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要闻 正文

坚持以学为主 促进教学相长 ——南开大学“大班授课、小班讨论”教学改革侧记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6-12-16 10:37

  南开新闻网记者 郝静秋 摄影 任永华 郝静秋

  89名学生分别围坐在9个圆桌前,围绕《骆驼祥子》中祥子的命运进行深聊。100分钟后,下课铃声响起,大家还待在圆桌前激烈地“争吵”,久久不愿散场。

  这是记者在南开大学文学院“现代中国文学”小班讨论课上看到的画面,也是任课教师林晨梦寐以求的上课效果。

  10个月前,学校启动了一场“课堂改革”,在“大学英语”“数字电子技术”“有机化学”“现代中国文学”等11门课程中试点“大班授课、小班讨论”教学新模式,借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提升学习质量。

  新的教学模式将有别于林晨前十年的教学经验,这给教师和学生都带来了不同的体验。

  互动的兴趣课堂

  “大班授课、小班讨论”教学模式将传统的教学分为两部分,“所谓‘大班授课’,就是知识的集中讲解和分析,‘小班讨论’则是通过师生互动、生生互动,对具体问题进行深入分析和探讨。”教务处副处长蒋雅文解释道。

  在进行教学改革后,试点课程纷纷转变教学观念,探索育人途径,努力寻求适合改革需要的授课模式。公共英语教学部的李霞老师采用“体验式学习”理念,一改以往“满堂灌”的授课模式,在“基础英语”小班课上进行主题式教学,通过课堂展示、小组讨论、角色扮演等互动环节,让学生在应用中学习语言,最终实现“有效教学”。

  有的教师则主动将原有课程的学时安排按照“大班”“小班”的要求重新划分,并制定出相应的授课计划。化学学院孙宏伟老师主讲的“结构化学”是公认的教师难讲、学生难学的理论课程,改革后,理论部分压缩至40学时,实现小班讨论教学28学时,课程形式也有了很大变化。

  “现代中国文学”被选为试点课程后,文学院组成了以主管教学的副院长罗振亚为总负责人,以林晨、金鑫、冯大建3位教师、10名助教和两名顾问为主体的团队。在进行新的教学设计时,他们决定在大班课以讲授历史和文学史为主,教学的另一重点———文本分析,则在小班讨论环节开展。

  89名学生随机分成10组,每组随机分配一名助教。在讨论课上,每个学生都要进行3至6分钟的观点性发言,并至少回应两名同学的提问。整个过程中,助教只作引导和追问,把控讨论节奏。

  小班讨论要求学生每星期至少有200页的高深度阅读量。在问题设置上,不仅要有学术意义,还要引起学生讨论的兴趣。所以在这门课上,学生们讨论鲁迅的《伤逝》、郁达夫的《沉沦》和张资平的《冲击期化石》中的情爱和死亡;用秦晖、李泽厚两种相左意见来分析周作人的《人的文学》;面对一本读“烂”了的《骆驼祥子》,经过100分钟的讨论后,往往会改变甚至颠覆自己的观点……

  实行教学改革后,学生们通过查阅文献、广泛阅读等逐步培养了“问题意识”,在小组讨论中加深了对问题的理解,提高了学习兴趣,林晨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教’的目的是为了‘不教’,教学不仅仅是学习的过程,更应该是激发学习的过程。学生自己对学科的兴趣、好奇被激发起来,他们所学会远多于教师所讲。”

  “I had classes earlier this morning and didn’t sleep well yesterday. But when the activities went on and I got in-volved, I feel fantastic and not sleepy anymore.”在上过大学英语小班课“圣经与西方文化”部分后,化学学院大三学生王怿冉给老师微信留言描述自己的感受。

  光电信息科学与工程专业大二学生王一帆在课程反馈中留言:“明显感到与老师的交流增多了,几乎不会出现因为某一个问题听不懂而影响后面学习的情况,学习效率更高了。”

  自觉的深度学习

  从秋季学期开始到现在,“现代中国文学”一共进行了8场讨论。两个多月的时间,从忐忑到期待,从“负担”变成自由,89名学生不约而同地对这门课程给出了好评。

  “以前,我们只是被动地接受老师讲授的知识,几乎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汉语言文学专业2015级本科生曲幽说,“但有了小班讨论课,可以让更多人听到我的想法,并和其他观点进行碰撞。在这个过程中,我会认同、质疑、甚至反对,这就迫使我下课后要继续阅读,补充自己。”

  为了鼓励每位同学都发言,林晨选择了360度无死角的圆桌面对面讨论形式。班上的郑可欣是一位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学生。但在第一次课上发言后,她发现:“原来自己讲得还挺多的,还有不少同学觉得我讲得挺有道理的。”恢复自信的她,经过8场讨论已经能够侃侃而谈了。

  记者在现场发现,每位同学的身边都放着一沓厚厚的材料,其中有用来参考的学术论文,也有自己的读书笔记,上面写满了他们对于本次讨论题目的观点。“这门课不允许空洞的发言,每个人都要努力用文本中的细节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我们必须深入阅读,有时候光写提纲就要六七个小时。”有学生不禁“抱怨”起来。

  但林晨对此却十分高兴,“当学生花时间在看书、思考、或和其他同学‘叫板’时,他就不是那种单纯地在准备期末考试的状态,而是在思考、在提炼,在这个过程中,能力就不知不觉地长到了他们身上。”林晨感慨道,“这也是我一直追求的教育成果。”

  另外一门今年上半年就试行了教学改革的“数字电子技术”课,学生能力的提升有着更加直观的表现:学生们的考试成绩发生了变化,高分率明显上升,不及格率有所下降。“期末考试的最后一道题是课上从没讲过、学生也没见过的设计题,需要他们综合运用所学知识,用最简单的电路解决问题,结果很多学生都给出富有创新性的解决方案。”电子信息与光学工程学院教授孙桂玲说。

  滋长的“教学野心”

  “大班授课、小班讨论”使教师和学生的角色都发生了转变:教师由“主演”变成了“导演”,学生由“观众”变成了“主演”。这种转变,提升了学生的主动性和兴趣,同时也对教师提出了更高要求。“主讲教师对问题的设计、讨论中的引导都需要深入思考,教师在教学方面需要倾注更多精力。”蒋雅文说,“教学方式的变化,更加有利于双向激发、教学相长。”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现代中国文学”小班讨论课程教学的10名助教,是文学院现当代文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他们一方面作为课堂的组织者、“裁判员”;另一方面也是学生生活中的好朋友,用自己的专业、热情影响着每一位学生。

  经过近三个月的教学改革,林晨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10名助教性格不一,经过几次讨论后,每个组的成员表现逐渐变得跟助教的性格很像。当林晨把这一发现告诉助教时,他们十分惊讶,不少人表露出满足的神情,甚至还有人私下告诉林晨:“我的教学‘野心’被调动起来了,因为我发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这些生命。”

  2016级博士生的段煜就是助教队伍中的一员,他颇有收获:“林老师布置书目的过程也是让我们更加熟悉文本的过程,虽然这些书目我们以前都阅读过,但却没有这么细致。而且学生们太厉害了,他们并不仅仅停留在读后感的层面,他们的一些观点或者提问方式甚至能给我们的研究带来新的启发。”

  可复制性的探索

  “一流的大学意味着一流的本科教育,优秀的本科教育在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要为学生终身学习提供最大的帮助,不仅让他们掌握知识和技能,更要具备终身学习和研究的志趣。”校长龚克表示。

  实施教学改革后,林晨和助教团队渐渐发现,讨论课的运作有很多需要留意的细节和技巧。团队成员将这些内容全程记录,并在每次课后及时更新,力图最后形成一份具体、有可操作性和可复制性的“讨论课操作说明书”。

  “我们期许这本手册不仅仅是针对“现代中国文学”这一门课程,而是能为全校所有的小班讨论课教师和助教提供具有可操作性的参考。每门课虽然内容不同,但在操作上会有一些共性的东西,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让大家有所借鉴。”林晨说道。

  但是目前国内高校普遍存在的师资不足、教学条件受限、教师小班化教学能力不足等问题,让不少老师在面对这种模式时显得有些发愁。

  林晨和他的团队也面临相同的情况,他坦言与大班授课相比,他们确实有些费劲,过程中也有很多问题,但学生们对这门课程产生的浓厚兴趣以及越来越有深度、个性的发言,成为大家坚持的动力。

  “教学既需要强烈的使命感和旺盛的热情,也需要充足的投入和科学的方法。如何使‘教学神圣’的口号落到实处,如何有效地激发学生的学习欲望和主动性,变‘要我学’为‘我要学’,变‘记诵之学’为‘讲一练二考三’的学思并举、承创并重,林晨等老师的‘课堂革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启示。处于探索阶段的他们还在不断总结,希望通过不断的改革创新,使我们的教学真正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文学院院长沈立岩表示。

  “我理想中的课堂,不仅仅能让学生学习,更应能引发学生的自主学习,是学生的思维能自由而飞快运转的课堂,是能让学生热爱这个学科的课堂。就目前情况看,我们教学改革的效果,正在渐渐接近这个目标。”林晨说。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