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人物 正文

叶嘉莹先生的人生追求

来源: 今晚报2018年12月31日12版     发稿时间: 2019-01-03 08:50

  宋文彬

  叶嘉莹先生以深厚的学养和跨中西文化的视野,在当代中国古典诗词研究、传承等方面成就斐然。对于她所取得的成就,海内外媒体多有绍介,但很多人并不知晓她的苦难经历。

  1948年3月,叶嘉莹和赵钟荪先生结婚。叶嘉莹的父亲是中国航空公司的人事科科长,赵先生在海军学校教书,他们都去了台湾,所以,叶嘉莹也于1948年11月来到台湾。抵台后,她在彰化女中找到一份教书的工作,次年大女儿出生。1949年圣诞节的前一个晚上,赵先生趁着假期从左营来看望妻子和女儿。谁知,12月25日一早,天还没有亮就来了一群官兵,把他们的住所搜查一遍,然后把赵先生带走,说他有“思想问题”。叶嘉莹带着女儿跟随官兵到了左营的海军军区,等了两天,什么消息也没有探听到,只得回到彰化。

  1950年,叶嘉莹的女儿还未满周岁之时,彰化警察局又派来一群人,把她和该校校长及其他几位老师一起带到了警察局,说她们都有“思想问题”,让她们写“自白书”。后来,警察局要把她们送到台北宪兵司令部,叶嘉莹抱着女儿找到彰化警察局局长说,她的先生已被抓起来,她带着吃奶的孩子在台北无亲无友,万一发生意外怎么办?如果要关的话,就把她关在彰化警察局好了,因为彰化有她的同事和学生,发生事情还有他们可以托付。不久,彰化警察局就把叶嘉莹和女儿释放了。离开警察局后,她无家可归,于是投奔丈夫的姐姐,因为她家住在左营,叶嘉莹借住在那里可以顺便打探赵先生的消息。赵先生姐姐家也不宽敞,只有两间窄小的卧室,姐姐、姐夫住一间,姐姐的婆婆带一个孙女和一个孙子住一间,叶嘉莹要等他们都睡下之后,拿一个毯子铺在走廊上,带女儿睡觉。

  1969年,叶嘉莹应哈佛大学东亚系主任海陶玮先生之邀,去哈佛教书,但由于种种原因,她最终执教于加拿大U.B.C.大学。执教之初,学校要求她不能只教博士生,还要教全校学生选修的中国古典文学课,而这门课要用英语来教。她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当年,她已经45岁,每天抱着英文词典查生词备课到凌晨两点,第二天早上再去给学生讲课。她的课很受欢迎,该校选修中国古典诗歌的学生越来越多。次年3月,U.B.C.大学给了叶嘉莹终身聘书。

  1976年春,她又遭受了一次更为沉重的打击。长女言言与夫婿宗永廷在外出旅游时,不幸发生车祸,二人同时遇难。她把自己关在家中,避免接触一切友人,因为无论任何人的关怀、慰问,都只会更加引发她的悲哀。她以诗歌来疗治自己的伤痛,写下了十首《哭女诗》。

  经历过这次大的打击之后,叶先生忽然间觉悟了。她觉得,把一切建立在小家小我之上,不应是终极的追求,她有了一个更广大的理想——决定回国教书,将古代诗人的心魂、志意等宝贵的东西传承给下一代。

  叶嘉莹先生将一生奉献给了中国古典诗词。自从她在北京察院胡同的老宅被拆毁之后,南开大学就成了她在祖国唯一的家。她曾多次提到,三十余年前,以李霁野先生为首的南开大学的各位老师对她的热情接待,使她对南开有了一种非常亲切的感情,这种感情一直持续至今日……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