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南开故事
倾其一生为育人
来源: 《天津日报》2021年4月20日第12版发稿时间:2021-12-21 22:57

  廖民生

  2021年3月24日,南开大学文学院刘家鸣教授因病去世。听到他女儿刘晨师妹发来的消息,我的心久久无法平静,他慈祥的面容,他为人师表、立德树人的谆谆教诲,依然萦绕在我的心头眼底。

  1935年9月,刘家鸣出生于福建长乐县,父亲在台湾海关工作,十岁时他的父亲便去世了,作为长子的他便开始承担家庭的重担,帮助母亲照顾弟弟和妹妹,做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俨然一家之主,这些经历为他后来追求卓越、求真务实、敢于担当、威武不屈、贫贱不移性格的形成密不可分。1956年7月,他毕业于南开大学,后来师从著名教授李何林先生,并于研究生毕业之后留校任教,之后曾担任南开大学鲁迅研究室主任、天津市鲁藜研究会副会长。刘家鸣教授挚爱教育事业,多年来将所有的爱都倾注给了他的学生和教书育人工作;他循循善诱,精雕细琢,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莘莘学子,并荣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称号。可以说刘家鸣教授将毕生的心血和智慧都献给了他挚爱的为国育人、为党育才的教育事业。

  记得1988年年底,我正准备报考研究生,一位好友给我推荐了刘家鸣教授,建议我去报考他的硕士研究生。当时我还犹豫不决,怕学识渊博、大名鼎鼎的刘家鸣教授不会看好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卒。但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是斗胆给刘家鸣教授写信,表达了希望去南开大学学习、报考他的硕士研究生的意愿。两周后,刘家鸣教授就给我回信,鼓励我报考。经过紧张的准备,匆匆应考,基础薄弱的我心里没底,自觉这一次可能没有机会了。没过多久,在乐山教育学院教务处紧张忙碌的我收到刘家鸣教授的来信。他说:“这次你没有考好,成绩只有305分,估计没法录取。希望你不要气馁,明年继续再考。”我把此信的内容告诉了几位要好的老师,他们说,如果南开大学无法录取,可以试试调剂到别的高校。因此,我迅速联系了复旦大学研究生招办,没过几天复旦大学招办通知我去面试。结果超出预期,学校正式通知,拟录取,还可能会录取为学校给贵州毕节师范专科学校定向培养的硕士研究生。我正准备去买火车票打道回府之时,家人又通知我,已经收到南开大学的复试通知,于是我赶紧购买了从上海去天津的火车票。等我到了天津南开园,敲开位于北村三楼刘家鸣教授的家门时,刘先生说,昨天几位考生已经面试过啦。他让我先休息一下,他先去系里做准备工作。他亲自为初次见面的我准备泡面,嘱咐我吃完泡面赶紧去参加研究生复试。我吃完泡面从刘先生家出发,一边问路一边用随身的相机拍校园风景,初入南开园的我被马蹄湖、新开湖的美景深深吸引。很快就来到中文系楼参加专门为我这个姗姗来迟,但又是远道而来的考生组织的研究生面试。面试结果出来之后,刘先生给我列了一个必读书清单。拿到这个手写的必读书清单,只觉得沉甸甸的,但内心美美的。渴望回归大学校园读书的我终于要心想事成,我兴奋地幻想并期待起在南开园即将开始的寒窗苦读生涯。

  在丹桂飘香、硕果累累的秋季,作为89级研究生新生我开始正式报到入住八里台的南开园。记得刘家鸣教授第一次给师兄、师弟和我授课时,讲到如何搞科研?刘先生说,“板凳要坐十年冷”,这句话让我终生难忘,并渐渐体味出其中深刻的科学道理。

  在南开园,对自己指导的学生除了教学和科研以外的事情,诸如第二课堂等,刘先生都持开放、包容和支持的态度。因此,我们拥有了一个广阔的学习空间和平台,有幸遇到了一些名师和大学者,比如聆听了陈省身教授、母国光教授、谷书堂教授、藤维藻教授、熊性美教授等知名教授的前沿学术报告和讲座。

  由于刘家鸣教授指导的1989级三位同学老家都在农村,学习生活较为清苦。刘先生和师母张秀美老师就安排每月的一个周末,让我们去他家吃饺子、吃天津的大带鱼、椒盐猪手等美食改善生活,同时也同我们深度谈心交流,用他的思想和行动引导我们:要牢记“南开三问”,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要始终跟党走,要向中华民族的脊梁──鲁迅先生学习。无论今后走到哪里,都必须发热发光,成为对国家和社会大有益处之人。每当人生困惑之时,我都会浮想联翩,在大脑里翻读刘家鸣教授的谆谆教诲。

  从南开大学毕业之后,我选择回到老家的四川日报工作,担任副刊编辑;后又调入四川省委政策研究室工作,后又被组织安排下派基层锻炼,2003年又被选调去支援海南建设,扎根三亚。无论我在哪里工作,刘先生都会经常给予我关心和指导,他每有新著作、新的图书出版总是亲自去邮局寄给我们。每有机会去天津出差,我都会去看望刘家鸣老师,刘老师总是鼓励我,“严格要求自己,做人做事要清清白白”。每当走进位于南开大学北村刘家鸣教授的家,步入书香四溢的大书房时,我的内心世界瞬间就变得宁静并得到升华。

  3月22日,我在北京参加一个专题研修班的课余请假去了一趟天津,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病房里见到了正和病魔顽强斗争的刘家鸣教授,此时,他已无法说话,有两个多月时间仅靠输液维持生存。当我呼唤刘老师时,沉睡的他睁开了眼睛,用有力的目光与我交流。我在心里默默地为刘先生祈祷,希望他早日康复。没想到,师生此次相见,竟成了永别。祝愿家鸣老师一路走好!学生永远怀念您!

      http://epaper.tianjinwe.com/tjrb/html/2021-04/20/content_162_4341230.htm

编辑:韦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教育部、天津市相关领导来校...
曹雪涛部署八里台校区疫情防...
杨庆山部署津南校区疫情防控工作
杨庆山带队检查津南校区疫情...
我的老师为我站岗
教育部来校督导检查疫情防控工作
曹雪涛带队检查八里台校区疫...
这一次,“他们”又挺身而出了!
高效有序 团结互助 南开大学...
阻击奥密克戎!南开人团结起...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