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要闻 正文

校长龚克在2015届博士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经商场)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5-07-01 11:50

  2015年6月29日

  各位老师、各位家长、各位经济学、管理学博士同学们:

  首先,我由衷地感谢大家对学校作出的贡献,各位博士在过去几年中辛勤地创新性的工作,已经沉淀在相应地学科发展成果之中,各位还积极参与了教学改革、社会服务和校园文化建设并以各种方式对学校的改革发展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大家在毕业季对学校的期望和爱恋,使我和我的同事们颇受教益、鼓舞和感动。我想,毕业典礼不是一次训话,而是平等的同志般的推心置腹的相互勉励。刚才杜德瑞同学的发言虽然没有对学校提什么要求,但我想他讲的每一声感谢都是对我们的一个鞭策。什么叫鞭策,就是抽了我们一鞭子,抽了我们好几鞭子。刚才王迎军老师以《补课》为题的这篇讲话讲了很多发人深省的话,他特别提醒大家,当我们取得了所谓最高学位,经济学或者管理学的最高学位的时候,我们不要满足于在专业知识上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我们还需要历史认知、文化的认知、科学的认知,以求完全的人格等等等等。我想这都是这种依依不舍推心置腹的相互勉励。学校殷切地希望大家秉公尽能、永远向上,实现自身的人生价值。同时,我们要向大家承诺“允公允能日新月异”要从我们做起。我们希望大家不辜负母校的培养,我们在母校工作的师生员工呢也一定不辜负同学们的希望,秉公尽能、改革创新,推动南开不断向上。

  第二,作为大家的朋友,在同学们人生的关键时刻,我想提醒各位在祝贺与赞扬声中冷静下来想想:今后最大的危险是什么?我看最大的危险不是外部环境中可能的种种不利因素,而在于内心的松懈和失诚。据我观察,有些人的人生轨迹的最高点是他(她)获得的最高学位。因为他们是以追求学位为动力的,学位到手后就没有动力了。这样的人既使拥有高学位但仍难有真正的人生价值。人类发展史告诉我们,个体的价值并不在于他(她)有什么衔、做多大官、赚多少钱、住多大房等等,而在于他(她)对社会的贡献。我们南开讲允公允能,是为公尽能,为振兴中华尽能,为世界和平尽能,为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尽能。我们要不断向上,不是追求个人腾达,而是民族的崛起,为此不懈努力。再一个更大的危险是失诚,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上周在八届八次校学位评定委员会上,在通过给七百多位同学授予博士学位的议案的同时,我们做出了撤销一位往届学生博士学位的决定,因为他急功失诚,不惜牺牲诚信而以剽窃的手段去多发论文,结果酿成大祸。这位同学已经拿着我们学校的博士学位在某个学校任教。这个决定对他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我们学位评定委员会在做这个决定时心情也是非常的沉重。我想这次对他学位的撤销是为了维护我们南开大学的学术名誉,也是为了挽救这位同学,对他来说是为他“止损”。我也希望他能幡然悔悟重新做起。更重要的是,希望大家能吸取他的教训,真正把诚信作为我们为人为学做事的生命线。等一下我们还要唱南开校歌,我们南开校歌很短,但是我觉得是字字玑珠。这个南开校歌里面谈到,美哉大仁,智勇真纯。“仁智勇”是古典的君子“三达德”,南开人又加上“真纯”,意味深长!99年前,在南开的毕业致辞中,张伯苓先生要求南开毕业生要以诚为本。他要求南开毕业生“细味不诚无物之言”,我们在99年后的今天,要回味张校长的这句话,仔细品味什么叫做“不诚无物”。

  第三,希望各位博士见贤思齐、追求更高的境界。大家今天获得的这个学位是一个最高的学位,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都是最高的学位,这无疑是值得庆贺的。同学们为此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同学们的家属亲友都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但是今天我不想再重复庆贺的话,我想以自已获得博士学位28年来的切身感受告诉大家,这个最高的学位,它并不代表着最高的荣誉,更不代表最高的待遇,它却代表社会对大家极高的期待。因此,我们要自觉地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那么对南开人来说这种更高的公能标准是什么呢?确实很难用言语去表达。这里,我想讲一个人物,把他作为我们的榜样,来理解什么是更高的公能标准。

  今天在座的是经济学、管理学的博士,我们就讲讲滕维藻先生。滕维藻先生早在中学时代就积极参加爱国学生运动,曾两次遭逮捕关押。1942年他从浙江大学毕业后考入西南联大南开经研所攻读研究生。1948年他在这个校园里与师生一起开展护校斗争,迎接天津解放。新中国成立后,他在担负学校教务长协助杨石先校长办学的同时,在世界经济学尤其是澳大利亚经济研究和跨国公司研究方面作出了许多重要学术贡献。这在当时的情形下是殊为不易的。当时是什么情形呢,在五十年代末滕先生做澳洲研究的时候,我们国家跟澳洲没有外交关系,我们中国处在被封闭、被封锁的情况下,我们连文字资料都很难获得,更没有人员的交流。在这个时候他研究澳大利亚的经济,作出了很多重要的贡献。在文革中他研究跨国公司,也作出了很重要的贡献。在南开大学遭受“文革”动乱和地震重灾后再次创业的重要时期,他出任校长,提出了服务国家建设,加强基础、着重提高、发挥优势、补充短线的方针,恢复和新建了法学、社会学、政治学、国际经济、管理、金融、旅游、图书馆系,还增设了分子生物学、高分子化学、电子学、系统科学、计算机、环境保护系和陈省身主持的南开数学所,奠定了南开大学集人文、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技术科学、管理科学及艺术等于一身的综合性学科布局,为其后学校的发展奠定了重要的基础。90年代滕先生已年逾七旬,当时有一个年轻人,素昧平生的年轻人给滕先生写信,让滕先生给他写他的人生格言,滕先生欣然应允。去年,我在网上找到了滕先生的字,滕先生说:“虽然一生清贫,再加上风风雨雨,文革中九死一生,但我至今不悔。我用以自勉的格言是:对国家,对社会,要少索取,多贡献。”这段话映出了滕先生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光辉人生,值得我们每一个南开人深思。最后,我想给大家提一个问题,就是希望今天在座的博士生,也希望我们的老师,共同的想一想我们怎样才能成为这样的人?去追求滕先生所达到的公能境界。

  谢谢大家!

  4月27日,南开大学召开校党委常委扩大会,传达学习中央“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工作座谈会精神,研究部署贯彻落实工作。
  2015全国“两会”时间: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分别于3月3日、3月5日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