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用历史为南开体育戴上光荣的徽章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8-06-01 21:58

  ——老教师周钧讲述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的南开体育

 采访整理 岳彦如 杨鹏云 陈笛笛 马丽娅

  重视体育教育,是南开一以贯之的优良传统,被誉为“中国注重体育教育第一人”的张伯苓校长曾说道:“教育如果没有体育,教育就不完全”。南开对体育教育的重视,鲜明地彰显了这一传统。在南开教授过体育的教师们,便是这一段历史的重要代言人。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年过八旬的周钧老师精神矍铄,这位在1957年初便到南开任教、为南开体育事业工作了一辈子的老人怀着满满的激动之情和怀念之思,向我们娓娓道来那段辉煌而又振奋人心的时代。

  公共体育教学:丰富多样,突出特色

  上世纪五十年代,周钧从成都体育学院毕业后,便来到南开大学任教。在他到达南开之初,体育就已经是南开教学的“重头戏”。周钧介绍道,1949年后南开体育的发展主要分三个大的阶段:新中国成立之初,体育教学主要学习苏联的“劳卫制”,根据速度、耐力、力量、投掷、弹跳五大类分别设立相应的项目进行教学与测试,测试共分一、二两级,通过后会给学生颁发奖章。1982年,国家出台了第一套国家体育锻炼标准,该标准在“劳卫制”的基础上进行了适合中国国情的修改,这一时期,南开的体育教学活动主要围绕这一标准展开,基本上还是老“五大类”。1990年,第二套国家体育锻炼标准经过修改后正式出台,新标准按照年龄差别,分别为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等阶段的男生、女生制定了不同的锻炼标准。也是从这一时期开始,学生日常需要进行每周至少三次的早操,由体育部老师们带领并盖戳以记录出勤。此后,南开的体育教学在执行新标准的基础上,本着适应学生要求的原则,先后开设各类选修课。选修课有足球、篮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田径、健美操、武术、拳击等九大类,课程大致一周一次,每次两小时。学生可以根据兴趣选择自己喜欢的课程。然而,在那个电子“选课系统”还远未上线的年代,并不是每位同学都能轻松选上心仪的课程。若某门课程选课人数超过额定人数,教师会通过测试的形式淘汰一部分学生。对于部分考试合格但选不上心仪专项课的同学,学校会开设综合课供其选修。

 

  滑冰与游泳两门季节性课程的开设是当时南开体育课程的两大鲜明特色。课程的开办依托于一片面积较大的“坑”,它内部比较平整,深度也比较浅,非常适合学生进行体育学习,冬天滑冰,夏天游泳。这片场地在今八里台校区行政楼西侧,1955年开始使用。它的附近还有田径场、篮球场、排球场等,一片热火朝天的运动氛围。体育老师们的办公室也在这附近。当然,滑冰课的上课时间依气温而定,有的年份天津“上冻”时间比较晚,甚至延迟到寒假,滑冰课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周钧说,因为学校的当时南方生源占有很大比重,很多人从来没见过冰雪,所以滑冰课要求学生独立滑行50米左右即可结业。用于学生学习的泳池长50米,宽15米,虽然当时条件与现在相比较为落后,但泳池始终保持定期换水、消毒,卫生要求十分严格。游泳课的结课则需要学生能游15—20米左右,周钧说两门特色课程的要求并不高,意在让学生真正学会这项技能,对于游泳课来说“能学会在水中换气就可以了”。除此之外,周钧认为,开设针对长期或暂时不宜运动的同学的保健课程,也是我校体育教学的特色之一,它彰显了为学生服务的温暖关怀。这一做法在后来也广为其他学校所学习。

  国防体育:那段“没有金牌的辉煌”

  周钧任教后不久,在周总理倡导下的“国防体育”已经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南开大学亦积极响应号召,开展了航海多项、摩托车、射击三项国防体育项目的教育教学。说到这里,周老师拿出他珍藏的一份2009年的《天津日报》,上面记录着南开大学国防体育“没有金牌的辉煌”。

图为周钧提供的报纸上记载南开摩托车队发展的图片

  周钧在1958年左右开始担任南开大学摩托车队的教练,到1996年退休几年后摩托车队最终消失,是南开大学摩托车队整个发展历程的见证者。摩托车,在那个自行车都是奢侈品的年代还是一个相当新奇的事物,成立车队的消息刚一发布便受到了学生们充满热情和期望的关注。可惜物质资料有限,摩托车队成立初始学员总共才有八辆摩托车,后来渐渐发展到十多辆。由于前来报名的学生太多而资源有限,学校只好对前来报名的学生进行选拔。周钧介绍,选拔的标准之一就是报名学生能够熟练地骑自行车。摩托车队在建立之后便备受瞩目,训练内容除了普通驾驶外还有障碍、越野、高难度的“漂移”等等,十分丰富。同时,学员还要学习内燃机等理论知识,并与实践相结合学习摩托车维修。除了日常训练,车队也加入了天津市的汽车摩托车俱乐部,还为各类运动赛事的开闭幕式进行表演,如学校运动会、河北省大学生运动会等等。据说,摩托车队的每次亮相表演都是座无虚席,甚至有些观众还会提前很久到场等待。到上世纪90年代末南开摩托车队最终解散,它先后为国家培养了包括几十位驾驶员的约百位摩托车手。

  在20世纪60、70年代那段充满历史回忆的岁月中,南开年轻的摩托车队也积极活跃在各类社会重大事件中,为当时的社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据周老师回忆,1963年时天津曾发过一次大水,许多道路堵塞,以至于灾情讯息不能够及时传达,南开大学摩托车队便在一些大型车辆无法驶入的地段承担着“通讯员”的工作,主动了解各地堤防和受灾情况,而因国防体育兴起所组建的另一支队伍——航海队也驾驶着舢板到各处救人和运送物资,两支队伍在之后都受到了南开区政府的表扬。在1976年的唐山,也同样有摩托车队的身影。大地震发生时,正值暑假学生返家之际,我校有许多籍贯为唐山的学生,而当时的物理学院也有一批学生在唐山实践。地震发生后,唐山与外界的交通中断,出于担心学生安危和了解情况的需要,周钧也曾在地震发生后的第三天和第七天分别带领摩托车队前往唐山,了解学生受灾情况。

  群众性体育活动:师生互动,屡创佳绩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广泛流行着这样一些体育宣传口号——“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建设祖国”“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等等。当时南开的学生们便是在这些体育口号的激励和陪伴下刻苦训练,强健体魄,也促进学校的体育事业攀上一个又一个高峰。

  当时南开大学体育部虽只有十多个体育老师,但开设的课程所包含的体育项目已经比较齐全,各类运动员和高水平体育赛事运动员的选拔也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学校曾组建了足球、排球、篮球、羽毛球、乒乓球、体操、自行车、摩托车、航海多项、游泳、田径、武术、棒球、象棋、射击等校运动代表队,每个代表队都有一段精彩的回忆,虽然有的项目因为各种原因到现在已经取消了,但它们曾淋漓展现于历史舞台的激情与青春,却必将在史册中永不磨灭。在周钧任职期间,南开大学代表队参加了许多运动赛事,包括天津市运动会、各类项目联赛以及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等等。周钧说,南开大学的田径是传统优势项目,在天津市大学生运动会上综合排名都能数一数二,篮球比赛也能够达到天津市前二的水平。而后来随着专业运动员再教育的开展,女排也渐渐成为了南开的另一项优势项目,组建之初就在首届全国大学生排球联赛上取得了冠军的好成绩。在一次次赛事和训练的磨砺中,南开涌现出许多二级运动员,一级运动员数量也不少。令周老师尤为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名叫谭莹的管理学专业的女生,她不但在身体素质非常优秀,通过锻炼成为运动健将,在全运会女子七项这一项目上有非常好的成绩,后来更是凭借努力学习,由学习吃力“逆袭”到成功保研。虽然起初学校并没有招收体育特长生,但仍然有很多同学凭借自己的毅力与刻苦,在繁忙的学习之余在体育方面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1963年和1995年校运会开幕式

  除了日常的体育课程,体育部老师们的身影也活跃在学校各类大小赛事中。一年一度的校运会是全校受众面最广、最为盛大的体育赛事,动员全校,学生和教工都可以在属于自己的项目中大显身手。除此之外,体育部还会按照天气状况和项目的具体普及程度,以班级或系级为单位相继组织一些单项比赛,如男生引体向上,女生仰卧起坐等等。而为了引导学生积极锻炼以达到《国家体育锻炼标准》,在上世纪90年代,体育部还会组织“达标赛”,以院系为单位针对国家标准项目进行比赛,鼓励学生们的体育达到国家标准。“达标赛达到了非常不错的效果,”周钧介绍说,这一比赛在奖状之外,还有一些体育用品作为奖品奖给优胜者。与此同时,教工也在体育部的组织下进行一系列体育活动,如做广播体操、举办院系比赛等,均由体育部老师们进行教学或作为教练参与。而在五六十年代,冰球项目风靡一时,教工还与学生一起组建南开大学冰球队,参与全市十余只队伍的角逐。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