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要闻 正文

赵东成:“工业4.0”催生“大学4.0”变革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7-07-12 12:21

南开新闻网记者 吴军辉 摄影 任永华

  “大学教育经历过几个阶段:大学1.0是传统的教学方式,以教师的课堂讲授为主;大学2.0更多地采用讨论;大学3.0引入了基于网络的教学。坦白地讲,时至今日90%的大学仍处于1.0阶段,3.0的大学不足1%。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的来袭,未来大学即将进入4.0模式。”韩国国立仁川大学校长、南开大学客座教授、长江商学院战略学访问教授赵东成7日在参加第二届天津论坛时这样说。

  当天,由南开大学、韩国高等教育财团共同主办的“天津论坛2017”在津举行。赵东成以“第四次产业革命时代的人才育成方案”为题作主旨报告,详细剖析了当前全球范围内引人关注的五种经济战略,并提出未来大学的发展方向——大学4.0模式。

  “智能国家”是着眼长远的发展战略

  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背景下,世界各国都在努力寻找破解之法。赵东成列举了当今世界备受关注的五种经济战略:日本的量化宽松政策、德国的工业4.0战略、美国的贸易保护战略、瑞士的“全球焦点”战略以及芬兰、爱沙尼亚、中国推行的“智能国家”战略。

  赵东成认为,日本的量化宽松政策,加大了贸易额,吸引海外游客赴日消费,使得日本经济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复苏。但是,该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也损害了日本消费者的利益。同时,通过修宪和外交上的民族主义来克服国民的失败感。“这个战略令人印象深刻,全球的公民也从中获益,但事实上,它并不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战略。”赵东成说。

  对于德国的工业4.0战略,赵东成认为,只有那些拥有强大的制造业基础的国家,才能效仿实施,并从中获益。而美国特朗普政府终止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构筑美墨边境墙,暂停中东6国公民入境签证,开启针对加拿大的反倾销调查,建议美国退出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一系列“动作”令国际社会高度关注。赵东成认为,这是一个退至1890年代和1930年代的保护性贸易的政治模型。“如果其他国家遵循美国战略的话,我们的未来可能不会太乐观。”他说。

  瑞士选择一个焦点模型作为国家经济战略,重点在增强面向国际市场的服务业的竞争力,焦点仍在高产出、高附加值的行业领域,如金融业。赵东成认为,这种“全球焦点”战略推广难度也较大。

  对于第五种“智能国家”战略,赵东成表现出强烈的兴趣。他说,60年前读到的科幻漫画中提到的可以“穿越时空”的镜子,如今似乎已经实现。智能手机为人类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现实生活方方面面都已经和智能手机融为一体。北欧国家的智能手机持有率达到85%,而中国也近80%。

  现在,甚至一些智能的应用都会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比如Uber(优步)等等。“这个战略提议通过生活智能化,将人类生活移入智能系统当中,这个过程将为经济增长提供新动能,目标是将人均GDP提高到10万美元。”赵东成评价“智能国家”战略是一个未来模型。

  “我相信每一个战略都有它的优势和劣势。对于韩国来说,短期的话,我们可能会选择德国模式,它能够起到快速提振经济的作用。但我相信第五类是智能化国家的战略,是一个长远发展的战略。”赵东成说。

  韩国的目标是,同时完成“第四次产业革命”和“智能国家”战略。赵东成认为,要想实现前者,需有先进的工业基础,尖端的科学技术以及产业工人和管理层的和谐。而要想实现后者,则需有一定的经济规模,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基础的标准化信息通信技术,同时还要克服经济和社会的两极分化。

  “两相对比可以发现,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基础的标准化信息通信技术和以经济社会和谐为基础的以人为本的的社会,是实现上述目标的共性需求。”因此,赵东成认为,新时代背景下的人才战略应该是,培养兼具尖端科学素养和人文关怀的新型人才。

  赵东成认为,实现以上人才目标,教育领域特别是高等教育应该启动新的变革。

  “大学4.0”=Alpha模式+Beta模式

  “当我们看到AlphaGo以4:1击败李世石的时候,我们不得不相信,未来20年间,人类将有一半的工作岗位要被人工智能替代。”赵东成说,当今教育领域正在经历着诸多变化,环境方面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对象方面由教授为主转向学生为主,机制方面由程式化转向兼顾系统与人文,内容方面由客观知识的学习转向创造性、人文性和价值观的获得。

  “这就是大学4.0正要经历的变化。”赵东成将大学4.0时代的两种大学分别以Alpha和Beta指代。Alpha大学是培养学生使用和发展人工智能的能力,通过这种方式就能获得就业机会。而Beta大学则要培养学生获得人工智能无法涉及的能力,如价值判断、创造力和人文关怀。

  赵东成说:“我相信,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Alpha大学会快速、大量出现。因为在这些领域,有很多需求。但从长久来看,这些大学会被专门研究人工智能的教育组织所替代。”

  赵东成用实例对两种大学模式进行比较。美国有个名为Udacity(优达学城)的在线教育平台,它不是大学,他们相信人们通过在线学习,只需要花一两个月,甚至一两个星期就可以掌握一个全新的领域。他们推出一种“微学历”,该项目不是由大学完成的,而是由来自亚马逊、Facebook数据中心或者谷歌的专家讲授,虽然不能得到教育部认可,但是学生可以凭借学习成果找到很好的工作。

  而赵东成认为,美国的圣约翰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算得上是Beta大学的代表。圣约翰大学要求学生在4年里面阅读100本经典读物,他们读书、辩论、撰写论文,没有教授只有导师。芝加哥大学同样要求学生读经典著作,使他们逐步认识到读书的重要性,进而找到自己未来的方向。赵东成说,事实上这种模式类似于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孔子通过问答的方式传授智慧,那可以被认为是“大学0.0”阶段。

  学生对阅读经典著作也十分认同。“如果你读现代的一些书的话,极有可能这本书很快就要被扔倒垃圾桶里。什么是经典?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极有可能,几千年之后人类还会阅读的著作。它们不是为几千年前的状况所写,而是说几千年之后还适用的。这才是经典的内核。”圣约翰的一位毕业生曾说。

  演讲中,赵东成还介绍了仁川大学“矩阵学院”的经验做法。11个学院混合在一起,学生除了拿24个学分外,还要另外获得88个学分,其中一些额外的学分,是由企业来完成课程开发和讲授,每个课程约为24个学分。

  “如果学生想要在这个公司学习的话,他们就可以在学校选择相应的学分去修习,可以进入到这个公司。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把大学转变成了一个平台,任何一个公司或机构,如果想要招收我们的毕业生,他们可以选择矩阵学院。这些学生在毕业之前已经和企业机构有了合作经验,他们可以直接进入到这些企业。”赵东成说。

  赵东成认为,大学4.0应该是融合了大学0.0到大学3.0各个阶段的优秀经验,是Alpha和Beta模式的融合。而仁川大学矩阵学院的经验可供参考。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