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要闻 正文

海内外专家学者为中国“大城市病”“把脉开方”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7-07-10 09:50

世界城市发展的未来:统筹协同的“城市群”

南开新闻网记者 吴军辉 学生记者 张京 庞佳琪 摄影 吴军辉

  面对全球化的挑战和城市间的竞争,创新成为关键因素。解决城市发展和治理诸多新问题,实现能够共享的包容性增长已经成为全球城市发展的新趋势。7月7日至8日,以“创新与合作:全球化时代的城市发展与区域治理”为主题的第二届天津论坛在津举行。与会海内外专家为中国的“大城市病”治理“把脉开方”。

  近年来,随着中国城镇化水平和对外开放水平的不断加快,人口涌入给大城市带来发展机遇的同时,也对社会、空间、环境等方面产生了一系列压力,北京、上海等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病”问题日益凸显,严重威胁着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城市群”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良方”。《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指出,要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推动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2015年12月召开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同样强调,要以城市群为主要形态,科学规划城市空间布局,实现紧凑集约、高效绿色发展。

  把脉诊断

  “目前,中国已基本形成一个全方位对外开放、多层次参与国际经济循环的地区经济发展格局。”中国外专局资深美籍规划专家、前纽约规划局局长饶及人说,除长三角、珠三角城市群和京津冀都市圈已比较成熟外,山东半岛城市群、辽中南城市群、中原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和关中城市群均已初露端倪。

  饶及人认为,当前中国区域发展的突出问题是区域发展不平衡和城市群发展存在某种非理性冲动。

  东部人口膨胀、西部长期落后、中部边缘化、东北衰退等对中国社会发展和整个现代化战略目标的实现带来了负面影响。“城市群发展中的非理性冲动又有可能让城市圈、群发展变得盲目,乃至忽略掉组团发展中存在的现实难题。”饶及人说。

  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翟国方指出,城市群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也是参与国际竞争的重要平台。

  翟国方认为,我国城市群面临多重问题:概念不清,都市圈、城市群、城市带概念等混用;空间规划体系欠缺;缺失深入的规划研究;城市群规划不是法定规划,缺乏实施的强制性和可操作的具体政策;编制过程缺乏权威的区域行政协调机构;规划实施缺乏相应的保障机制,包括实施监测、动态调整等。

  他山之石

  城市群是城市发展到成熟阶段的更高一级空间组织形式,在地域上集中分布的若干特大城市和大城市集聚而成的庞大的、多核心、多层次城市集团,是大都市区的联合体。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北美五大湖城市群、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欧洲西北部城市群、英伦城市群被认为是五大世界级城市群。

  饶及人对美国“波士华”(波士顿—纽约—华盛顿)城市群的形成与演化进行了分析。他认为,从发展历程看,外向型经济是波士华城市群兴起和壮大的主要驱动力量,而专业化区域分工格局与产业集群则造就了其在世界城市中的地位以及对于世界经济的影响。该城市群的空间扩展,经历了从点轴扩张到联网辐射两个阶段。

  “起初,少数经济中心集中在沿海重要港口城市。随着极化和扩散作用不断增强,中心港口城市急剧扩大,周边中小城市增加。波士华城市群中的中心城市又形成了各自的都市圈。”饶及人说。

  他指出,美国“波士华”城市群建设主要有五点经验:着力发展临海经济;重视发展中的合理分工;重视城市群交通体系建设;政府规划促进城市群空间结构优化;注重城市间的管理协调。与此同时,事实上,“波士华”城市群同样也面临着区域内人口过度集中引发的经济、社会、生态、交通等方面的问题,这为世界其他城市群发展提供了警示。

  专家们认为,由于同处东亚地区,相似的区位条件,日本首都圈的发展经验可以为中国城市群发展提供参考。

  翟国方介绍,为应对东京日益膨胀带来的环境恶化、交通混杂、产业、人口过度集中等大都市问题,日本开始了首都圈规划。其基本规划约10年制定一次,整备规划约5年制定一次,事业规划则要每年制定。

  日本先后进行了七次首都圈规划,经历了一个由解决具体问题到引领世界、建设精致都市圈,逐渐“高大上”的过程,其空间也逐渐由“圈层”结构向“紧凑城市+网络”结构发展。

  同时,日本以“先立法后实践”的原则完善法律法规体系;建立起覆盖面较广的行政协调机制;开展参与协作式规划;实施动态监测机制。这些举措使得日本首都圈规划得以有效实施。

  治病开方

  针对中国城市群发展,与会专家也从各自角度提出建议。

  饶及人指出,城市群规划要求各个城市在制订规划之时务必跳出一城之界,使得不同城市之间规划进入联动的新思维时代。这就要求,必须打破省际之间的藩篱,权衡大、小城市的利益得失。

  “规划城市群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城市之间的双赢甚至多赢,它不仅可以促进不同城市之间的合作,优势互补,还能加快区域的城市化进程。”饶及人说。

  他还强调,区域协调发展战略要有利于优化区域分工,开发西部市场,使东、西部互为市场,最大限度地拓展国内市场空间。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推进落后地区的城市化进程,用可持续发展的观念规划未来的城市及城市群。“有着清晰的愿景才不会任性!”饶及人说。

  结合日本首都圈的发展经验,翟国方指出,完善的区域空间规划体系是城市群有序发展的前提;构建高效的区域协调机构;尊重城市区域发展规律;与时俱进,保证规划的前瞻性、连续性和指导性。

  翟国方特别强调,应学习日本通过立法保障空间规划的权威性与规范性。“减少规划制定和实施过程中的随意性,同时,通过立法对建设、金融、税收、监测等方方面面进行保障。”翟国方还表示,应尽快构建完备的区域规划检测评价指标体系和切实可行的检测评估路径,畅通公众意见反馈渠道,提高规划全过程的公众参与水平。

  南开大学战略环境评价研究中心主任、生态文明研究院副院长徐鹤教授则从环境视角,分析了京津冀城市群在人口、产业、空间等方面的协同发展的现状及其带来的环境影响。

  徐鹤强调,“协同”是城市群发展的关键。他建议应为京津冀城市群协同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制度保障。首先,加强高层督导,突出京津冀协调发展领导小组的作用,进行高层统筹,打破利益藩篱。其次,完善产业对接,健全京津冀产业转移对接机制,做好平台建设,突出指导、服务和支持功能。第三,强化绩效引导,建立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导向的政府绩效考核机制,突出引导作用。第四,尝试区划调整,适当调整京津冀行政区划,如建立首都特区、区域整合等。第五,构建基金支撑体系,建立区域环境保护共同基金,用于生态补偿、污染治理、环保基础设施等。最后,明确环保优先,建立统一的京津冀环境保护协同管理机构,提升重点领域的协同能力。

  据悉,“天津论坛2017”由南开大学与韩国高等教育财团共同主办,是继北京论坛和上海论坛之后又一个以城市名称命名的高端学术交流平台。旨在通过海内外知名学者、政要、企业界人士及各界精英的多学科深入探讨,提高中国和东北亚地区的学者对东北亚地区及其一体化的研究水平,为东北亚地区及一体化发展提出对策性建议。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