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另一位红学大家

来源: 2018年09月18日 今晚报     发稿时间: 2018-09-21 16:40

  尹树鹏

  人们都知道咸水沽出了红学大家周汝昌,然而他的四哥周祜昌也是一位红学大家。他是毕生帮助周汝昌完成红学大业的第一助手,因为他始终在幕后工作,故又是一位不出名的大家。

  周祜昌生于1913年,在南开中学师从首席语文教师孟志荪六年,受其文学学养的熏陶,立志考入北京大学国文系继续深造。遗憾的是,因偶发事故而两次失去机会,最后转在南开大学国文系就读,于1935年肄业到浙江兴业银行就业。天津沦陷后于1943年回乡,先后在港口和海关工作,并承担起弟弟读书的费用。

  周氏兄弟的母亲自学识字,嗓音甜美,能吟诵诗词,常教孩子们带着感情吟诵名诗名篇。她有一部从娘家捎来的线装《红楼梦》,经常把许多含有《红楼梦》人物情节的绘画故事讲给孩子们听,使他们很小就知道了这部经典名著。在母亲和兄长的影响下,周汝昌从少年时代就对《红楼梦》这部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47年,在燕京大学读书的周汝昌从胡适先生处借到存世孤本甲戌本《石头记》抄本和大字版戚序本《石头记》,还借到了陶洙先生提供的庚辰本《石头记》照相版。暑假期间,兄弟二人对三个版本进行了研读,第一次感到市面上通行的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的后四十回违背了曹雪芹原著的本意。从此二人就走上了搜遍各种版本逐句进行校勘,恢复曹雪芹原著本意的艰难历程。他们不是机械死板地校勘,列出异文,而是从多元的对比中判断真伪、是非、高下、优劣、精粗,去识别,去比较。

  1961年北京图书馆收了一部新抄本的《石头记》,周祜昌此时是津南区商业学校的英语教师,他冒着酷暑赶到北京,每天怀揣干粮开门便进,中午在阴凉处以干粮开水果腹。下午开馆头一个进馆抄录,整整一个暑假,把新收的这本蒙古王府本所有的异文和独到的墨笔侧批,全记录下来。此后,周祜昌把所有寒暑假通通利用起来,在四年时间里,校毕了“梦觉”“己卯”“程甲”“杨藏”等重要抄本。1965年、1966两年,在“四清”“文革”两场政治运动的重压下,露钞雪纂,全力做出了大会校本,共为八十巨册,摞起来几可等身。向不惹人注目的小人物周祜昌,“文革”中被打成“反动文人”,被抄家数次,不仅大会校本被抄走了,所有书籍手稿、巨册零笺也荡然一空。

  改革开放以后,周祜昌在落实政策的过程中艰难地索回了一些残存的稿本,好在其弟汝昌还保存着众多原始版本。二人又重头做起,1988年《石头记会真》完稿。1991年,兄弟俩在北京相聚三个月,为《石头记会真》正体例、制按语。周汝昌很感慨地写道:“因底子屡抄屡改,清不起来,又没法请人代举,只得自手黾勉以赴……含辛茹苦四十年,弟兄俩都已如风前残烛,该是事业上画句号的时候了。”此书在有识之士的支持下得以出版,更多的人也由此知道了周汝昌的四哥周祜昌,这位为红学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学者。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