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买《芦荡小英雄》记

来源: 今晚报2018年6月4日12版     发稿时间: 2018-06-08 20:58

  刘运峰

  假日里到狮子林桥下的旧书摊闲逛,看到一本《芦荡小英雄》连环画,封面印得很模糊,一眼就知道是盗版,但我还是买了下来。这本连环画,承载着我童年的记忆。

  小时候,父亲独自一人在天津工作,奶奶、母亲带着我们兄弟姊妹五人在农村生活。父亲每月收入不到七十元,自己留下三十元,其余的全部寄回老家。哥哥、姐姐努力参加生产劳动,到年终不仅分不到一分钱,还要倒贴给生产队上百元钱。因为我们属于“人多劳力少”的家庭,哥哥姐姐挣的工分不足以补偿全家从生产队分到的粮食和蔬菜。也正因如此,父母非常节俭,从来不为我们乱花钱。每当看到小朋友买小人书,我总是心生羡慕。

  1974年的秋天,母亲去天津看望父亲,也许是那时家境好了一些,临行前母亲破例问我想要什么,我脱口而出:“小人书!”母亲答应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母亲回来了,我迫不及待地找母亲要小人书。母亲说,有些东西带不动,父亲通过铁路托运寄了一个纸箱子回来,给我买的小人书就放在箱子里。我有了盼头。铁路邮件走得很慢,我天天盼着,天天缠着母亲问买了什么小人书。母亲告诉我说,有《芦荡小英雄》,有《敌后武工队》,有《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还有啥,母亲就想不起来了。

  好不容易盼来了那个纸箱子,里面有父亲为我买的十几本小人书,我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富翁”,兴奋得不知说什么好。我记得除了母亲说的那几种,还有《烽火少年》,根据电影改编的《青松岭》等。

  由于母亲最早告诉我《芦荡小英雄》,也给我讲过这本小人书中的一些情节,我便先看这一本。那个机智勇敢的儿童团员李小牛,神秘的芦苇荡,英勇善战的游击队,不堪一击的日伪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是封面,小牛怀抱缴获的日本歪把子机枪,笑得眼睛眯成了一道缝,他身后是挺拔茂密的芦苇。这幅画,极富视觉冲击力,至今记忆犹新。当时,我还梦想着有那么一天,也能成为李小牛这样的芦荡小英雄。

  从1974年开始,母亲每次去天津,都会给我带一些小人书回来。平时,母亲也会给我一点儿零钱,让我买小人书,逐渐,我成了小人书的“大户”。几年下来,足足有了一百多本。我找了两块木头,刻了一个很大的名章,一个长方形的编号章,给每一本小人书盖章、编号,我将小人书整齐地放在两个纸箱子里,时不时拿出来读上一通。我童年时期的许多知识都是通过看小人书获得的,称小人书是我的启蒙读物,一点儿也不过分。

  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我自己的藏书已经数以万计,但我仍然怀恋那些小人书,依然忘不了如饥似渴盼望小人书的日子。每当看到过去曾经读过的小人书,总会再翻上一遍,有时也买上几本,算作旧梦的重温。

  想一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幸福呀!——不仅有那么多的纸质书可供选择,还有电子书可读,而且还可通过电视或网络获得知识。人在孩提时期接触过的东西,记得牢,能影响自己的一生。现在的孩子有那么多高大上的选择,可能不会再对小人书有很深的感情了——但这是值得庆幸的。如果我辈对小人书的回忆如同霞光,孩子们长大后,回想起自己童年的阅读时光,心中该闪现一道彩虹吧。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