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南开故事
梅贻琦、韩咏华的天津往事
来源: 2022年9月16日 天津日报 第12版发稿时间:2022-09-16 18:15

  龙 飞

  梅贻琦个性独特,他的婚恋也颇为传奇。要了解他这段经历,需从严修、张伯苓在天津办学说起。

  1898年11月,严修聘请张伯苓主持严氏家塾,家塾设在西北角文昌宫大街严家老宅偏院内。张伯苓给严家6名子弟讲授英文和数理化等课程,并设有体育课。两年后,天津商界“八大家”之一的盐商王奎章,也慕名邀请张伯苓任家馆老师。严、王二馆在社会上影响很大,青少年们纷纷要求入学,严修和张伯苓决定扩大办学规模。1904年他们将严、王二馆合并,仿效欧美的教育制度,在严家院内原严馆的基础上建成一所中学,校名定为“私立中学堂”。经费由严、王两家分担,张伯苓任监督(后称校长),招收学生73人,同年10月17日开学。

  15岁的梅贻琦考入私立中学堂,成为该校第一届学生。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梅贻琦不是严馆学生,而是在严馆基础上创办的私立中学堂的学生。因私立中学堂设在严宅院内,容易造成误会。有文章称他为严馆学生,甚至正式出版物也存在同样的谬误。

  梅贻琦在全校品学兼优,深受严修和张伯苓的赞赏,也得到同学们的尊重。他性格内向,不喜说话,后来得了个雅号──“寡言君子”。

  早在1902年,严修首创严氏女塾,被《大公报》称为“女学振兴之起点”。严氏女塾以严家的女儿、儿媳以及亲朋好友的女孩为学生,聘请张伯苓兼授英文、算术等课程。严家与八大家之首的“天成号韩家”为世交,韩咏华是韩家后人,1903年进入严氏女塾。

  女塾和男校各占院子一侧,中间的操场是轮流使用的。女塾学生上体育课时,要把通向男生院的门关上。因为韩咏华年纪最小,每次都被派去关门。另外,从女生这边,隔着窗子也可以看到男生们的活动。

  那年韩咏华10岁,还是个懵懂、单纯的孩子。她对一切充满好奇,透过窗户看到男生们跑步、读书、高谈阔论。他们当中有个瘦高的少年,当同学们因某个问题争执不下时,大家就会征询他的意见,只有他能平息争端,有一种天生沉稳的气度……这个学生引起小姑娘的留意,后来得知他名叫梅贻琦,还知道他的字叫“月涵”。

  私立中学堂学生人数逐年增多,严家偏院已经容纳不下。1906年,严修、张伯苓在邑绅郑菊如捐出的天津旧城西南的洼地上修建教学楼。天津方言把这个地方称作“南开洼”,“南开”是“南开洼”的简称。1907年初,私立中学堂迁入新校舍,校名改为“南开中学堂”。与此同时,严修又将严氏女塾改为严氏女学,成为天津最早的女子小学堂。

  男校搬走后,继续在严氏女学读书的韩咏华不用再去关门,往日热闹的操场不免显得空荡起来。

  1908年,梅贻琦以第一名成绩从南开中学堂毕业,被保送到保定高等学堂。转年,他参加第一届“庚款”留学生考试。全国共有630名学生应考,最后录取47人,梅贻琦以第六名成绩考取。与他同时考上的还有南开同学金邦正。消息传来,南开师生为他们俩感到骄傲;韩咏华对梅贻琦也更加敬仰。这时她遵照严修的安排,由严氏女学升入严氏幼师。

  梅贻琦、金邦正赴美留学。梅贻琦进入伍斯特理工学院攻读电机工程专业。获得电机工程学士学位后,根据成绩他本可继续攻读硕士、博士学位,但因父亲失业,弟妹众多,家里命他回国就业。1914年9月,梅贻琦和在美国考察观光的严修同船回津。

  这时候韩咏华已从严氏幼师毕业,成为严氏幼稚园的老师。那天,她随南开师生去迎接严老先生回国。在大沽口码头,韩咏华意外看见了梅贻琦。在国外留学多年,他变得很有绅士风度……

  回国后,梅贻琦在天津基督教青年会任干事,为教会服务一年。恰好韩咏华业余时间也在女青年会做些工作,两个人这才相识。能结识崇拜多年的偶像,韩咏华自然十分高兴。她告诉梅贻琦:自己曾在严氏女塾读书,小时候常常看见他。梅贻琦虽已记不清那个小女孩,但这种缘分让他暗暗吃惊。面对这个清纯少女,他不禁怦然心动。

  韩咏华曾请梅贻琦到女青年会演讲,还鼓动他的妹妹去参加女青年会的活动。他们因工作关系经常见面,两个人在一起时都感到愉快。

  1915年秋天,梅贻琦应聘到清华学校担任理科教师。到了清华,他以家庭困难为由,将出国前父母给定下的一门亲事退掉。在尚未成家的青年教师中,像梅贻琦那样的人品与学历非常少见,因此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但都被他一一婉拒。1918年梅贻琦已年近三十,严修向他提出韩咏华,这一次他欣然同意。而25岁的韩咏华,那时已是大龄女,她一直未嫁,只因心中有了他。原来彼此早就相互爱慕,于是马上订婚。他们订婚的消息传出后,亲朋好友都认为他俩郎才女貌很般配。而韩咏华的一个闺蜜却急匆匆地跑来告诫她:“告诉你,梅贻琦可是不爱说话的呀。”韩咏华以一种“凛然赴难”的语气说:“豁出去了,他说多少算多少吧。”

  1919年6月,梅贻琦和韩咏华在北京基督教青年会举行婚礼。婚礼上,清华的年轻同事把送来的几副喜联上款“月涵”通通改成了“悦韩”,大家纷纷拍手称妙……

  婚后,他们生活得幸福美满。

  到了韩咏华晚年,有人问她:“在您心中梅先生有缺点吗?”她想了很久:“我没有找到他不好的地方。”

编辑:韦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非凡十年 南开发展】牢记嘱...
【非凡十年 南开发展】 聚焦...
【爱国奋斗 公能日新】南开大...
南开大学数字经济本科专业暨...
南开大学部署新学期工作
南开大学教授提案获全国政协...
2022年南开大学实验室安全宣...
2022南开大学女青年科技工作...
迎国庆 送温暖 南开大学为师...
杨庆山: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