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之声 正文

薛宝琨:传统相声的魂魄

来源: 今晚报10月30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5-11-03 08:41

  相声有“北京生,天津长”之说。侯宝林先生说:“北京是出处,天津是聚处。”马三立先生说:“北京是发源地,天津是发祥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是相声的成长成熟期;大多艺人多往来两地之间,很难切割彼此对相声的具体贡献。设若笼统分析,或许京城赋予更多的为积淀于民族民间的幽默技艺,如灯谜、酒令、趣联、字戏、姓名嘲、贯口活等。而天津则随着现代市民意识的觉醒,赋予其更多的或是市民文化的精神。诸如,对世俗生活的更加关注、对生活现状的主动干预、对社会流俗的抗争、对群落丑态的嘲讽等。近世天津所谓市民精神,既源自租借地“自由、平等、民主、博爱”等舶来观念;也掺和着城里买卖人你买我卖、公平交易的务实精神;尤其是大批失去土地的游民,在急速转化为市民的过程中,由天生不知愁滋味的天然乐观,渐次转化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不是一个脑袋两个肩膀?”的抗争、奋斗以及自信、开朗、入世、务实的人生态度。这就使得相声渐次由技而艺、关注现实、宣泄情感、塑造形象——因文学意识和文本观念的日益自觉,而成为民间喜闻乐见的幽默语言艺术。而“马派”或“马氏”相声则自然成为津门相声的魂魄。

  马氏相声由马德禄“会得多、使得活”的“相声公司”而享名,经历了由雅趋俗,雅俗结合,大俗近雅,雅后还俗的美学历程;至马三立而成为津门相声风格的代表,从而约定俗成地确立了相声“俗不伤雅的内容、谑而不虐的风格、咸淡见义的滋味、似我非我的表演”风格特征。“俗不伤雅”指相声是“俗文化”,涵盖并记录了民俗、世俗、通俗、雅俗的内容特点以及与主流、精英文化各位其位、各美其美的辩证关系。“谑而不虐”是说它的喜剧风格,源自《诗经》“善戏谑兮,不为虐兮”的古训——“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怨而不怒”的思辨理念。“咸淡见义”乃讲究咸淡滋味、是“说”而非“演”的艺术,其魅力在于捧逗之间的对话。“似我非我”则强调演员自我实与虚、叙与评、跳进与跳出等的“二重性”。

  “马氏相声”作为津门相声的代表,堪称近世相声史的重镇。它还影响了通俗艺术的文学意识和艺术色调。以天津曲艺为例,除去相声的喜剧性主色调,其他形式也无不晕染着幽默情采。马氏相声的“观众中心论”——一切依靠观众,一切为了观众,都促使其他说唱形式也自觉深入观众。马氏相声的“温柔敦厚”精神,既表现为化急切为蕴藉的内敛、化具象为心态的展现、化讥刺为自嘲的手段,也表现在马氏演员对观众的尊重、对自身的持重、对艺术敬重的态度上。它不仅在艺术上,同时也在文化上润饰了这个城市深厚的传统情结——美俗的“俗文化”灵魂。

  马氏相声代有传人,马志明由于其扎实的戏曲功底、自觉的文学意识,历经挫折的底层生活,从而历练了他“马派相声”传统与当代承续并接榫的形象。他的代表作《纠纷》等甚至刻画并记录着“阶级斗争”时代的云影水痕。马志明的儿子马六甲也在家风的影响下放帆发轫。

  http://epaper.jwb.com.cn/jwb/html/2015-10/30/content_13_2.htm

  十八届五中全会于本周在北京召开。这次会议将审议《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稿。
  鲜花敬英雄,浩气存天地。烈士纪念日向人民英雄敬献花篮仪式30日上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