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要闻 正文

孙立群:得天下英才而育之,大幸!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5-10-31 11:02

  南开新闻网讯 (记者 吴军辉 摄影报道) 不久前,著名学者、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孙立群拿到了一本光荣的“退休证”。但对于“退休”二字,他似乎“耿耿于怀”。用他的话说,他是爱南开的。当他得知学校要建津南校区时,立马在附近买了一套房子,他家的北窗甚至可以遥望新校区的图书馆。事实上,熟悉孙立群的师生都知道,真正让这位“教书先生”恋恋不舍的,是他耕耘了整整四十年的三尺讲台。

  新学期伊始,孙立群首次以“荣退教师”的身份做客“南开名人讲坛”与师生一同分享了他史海泛舟的人生感悟。

  立足讲坛 教学神圣

  1971年10月15日,孙立群仍清晰记得当年入学的日子。在南开大学历史系学期间,他如饥似渴地汲取着史学知识,而名师大家的教诲更令他受益匪浅。时至今日,他仍保留着当年上课的笔记,虽然本子已泛黄,但史学前辈的学术底蕴与治学精神早已烙印在心,成为他一生的宝贵财富。

  1975年,大学毕业后的孙立群选择留在历史系中国古代教研室任教。时任教研室主任、著名历史学家刘泽华先生,副主任、著名历史学家南炳文先生曾给予孙立群非常多的鼓励和帮助。

  “他们鼓励我上讲台,鼓励我参加写作。我的第一门课,刘先生亲自来听课;写的第一本书,就是我们教研室编的《中国古代史》,上下两册,100万字。正是有了这个起点,我的工作很快步入正轨。”孙立群记得,当时刘先生一再鼓励“在学校就得上课”。正是在这种精神激励下,孙立群整整四十年,没离开过课堂。

  孙立群认为,老师的天职是教学,而且责任重大。因为,它直接关系到大一新生的专业方向和治学走向,这个功夫要是不扎实,那会影响他的一生。“所以,我自己坚定了这个信心,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神圣、很光荣的工作。”孙立群说。

  此外,孙立群还认为,教师在教学中可以体验到人生的乐趣,实现自我价值。孟子曾说,人生有三乐:父母在,兄弟无故,此为家庭美满;再一乐,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人,此为内心淡定、从容;第三,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最后一乐”孙立群颇有感触。

  “我们每天接触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学子,能跟他们交流,教学相长,这不是人生很惬意的事情吗。所以由于这个信念,这些年来我能经得住各种对教学不利的干扰动摇,比较踏实的搞教学。在教学的过程中‘延伸生命’,找到自己的价值。”孙立群说。

  教研结合 常讲常新

  谈到课堂教学的“秘笈”时,孙立群总结三点:新颖、前沿、可听性。结合四十年教学经历,孙立群体会到,历史教学决不可面面俱到,要讲重点、讲难点、要讲透。事无巨细不如提纲挈领,不重要的一带而过,重要的要大讲特讲,给人留下印象,终生难忘。“回想当年上课的大部分内容,我基本都忘了,但是老师最闪光的东西忘不了。把课讲好,得把自己闪光的东西拿出来。”孙立群说。

  孙立群主讲中国古代前期史,即自上古始至隋唐前。他笑称“从猴下树讲到隋朝统一,有下限没上限。”如此漫长的历史,用十五六周课时如何能讲得完?孙立群以此为例,凝练了讲授这段历史的几处“精华”。

  中国历史怎么学?孙立群认为,有几个词注意到了就可以学好:家天下、化家为国、人治社会,这是认识中国的最重要的切入点。

  孙立群说,夏商周三代占据了中国历史的几乎二分之一,三个家族就有如此大的威力。所以,讲“三代”特别要把“家天下”的形成讲清楚、王权的特点讲明白。不仅如此,还要讲这种“家文化”对中国几千年来的社会产生的根深蒂固的影响:正面看,家的意识深入骨髓血液、世代沿袭、千年传承,形成了强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国人不辞万里只为除夕一聚,便是例证;反面看,它亦是中国文化“重私德而轻公德”的深刻历史根源。漠视公共事业、家庭式腐败均有“家天下”的文化印记。

  谈到春秋战国时期改革变法时,孙立群认为这是中国历史不可不说的重点,他认为“这个问题不讲清楚,甚至都无法看到今天改革变法的重要性和艰巨性。”

  春秋战国有三种变法模式,各有千秋。一为“团队式”。魏文侯请李悝作相,请吴起搞军队改革,请西门豹搞地方改革。上下联动,全面开花。改革的成功让原本不大的魏国成为战国首强;二为“孤军奋战式”。楚国吴起变法,剑指旧贵族,大刀阔斧、雷厉风行,看似解渴,但个人力量有限,最终被旧贵族势力反扑,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车裂至死的变法家;三为“商鞅模式”,不靠个人靠制度。“杀敌立功”的制度变革,不仅重置了利益分配的规则,更锻造了一支勇猛无敌、令人闻风丧胆的秦军。

  “一比较,你就会发现,变法改革什么最有用啊?制度最有用。纵观历史,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今天改革的方向,必须有一个制度的建设,有一个法治的引导。”孙立群说。

  贴近社会 关注现实

  “我们研究历史是要干什么?是在象牙塔里面孤芳自赏、自我陶醉?还是和社会有一种渐渐地接近,跟社会融为一体?大家注意这个问题可不是个小问题。”孙立群认为,一个学科的生命力取决于所处社会对它的承认和接受程度。

  清史大家冯尔康先生曾写过一篇题为《说故事的历史和历史知识大众文化化》的文章,反响巨大。他主张历史需要转型,不能变成空洞的说教和死记硬背的教条,而是应该归回“把故事说清楚”的治史传统,让历史鲜活起来。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是国内最早的把社会史融进到历史体系当中的,近年来,还做了大量中国历史上的日常生活相关研究,十分接地气。

  回忆起当年避开“帝王热”、“宫闱热”而选择在《百家讲坛》讲述“平民故事”的经历,孙立群感慨“真是幸运”。吕不韦、李斯、范蠡、韩非,这些平民出身却影响社会、影响历史的人物时至今日仍为国人所乐道,而且人们不断提升对他们的认识。孙立群将李斯与范蠡进行对比,剖析了不同的人生观、名利观所导致的不同人生结局。

  李斯出身布衣,立志成为“人上之人”,勤学本领、辅佐始皇,官至丞相。秦始皇十分器重李斯,甚至二人结为儿女亲家。面对荣华富贵、身份地位,李斯想到的是一定不能离开职位。他认为,有地位,才有荣华富贵。从那以后,一个全新的李斯诞生了,这个李斯迎合、屈从,甚至伙同赵高搞政变。原本一个很有棱角、足智多谋的人,登时变得唯唯诺诺、自私自利。最终为赵高陷害,“具斯五刑,论腰斩咸阳市午刑”。这样一位风云人物,生前最后一句话是同儿子说,多想回到老家,出城东门,牵着小黄狗去追逐野兔啊!

  而“一世三迁,皆有荣名,名垂后世”的范蠡对待功名利禄则另有一番认识。他与孔子、老子同时代而生,他得益于儒家的入世思想,又兼受老子出世思想的熏陶,清静无为、淡泊名利。他助越王勾践平定吴国后,拒绝高官厚禄,归隐齐国,躬耕田园。同时,范蠡不忘写信奉劝故友文种远离越王,可惜文种未听劝告,自觉功劳卓著,当享荣华富贵,最终被赐死于朝堂之上。唐朝著名的诗人王增,写诗赞誉范蠡,“已立平吴霸越功,片帆高扬五湖风。不知战国官荣者,谁似陶朱得始终。”

  “你看人家范蠡是高屋建瓴,看得清、看得远,历史上留恋功名的人,有什么好结果呢?”孙立群幽默地说,这首诗如果给李斯看看,他也许能不犯错误。

  结合当下铁腕反腐、打虎拍蝇,孙立群感慨,看看那些“老虎们”,哪一个一生下就是“老虎”?都是由“小羊”“小鹿”变成“老虎”的,能耐大了人就容易变。“读史,一是可以延伸我们的生命,让我们鉴往知今,感悟生命的价值;二是,能使我们的人生有意义,不犯错误,少犯错误。”孙立群说。

  师心不改 退而不休

  9月1号,孙立群正式退休了。虽然有些遗憾,但想到自己人生又进入了一个新境遇,又有些许欣慰。在规划自己的退休生活时,孙立群确定了“七字方针”——继续工作不言退。

  “我这个年龄虽然在我们系算大的,但是在南开大学,又算不老不小。因为,你和100岁的申泮文教授,106岁的杨敬年教授比,你算什么呀?得算壮小伙啊。”孙立群幽默地说,他更加觉得要抓紧时间,让自己过得更有意义,不会把“退休”二字挂在嘴头。他认为,退休只是进入了一个更加自由和充实的工作环境。

  “这些年买的书真多,但买的多读的少,现在有机会了,眺望着咱们的图书馆读书,不也算是一种精神享受吗?再加上身体还不错,如有可能,再帮系里做点事。”作为土生土长的天津人,孙立群从小听着天津的曲艺、相声长大。他还是天津曲艺家协会的会员。他笑言有可能花些时间和精力到曲艺研究上去。

  讲座最后,孙立群用略带艳羡的口吻祝福历史学院的学生们,在新校区学习生活,一切都是新的,希望大家,珍惜时光、多读好书、开动脑筋、提升智慧、搞好学业、幸福人生。

  孙立群,历史学博士,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史、秦汉魏晋南北朝史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代表作有《中国古代的士人生活》、《解读大秦政坛双星——吕不韦、李斯》等。2006年起,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陆续播出孙立群教授《吕不韦》、《李斯》、《范蠡》、《我读经典之解析<韩非子>》、《千古中医故事之扁鹊》《从司马到司马》等讲座,他严谨、朴实、娓娓道来的讲课风格受到同行与观众的普遍好评。

  十八届五中全会于本周在北京召开。这次会议将审议《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稿。
  鲜花敬英雄,浩气存天地。烈士纪念日向人民英雄敬献花篮仪式30日上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