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要闻 正文

张悦的“教育梦”:愿每个孩子都能快乐读书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7-05-19 10:29

  南开新闻网记者  马超

  张悦(左二)与学生合影

  尽管“美丽中国”的支教项目已经结束两年,然而每每提起彩云之南那个边陲小镇上的孩子,张悦仍称他们为“我的学生们”,仍关注着他们的成长,留存着他们的来信和微信、QQ聊天记录。在她现在租住的房间里,还有一整面照片墙,记录着她和“她的学生们”的故事。

  张悦2013年毕业于我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如今已成为北京四中国际校区活动设计教师。正是那段两年的支教生涯改变了张悦的人生轨迹,让她觉得“教育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2013年,面临毕业选择的张悦获得了众多“橄榄枝”,她本可以去芬兰瓦萨大学留学、去四川从事媒体工作、留在家乡天津的一家银行……但一个偶然机会,她了解到“美丽中国”的支教项目。

  “我看到项目宣传视频,一个镜头是孩子们坐在空荡荡的教室中,拿着书、看着黑板,眼神空洞。面试官问我,你希望从孩子的眼神中看到些什么?这样的问题引发了我的思考,让我感受到孩子们迫切的需求,我决心为他们做点事情。”就这样,张悦收拾行囊,2013年9月,坐了38小时火车、17小时大巴,成为了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大寨镇新合九年一贯制学校的一名支教老师。

  “我印象里,一提起山区孩子,就是那张印有一位瞪大眼睛、扎着辫子、举起右手的女孩的宣传海报;但事实上,我根本看不到他们的眼睛,在讲台上,我只能看到他们深深埋下的头。”回忆起第一次登上讲台的情景,张悦坦言,其实并没有期待中的兴奋,相反还有些尴尬。为了打破尴尬,张悦清了清嗓子,有点不自然地微笑着开始了自我介绍。

  说着说着,张悦看到有的孩子开始抬头看她;简单的开场白过后,居然有一个男生带头鼓起了掌。当时,张悦的鼻子都有点酸了。课后,张悦问那个男生为什么鼓掌,男生说,因为老师冲我们笑。

  一个星期后,学生们和张悦逐渐熟悉起来。一个女生给她写了小纸条:“老师,我能叫你姐姐吗?”张悦感到很欣慰。但意外的是,这个女生不久后提出了更进一步的请求:“老师,我能叫你妈妈吗?”这个请求让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张悦有些“哭笑不得”。同时,张悦发现,课间或者午休的时候,学生们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他们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一排排地站在窗前,望着眼前的大山。本是活泼好动年纪的孩子们怎么如此木讷?张悦想起支教宣传片中那些孩子的眼神,和眼前的学生竟如此相像。

  “除了知识,我应该再给他们带来点别的什么。”张悦这样想着,于是开始利用不多的课余时间家访。通过家访,张悦意识到,村子里70%的学生是留守儿童,“他们只是太需要被关注和陪伴”。

  “教学、生活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最让我痛心的是孩子退学,而我却没有办法。”张悦告诉记者,曾有一个男生很聪明,小升初考试时以第一名的成绩来到她的班上。有一天,这个男生毫无征兆地就告诉张悦自己要退学了。张悦很诧异,问他为什么退学,他只是摇头,也不说话;再问,他就说不知道。于是张悦走了两个半小时的路来到他家家访,只看到他愣愣地坐在田埂上。看到老师来,他眼睛里亮了一下。

  从这个男生不多的话里,张悦了解到,他的退学不完全是由于家庭经济原因造成,这个男生的父亲和哥哥在外地打工,由于思念亲人,这种思念让他在课堂上难以集中精力,甚至躺在床上难以入眠,他便产生了退学去找父亲和哥哥的想法。

  张悦回忆,家访当天,这个男生送她出村子又走了很远,他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老师,我想读书。”说完就哭着跑了回去。

  提起这个男生,张悦至今感到惋惜。“孩子们长期与父母隔离,一些孩子由于过于思念父母,决定放弃读书,与父母一起打工。在当地,很多孩子是为此辍学的,对此,我感到无能为力。”张悦认为,这种辍学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如果当地的经济能够提供合适的就业机会的话,教育环境也将随之优化,这也是她从山里出来的原因。“无论是学习新的教育模式,还是寻找经济发展的契机,我都希望能够在外面找到答案,然后从‘根’上改变那里。”张悦说。

  在张悦的付出和努力下,曾经贪玩的孩子变得认真学习,曾经顽劣的男生懂得表达感恩,曾经受人嘲讽的内向学生在张老师的鼓励中慢慢找到自己的专长……村里人都说,张老师的到来,让村子的孩子都快乐起来。

  “这两年中,泥石流、地震、塌方,我体验了个遍,没有自来水、经常停电、旱厕里爬满虫子……”提起这些,张悦仿佛在讲述一件轻松而骄傲的事情。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张悦不仅把所教科目的成绩由全县倒数提到全县前5名,还为孩子们建立了“图书馆”,组织孩子们开展夏令营,联系社会机构帮孩子们免费配制眼镜,更重要的是,她的到来,让那些曾经只知道呆呆地看着大山的孩子了解外面有多么精彩,她在孩子们心中播撒了一颗希望的火种。

  然而,村民们却很少有人知道,眼前这位爱笑的张悦老师在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离开了家,父亲在她上高一时因病去世。“爸爸一直把我当男孩子养,他总是那样坚强地面对生活中的一切事情,他教会我乐观和坚强。”后来张悦在奶奶和姑姑的照顾下上了大学。“家人都很支持我,他们希望我去闯,鼓励我有想法就要去实现。”张悦这样说。

  翻看她的微信朋友圈,这里面没有对工作的抱怨,没有对生活条件的“吐槽”,而是充满了与学生们的合影、学生们的来信或者是学生送她的小礼物。与学生互动让她温暖,第一次家访给她欣喜,学生送来的山中小花令她感动……“这个学生现在在县一中”“这个学生学习好,在市一中”“这个学生特别聪明”……一边翻着“朋友圈”,张悦一边滔滔不绝地介绍。谈起自己的学生,她如数家珍,脸上洋溢着笑容。离开云南后的两年里,张悦曾两次回到新合村,她不仅为孩子们带来了糖、特产等礼物,还为在那里支教的老师们进行长达40天的培训。

  直到现在,她仍然保持对一位家庭贫困学生的资助。“其实,比起物质上的帮助,他们更需要精神抚慰,需要有人倾听他们的心事,需要有人帮他们解答疑惑,所以我每周都会给他们打个电话,或是聊聊QQ,让他们知道,老师一直挂念他们,他们不曾被遗忘。”张悦笑着说。

  在采访的最后,张悦告诉记者,她之所以分享自己的故事,是希望告诉人们,他们这些“支教”的老师是能够为当地带来一些“改变”的;然而,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

  再过几个月,张悦将前往欧洲深造,与4年前不同的是,她选择的专业已经由原来的社会学变为教育学。“育人才能育己,我在帮助学生们的同时,也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目标,我要投身教育行业,以我所学回报社会,同时也呼吁社会更多地关注贫困地区儿童的教育问题。”张悦说。

  “一直担心自己的力量不够,但我现在相信,我能做的就是教会他们去爱,爱自己,爱别人,爱这个世界。”她深信,教育不仅仅是改变一个人,更能够创造想象不出来的力量和价值。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