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要闻 正文

白先勇携新版昆曲《白罗衫》来南开 与师生畅谈文学与人生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7-03-15 11:54

 
 
 
 

  南开新闻网讯(记者 郝静秋 学生记者 关嘉妹 潘钰滢 摄影 赵成洋)3月13日晚,台湾著名作家、昆曲制作人白先勇带着新版昆曲《白罗衫》来到南开大学。在津南校区学生活动中心音乐厅,一身深红色唐装的他,带着自己的招牌笑容,从容地讲述他的昆曲情怀,以及他与南开的不解之缘。

  南开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杨克欣出席了本次活动。全校同学的热情如同2005年白先勇携青春版《牡丹亭》来南开时一样,晚上7点的演出,下午5点多就排起了长队,演出时全场爆满,连过道上也坐满了人。

  当天晚上,白先勇的老师——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叶嘉莹先生也到场助阵,而与他相交12年的好友——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宁宗一,更是拿出了2005年青春版《牡丹亭》在南开大学迎水道校区演出时的入场券,一时全场感动不已,掌声雷动。

 

  戏剧应让人感到敬畏和悲悯

  本次演出的新版昆曲《白罗衫》,由白先勇任总策划,著名昆曲艺术家岳美缇出任导演及艺术指导,优秀青年演员俞玖林领衔主演,邀请两岸三地多位名家连袂打造。

  白先勇说:“《白罗衫》不是浪漫的爱情戏,但同样有着昆曲的情与美,有亲情的考验,情与法的考验,表现了人性和人情,是非常沉重的悲剧,非常深刻的人性考验,有着古希腊悲剧的重量。”

  观看了新版昆曲《白罗衫》之后,叶嘉莹说:“王国维先生说‘国朝(清朝)之作者虽略有进步,然比诸西洋之名剧,相去尚不能以道里计’。而西方戏剧从古希腊说起,有很多伟大的悲剧,探讨人的死生,或者道德、或者情欲等种种问题。白先生改编的《白罗衫》也体现出这样一种希腊的悲剧精神,尤其是结尾的一场,实在是把情与法、仇与爱这种矛盾痛苦表现地淋漓尽致。”

  “话本小说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次新版昆曲,是一次巨大的升华,它不止于冤假错案的平反,更是在检验人性、拷问灵魂。”宁宗一在看完演出后坦言。

  白先勇介绍,《白罗衫》的编剧张淑香教授是叶嘉莹先生的衣钵弟子之一,从与他合作青春版《牡丹亭》开始,到新版《玉簪记》,再到这次新版《白罗衫》,受益匪浅。在剧本的改编上,“我们一致认为,编剧应该用21世纪的眼光,新编给年轻观众观看,作品要考虑观众的审美。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打动人,要让人感到敬畏和怜悯。我想这也是希腊悲剧最原始的标准。”

  《红楼梦——“天书”多玄机

  演出结束后,白先勇应宁宗一之邀,与现场观众谈起了自己这辈子最“贴心”的两本书之一的《红楼梦》。白先勇认为自己并非“红学”专家,而是从小说写作者的角度来读。他在新书《白先勇细说红楼梦》序言中说,“《红楼梦》是一本天书,有解说不尽的玄机,有探索不完的秘密。”

  白先勇谈道,“宝玉出家、黛玉之死是支撑《红楼梦》的两条柱子”,“宝玉是拖着世间所有的情感、所有的沉重走的。《红楼梦》还有个名字是《情僧录》,与其讲空空道人是情僧,还不如说最后出家成和尚的贾宝玉才是情僧,他的一生就是《情僧录》。女娲补天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石头来补天,剩下的这一块使命更大,它要去补情天,所以贾宝玉到了太虚幻境,看到‘孽海情天’四个字,情天难补,他得堕入红尘,经过许许多多情的考验。”

  谈起西方文学与红楼梦的异同,白先勇表示,西方文学中的经典需要正襟危坐观看,而《红楼梦》在这种哲学、心理的描写上一点不输西方文学。“《红楼梦》的艺术价值远远超过它的时代,19世纪的西方小说没有能够超越它的”,白先勇认为,曹雪芹作为艺术家对整个时代有超前的敏锐直觉,《红楼梦》诞生于乾隆时代有其必然性,“它是史诗式的千古绝唱的作品,看似写的贾府命运,实则讲的是大起大落的兴衰,反映出一种大时代下的中华文明。”

  “中国人总逃不出儒、释、道三家的哲学思想。”白先勇说,这三股力量相生相克、相互对话冲突,一直引导《红楼梦》的发展。《红楼梦》可以说是一部最能表现中国人的感情和思想、最能体现中国人伦关系和人情的这么一本小说。”

  兴灭继绝 文化传承

  叶嘉莹直率地表达了自己对白先勇的赞赏,“我们要特别感谢白先生,我觉得他实在是了不起。《红楼梦》作为我国古典小说中一本了不起的著作,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是近来很多年轻人,以我的学生举例来说,他们中很多人都不能真的懂得《红楼梦》的好处。而说到昆曲,如果不是白先生近年来大力提倡《牡丹亭》,可能昆曲现在也没有这样被群众所接受和欢迎。我们有一句古话叫‘兴灭继绝’,就是把文化里的珍宝重新复兴起来,我觉得白先生现在所做的《细说红楼梦》和振兴昆曲,真的是在做‘兴灭继绝’的工作。”

  宁宗一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正是因为有白先生这样的“义工”,昆曲的经典才能传承下来,更多的传统文化才得以传承下来。“经典的经典,是无法超越的,因为它用当时最美好的形式表现了那个时代的生活和人物,而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宁宗一感慨道,“我十分赞成叶嘉莹先生所讲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作为一个中国公民,不读《红楼梦》,我觉得是对不起我们的传统文化。”

  “如果说,文学是一个民族心灵最深刻的投射,那么《红楼梦》在我们民族心灵构成中,应该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们这个民族拥有几千年的文化传统,怎么可能不回头去看我们过去的辉煌?”白先勇语重心长地说,青年人都应该看看红楼梦,哪怕看一遍,也会受益匪浅。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