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声音 正文

熊培云:当你获得极大话语权时,应当节制使用

来源: 钱江晚报 2017年3月26日12版     发稿时间: 2017-03-29 08:25

  作为一名时代观察者,熊培云的阅读列表,总是与自己的研究领域密切相关。

  “几年前在美国的时候着重观察了一下美国社会。这也是接下来我主要的研究内容。所以去年看的书,大多是关于美国的,这些书占去了我主要的阅读时间。然后就是一些与研究领域有关的,去年的话,印象比较深刻的有《纳粹医生》、包括最近在读的《莫扎特与纳粹》。”熊培云说,“写美国与我此前写日本的《西风东土》不太一样。我对美国的观察是在2012-2013年,而现在,特别是川普上台之后,对美国的很多方面都在进行重构。因此我的写作也不能停留在对美国2012-2013年的观察记录上。需要把2016-2017年的观察内容也加入其中。”

  春风阅读盛典60书单中的有些书其实就引起了熊培云的兴趣:“比如路内《慈悲》这个书名就十分吸引我,应该说我对这个词本身就很感兴趣,非常想看一看这部作品是如何表述这个词汇。另外就是熊育群的《己卯年雨雪》,这部作品是去年我在外面做活动时,一位日本朋友提到的。她叫元山里子,也是一名作家。因为对我的《西风东土》感兴趣,所以一直跑来跑去做我的活动嘉宾。正是她提到了熊育群的这本书,她说里面写到了许多抗战时期的事,也涉及到了对人性的理解。此外还有《科雷马的故事》等等。”

  熊培云在许多场合都会表达出一种对“大文化”概念下的现象更感兴趣的倾向。比如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的崛起与文化是有关系的。我现在不太看电视了,所以信息内容的获得渠道,都是从微信上来的。也许是圈子的关系,我和朋友们直接谈论文化的问题不多了,而更多的关注是对于一些现象。比如‘罗尔事件’,对他的关注属不属于文化关注?我觉得是属于的。因为罗尔事件,我写了三篇评论,以及一个5000字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名字叫《杀死一个求救者》。在罗尔事件上的态度,其实就是大文化概念上的。对于这些的关注,其实就是对社会文化心理的关注。”

  去年下半年开始,熊培云开始经营自己开了两三年的微信公众号。他也很快发现,虽然微信公号让人获得了表达的渠道,获得了一定的话语权。只是“一些口水式的,为逞口舌之快的,只为讨好受众的大号,传播效果却很好。整个互联网生态呈现出了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气息,这让我感到,我们应该慎用自己的话语权。或者说,应当适当地节制,特别是当你获得极大话语权的时候。”

  熊培云记得,他把《杀死一个求救者》发到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读者的留言和评论大致有三种,一种是完全赞同你。因为他们的观点与你一样,第二种是观点不一致,并且愤怒地拂袖而去,取消关注的。而我要说的是第三种,有越来越多的读者,会提出我并不同意你说的,我的观点是怎样的。这种交流方式的读者正在逐渐增多。这与找同类相比,显得更有意义。”  

  本报记者 陈淡宁 通讯员 马正心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