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我爱你的心灵胜于你的容貌”──关于普希金夫人

来源: 天津日报 2018年6月13日12版     发稿时间: 2018-06-19 16:33

  龙飞

  一百多年来,人们往往把普希金之死的主要责任归咎于他的妻子娜塔丽娅·普希金娜。19世纪俄罗斯文学界一些权威论著,一直认定娜塔丽娅是个轻浮浅薄、与诗人在精神上毫无共同之处的庸俗女子。她几乎成为历史罪人,长期受到谴责与谩骂。

  直到1963年,苏联的几位普希金研究专家们,经过不懈努力,挖掘出一批珍贵史料,有了可喜的突破性新发现。在这一基础上,他们陆续撰写和出版了多部专著。新著作的问世,提出了对普希金夫人的新评价:在普希金之死的问题上,她非但不是祸首,而且是受害者;她是个心灵与外貌同样美好的女性。专家们根据翔实的史料,描绘出另一个娜塔丽娅。她受过良好教育,而且纯洁善良。她之所以能够得到诗人至死不渝的爱,不仅仅由于姣好的容颜,更重要的在于可爱的内心气质。若娜塔丽娅是个头脑空虚的庸俗美人,实际上就是贬低了伟大诗人普希金!

  普希金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你的美貌举世无双,令人倾倒,但我爱你的心灵胜于你的容貌。”在给岳母的信中,诗人写道:“我的妻子非常可爱。和她共同生活的时间越长久,我对她的爱就与日俱增。上天赐给我这样一位温柔美丽、纯洁善良的天使,我实在受之有愧。”

  这正是普希金夫妇爱情的基石。

  娜塔丽娅比诗人小13岁。由于年轻,对普希金的复杂的内心世界以及他的一些作品都难有深刻理解。不过她崇拜他,尊敬他,支持他的创作。蜜月期间,她就为丈夫誊写诗稿。普希金的每一部新作诞生,总要先朗诵给她听。后来普希金想出版文选,娜塔丽娅便向自己的哥哥求援,要了87令白纸。她还为普希金办理过许多出版事务。诗人遇害前半年,娜塔丽娅为减轻丈夫负担,瞒着他再次请求哥哥接济。

  普希金是位追求自由反对专制的进步诗人。沙皇政府和上流社会把他视若大敌,千方百计迫害他,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而娜塔丽娅是圣彼得堡第一美女,不知有多少男士为之倾倒,同时也遭到众多贵族小姐太太们的无比嫉恨。作为一位叛逆诗人的妻子,有千百双充满敌意的眼睛在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可是涉世不深、天真单纯的娜塔丽娅并不知道丈夫和自己的险恶处境,仍然每天快快活活地参加各种社交活动。沙皇尼古拉一世对她垂涎三尺,法国军官丹特士狂热地追求她……其实娜塔丽娅何罪之有?她天生丽质,这不是过错。如果她有错,就错在过分天真和轻信,另外还有上流社会女子的通病──虚荣。她是个普通人,自然会有这样那样的弱点。不过她是清白的,对丈夫始终忠诚。

  普希金信任自己的妻子,深深地爱着她,同时也明白像她这样的绝色女子是很难逃脱悲惨命运的。为捍卫自己和爱妻的名誉,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普希金与丹特士决斗。对方先开枪,他受了致命重伤。被抬回家后,他在痛苦中安慰妻子:“你放心,你没有任何过错!”当剧痛难忍时,他就让她走开,不愿让她看着自己受伤痛折磨的模样,嘴里不断地说:“我可怜的妻子!”并派人去安慰她。在疼痛间歇时,便把她唤到身边,反复向她解释,她是无辜的,他永远爱她……

  给普希金治伤的御医阿连特目睹了这一切,感叹道:“对普希金来说,没有被当场打死是他的不幸,因为他受尽折磨,痛苦不堪。但对他妻子的声誉来说,他活着回来却是不幸中的大幸。因为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到她的无辜,以及普希金对她忠贞不渝的爱情,这是毋庸置疑的。”

  弥留之际,普希金嘱咐妻子:“我死后,你带着孩子们到乡下去住。为我服两年丧你就嫁人,一定要嫁个正派的人。”

  普希金逝世后,娜塔丽娅的处境不堪设想。她还不到25岁,带着四个年幼的儿女。丈夫猝亡带来撕心裂肺的悲恸,再加上经济窘困,这对她已相当残酷,她还得承受来自各个方面的指责与辱骂。更有甚者,她竟成为举世闻名的反面教材,人们常以普希金错选了娜塔丽娅招致杀身之祸为教训,教育后人在婚姻问题上不要只追求外貌的美。将普希金之死这个重大历史悲剧归罪于一个弱女子,显然是很不公平的。这也是娜塔丽娅后半生的最大痛苦。

  娜塔丽娅没有死,是个奇迹。儿女们给了她力量,使她顽强地活下来。孩子们就是她的生命,她已没有了自己的生命。

  遵照丈夫遗嘱,娜塔丽娅带着孩子们回乡下住,服了两年丧,而她的心灵却服了一辈子丧。尽管命运多舛,但善良的天性使她总是十分同情身处逆境的人们。青年作家谢德林被流放,这让她想起普希金当年遭放逐的情景。她为谢德林奔走,终于使他获释。后来她还帮助了另一位无辜受害的年轻人。

  普希金逝世七年后,淳朴善良的军官兰斯科依理解娜塔丽娅,同情她,爱她,也爱她的孩子们,向她求婚,她嫁给了他。但娜塔丽娅内心深处的伤疤总在隐隐作痛,一直郁郁寡欢,51岁病逝。临终前唯一使她感到欣慰的是,她和普希金所生的四个儿女都已长大成人。

  作为普希金的妻子,娜塔丽娅是无愧于伟大诗人的。由此人们也更能理解普希金对她的爱──“我爱你的心灵胜于你的容貌”。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莫斯科普希金故居纪念馆所在的阿尔巴特街上,已经兴建了一座普希金夫妇雕塑纪念碑──英俊潇洒的普希金和他年轻美丽的妻子手牵手眺望着前方……

  这是俄罗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街头展示普希金和妻子的合像。这一雕塑纪念碑的出现意味深长,说明社会上已经纠正了过去对普希金夫人所持的种种偏见。

  望着这座纪念碑,人们感慨万千:庆幸历史终于恢复了公正,蒙冤一百多年的娜塔丽娅可以瞑目了;密切关注她命运的世界各国民众,也为此深感欣慰。

  

 

  

 

  3上一篇下一篇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版权说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所属10报2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天津日报报业集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