

  (佟家栋南开大学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http://www.chinadevelopment.com.cn/zk/yw/2018/04/1255266.shtml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