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要闻 正文

周恩来侄女做客南开大学忆西花厅的“家风与家规”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5-06-05 08:53

南开新闻网记者 吴军辉 摄影报道

  “总理是国家的,不是我们家的。伯父和伯母不仅严于律己,对亲属们也严格要求,这使周家树立起了良好的家风。”新中国开国总理周恩来侄女周秉宜6月4日在南开大学举办的“公能讲坛”上这样说道。当天演讲的主题为“西花厅的家风与家规”。

  周秉宜系周恩来胞弟周恩寿的三女儿,1949到1968年期间,在中南海与周恩来、邓颖超一起生活,从小受到他们的言传身教。一直从事周恩来思想研究工作,有着较高的学术造诣。现为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周恩来研究会常务理事、南开大学周恩来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北平解放以后,周恩来把三弟一家接到北京,原因有二:其一,周恩来的母亲临终前,嘱咐他一定尽长兄职责,照顾好两个弟弟;其二,担心弟弟在天津受到特殊照顾,破坏党的纪律。“伯父不让我父亲担任什么官职。所以,父亲一直就是内务部的一名普通干部。此后,尽管一些领导有意提拔,也都被伯父拒绝了。”周秉宜说。

  周秉宜回忆,周恩来工作起来没日没夜,晚上经常工作到凌晨五六点,每天只睡不到6个小时。“一到晚上工作,伯母就特别不放心,就怕他坐进办公室里好几个小时不出来。”周秉宜说,周恩来工作起来是不允许打扰的,别人劝他休息,他总是“拖延”。

  后来,邓颖超想了个办法,她有意让小孩子进去把他拉出来,“强迫”他休息。“如果是儿童,他是不太拒绝的。因此,我那时候比较多的任务是拉他出来去散步。”周秉宜说。

  西花厅是总理办公的场所,在那里工作、生活的人们唯一的任务就是为总理工作服务,就连小孩子也不例外。“伯父伯母对我们要求也特别严格,基本上当做‘小八路’来对待。”周秉宜介绍,孩子们在西花厅生活也有“三大纪律”:保持绝对安静;周恩来和秘书们的办公室不能进,不能享有领导干部子女特殊待遇;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

  上小学后,周秉宜进伯父办公室的“特权”也没有了,秘书的办公室也是如此。好像“禁区”一样,她不敢越雷池一步。有一次,周恩来和邓颖超出差,工作人员打开总理的办公室做卫生,周秉宜就在门口和那位叔叔说话。即便伯父不在,她也不敢擅自进入,甚至不敢多看一眼。

  作为周总理的侄女,所谓的领导干部子女“特殊待遇”,她没有享受到,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她的这一层身份。有一年的夏天,总理在西花厅接待苏联外宾。国务院招待科的工作人员准备了一桶冰淇淋。“那时候,普通人在街上买个二分钱的冰棍儿就很不得了了。招待外宾的冰淇淋是很难吃到的。”工作人员看见两个小孩儿在,就给周秉宜他们一人盛了一小碗。“我们两个挺高兴的。可是,很快我伯母就知道了。她就把那位工作人员严厉地批评了一通。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现象,我们也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冰淇淋了。”周秉宜说。

  有一年秋天,西花厅院子里的海棠结了一树的好果子。“一位姓龚的叔叔,上树摘了好多,煮了一大搪瓷缸子的海棠果,还放了很多糖,给我和哥哥吃。伯母知道后,也严厉批评了他。”周秉宜说,邓颖超告诉他们,西花厅的树是公家的,果子打下来也要交给国务院管理局。孩子们想吃,邓颖超会买下来一些分给大家。

  周总理规定,家里的小孩子上了小学就不能再在西花厅吃饭了,必须去吃大食堂。周秉宜记得,她上小学的那年九月,总理的卫士长发给她一个搪瓷缸、一把勺子,给了她两毛钱,让她和哥哥一起到国务院第三大食堂打饭吃。从那以后,除了老家来了亲戚外,无论刮风下雨都是如此。

  作为周总理家的孩子,周秉宜是不被允许随便到其他领导家串门、玩耍的,就连西花厅的工作人员家也不行。“伯母不允许我们去打扰别人,给人家带来麻烦。”周秉宜说,小学毕业那年,邓小平的女儿邓楠热情邀请周秉宜去家里玩。在“请示”了伯母后,按照伯母要求,到中南海大门外,通过警卫通报,请邓楠出门接到家里。

  “其实,是可以从里面穿过去的,而且警卫都认识我们这些孩子。可是伯母就是不允许搞特殊,严格按照出入规定来办。”周秉宜说。

  西花厅的保密规定也是十分严格的,对待小孩子也不放松。周秉宜回忆,一天晚上她正和伯母在客厅聊天。这时,周总理的保健医生进来,请邓颖超审看总理的保健食谱。邓颖超马上停止了同周秉宜的谈话,并请医生到她书房去谈。后来,周秉宜才知道,一般周总理的餐饭都是西花厅的厨房来做,保健医生开具食谱,多半与周总理的身体微恙有关,而那是绝对需要保密的。

  很多生活中的细节令幼年的周秉宜十分不解,甚至认为没有必要。直到伯父的一次“奖励”,才让她恍然大悟。

  由于平时表现很乖、很听话,能够严格遵守各项纪律。周恩来花钱为周秉宜买了一张戏票。卫士给她时,让她坐公交车去,并详细说了班次和路线。到了戏院之后,周秉宜的座位是最后一排。当天是上海戏剧学院第一批西藏学生的毕业演出《文成公主》。刚刚坐定,突然前面的观众“呼啦”一下都站起来鼓掌。原来是周恩来陪同外宾一起来看戏。周秉宜兴奋得和众人一起鼓掌。没有人知道,总理的侄女也在剧场看戏,而且是最后一排。

  看完戏,周秉宜又独自坐公共汽车回家了。第二天,班上一个同学说,昨天《文成公主》那出戏不错。周秉宜说她也去看了。同学惊讶为何没有见到。周秉宜讲了自己坐公交往返的事情。原本以为同学会赞扬她,没想到这同学听了以后说了句“嗯!这还差不多。”

  “我就一下子明白了,之前伯父伯母为什么那么严格地要求我们。他们就是想让我们明白,总理是国家的总理,不是周家的总理,是为大家服务的,不是为你一个人服务的。什么时候都要记得自己是个普通人。”

  1964年,周恩来专门以开会的形式跟周家第二代年青人讲家史。在教育子侄选择人生道路的问题上,周恩来首先念念不忘的是要孩子们扎根基层,去做工人、农民,去当兵,做一个普通劳动者。当国家需要的时候,他们还要积极响应国家的召唤,起模范带头作用。果然,在周恩来夫妇的动员下,子侄们纷纷投身农村、军营和工厂,为国家发展、社会主义建设贡献青春和汗水。

  现场的南开师生听闻周秉宜的讲述,纷纷感慨周恩来的“家风正、家规严”。周秉宜却以总理的一句话结束演讲:“伯父曾对我们说,你们一定会觉得我这个做伯伯的对你们太严格。你们不是我子女。如果是,我会更严格!”

  本次活动由南开大学党委学工部、研工部,校团委主办,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承办。“南开公能讲坛”面向全体南开学生,以“公心思齐翔宇,能才励自省身”为口号,旨在传播“公能”文化、倡导“公能”精神,贯彻落实《南开大学素质教育实施纲要》,繁荣南开校园文化,创新学生培养模式。

  4月27日,南开大学召开校党委常委扩大会,传达学习中央“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工作座谈会精神,研究部署贯彻落实工作。
  2015全国“两会”时间: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分别于3月3日、3月5日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