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南开之声
薛宝琨: “白话蛋”跟“木疙瘩”
来源: 今晚报 2015年2月27日17版发稿时间:2015-03-01 08:46

  天津人有“卫嘴子”之称,这个词儿具有褒贬不一的多重含义:既指能说会道、见多识广、善于交际的强人,如说书、说相声、靠说合当掮客以“舌耕”为业者;也有“穷白话”“臭白话”“瞎白话”等以耍嘴皮子混迹市井的。这后者只把“聪明”抹在嘴上,认为能说会道伶牙俐齿,只要上下嘴唇一碰就像上了弦似的,被称“好口才”才是“好人才”,自我欣赏自得其乐。

  小时候老人总是嘱咐你:“别到哪儿就听你一个人的,少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他们甚至叮嘱女孩子:“在一群人里如果就听他一个人的,顺着嘴角冒白沫,千万别理他,十个有九个没出息!”老人的经验之谈,他们形容此辈是“驴粪蛋儿—外面光”。所有“精气神”都只在嘴角挂着。

  “白话”虽被老人贬为“话痨”,但并不尽被年轻人讨厌。为嘛?因为非但不会使周围寂寞,反而因东拉西扯的本事,给群体带来滑稽可笑的情趣。只要有“话茬儿”,他就有“接力棒”:或顺势而接或引申发挥。比如你刚说“一”他就一口气数到“十”。你刚提“赵钱孙李”他就从“周吴郑王”接到“百家姓终”。他的画眉巧嘴令你惊羡不已,他的即兴发挥更叫人哭笑不得。《三字经》有“苟不教,性乃迁”句,他则篡为“狗不叫,拿棍打,打不叫,喂饽饽……”把相声《歪讲〈三字经〉》引进。

  孔夫子有“刚毅木讷近仁”的明训。木讷不仅和刚毅连为一体,并且是儒家主旨“仁”的有机组成部分。天津卫老人常说:“山不言自高,水不言自流,人不言自能。”恰好与孔子说过的“天何言哉,四时行焉,万物生焉,天何言哉”吻合。古人在言与行、表与里等内容和形式的关系上,往往遵循“行重于言、言行一致、言行合礼”的原则。更看重决定其外在的本质—“仁”的安静和刚正。

  但也不是说“刚毅和木讷”非要“木”到天津卫讥笑的“木头疙瘩”—俗谓“三杠子压不出个屁来”的程度。实际上“木讷”强调的是谨言慎行多做少说。早年在专制独裁的世道,随处可见“莫谈国事”“免开尊口”等公众告示。“话是惹祸头”,确给百姓带来过意想不到的不幸。

  老者的告诫显然也有过甚其词的味道。是的,天生的木头疙瘩多与遗传基因或自幼孤独的内向性格相关。天津卫叫做“闷罐儿”,“茶壶里煮饺子—心里有数”。他们既不傻也不苶,凡事“三思而后行”。往往一句话能摔你一溜跟头。相声名家刘宝瑞的单口《四子科考》描写弟兄四人进京赶考,一路上老三自作聪明出题赋诗意欲难倒沉默寡言的老四。其他几人都是五言七言,唯独老四一字千金。比如,前三人分别是:“出门跨雕鞍,上马手扬鞭,此去谁得中?”老四只一个字—咱,就把前三者的铺垫给以归总。待到吃饺子时老三又出鬼点子建议:“说一个字吃一个饺子。”老四则一改前情滔滔不绝,说起没完没了的“顺口溜”来。说明他只是嘴木心不木、心能管住嘴。其幽默性情的特点是以少胜多。民间故事里的“傻姑爷”“呆女婿”无不如此。

  现今是讲时髦善张扬的时代,提倡表现和宣扬自我。电视荧屏上出现了许多“名嘴”“国嘴”。滔滔不断者居多,惜字如金者甚少。其实,“白话蛋”和“木头疙瘩”看似两极,实乃各有长处。设若参照相声的捧逗互补、多而求精、以少胜多,或许使名嘴们其快无比的语言更富幽默情采。

编辑:赖鸿杰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云南师范大学领导干部党性教...
市教育招生考试院来校调研
天津日报:新型教育的印记与宣言
南开大学2019年师生同行暑期...
人民网:“小”教室,大能量 ...
河北日报:以村规民约建设促...
经济日报客户端:“公能”教...
南开书屋在河北广平南小留小...
汉院中外师生同行开展社会实践
党委学工部暑期家访送温情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