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人物 正文

先父张伯苓先生(38)

来源: 今晚报 2016年9月16日12版     发稿时间: 2016-09-22 07:54

张锡祚 著

  南开大学档案馆 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 整理

  南开大学出版社

  三十八、三个条件

  当时国民政府的教育部长是朱家骅,在抗战时期的教育部长也是他。抗战时期朱有个孩子在重庆南开中学上学,因为太调皮,不遵守校规,屡教不改,学校里的老师,怕因他一个人,影响了全校的校风纪律,就把他给开除了。这在当时不啻给朱一个大耳光,堂堂教育部长的儿子给学校开除了,岂不是大大地塌了他爸爸的台。当然教育部长的孩子,要想转一个学校还成问题吗?谁不来上赶着巴结他,只怕他不肯来,岂有不肯收之理,朱就憋着一口气,把孩子领回,另外安置在一个学校里,只为这一下,种下了日后的恶因。

  俗语说得好,“不怕官,只怕管”。南开中学惹的祸,他找向南开大学来算账,反正都是一个张校长吧!这一双小鞋,可真够他老人家穿的,这些都是心里面的事,又不能和蒋介石明说。蒋的那一封信,把教育部划归考试院,正是击中要害,如果先生应允了就任考试院长,将来把教育部划过来,一切的事都可迎刃而解了。不然的话,脖子上的这个扣,就永远别想解开,这真叫做没办法。先生思索了一阵子,提出了三个条件,如能应允,便可勉就。这三个条件是:一、只同意担任考试院长三个月;二、南开大学校长的职务还要兼着;三、要请沈鸿烈先生担任考试院的铨叙部长。蒋当时都答应了,后来又借张群到北方来之便,派他亲接先生到南京去。

  上面的三个条件说得也很明白,第一,只担任三个月的考试院长,作为一个过渡,三个月后,你们另请高明。第二,先生的意思,南开大学校长是正职,考试院长只算作兼职,因为三个月后,他还要回来。第三,先生尝说:“在中国的军人里,我有两个好朋友,一个是傅作义先生,一个是沈鸿烈先生。”所以他要求沈担任铨叙部长。

  但是在先生到南京就任考试院长之后,南京教育部就下令把他的南开大学校长给免职了,任命何廉先生继任。何是当时南大经济研究所所长和经济学院院长,那时已脱离南开在美国讲学。

  先生去南京不到一个月就回来了。我还记得,那是一天晚上,他刚回到家里来,坐在椅子上,我问他国民政府怎么样?他脸色涨得绽紫,用手使劲地拍着椅子扶手,皱着眉,摇着头,狠狠地叹了一口气道:“嗐!无官不贪!无官不贪!”他是失望了,他钻进傀儡戏的幕后,看到了真面目。

  回来后不久,南京跟着电报来催,接二连三,先生莫奈何,只得再到南京去。住了不多日子,他就决然地避到重庆去,住在沙坪坝南开中学他的老寓所里,并把王夫人和儿媳接去,陪伴着他。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
  国务院日前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