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严修与还珠登报寻稿

来源: 今晚报2018年5月21日12版     发稿时间: 2018-05-24 11:38

  倪斯霆

  严修为民初居津的文史大家,其一生不但勤于著述,桃李天下,而且交游甚广,颇受时人拥戴。当年即使如胡适这样的风云人物,到津后也要前去拜会。据胡适日记记载,1921年10月4日他应旅津全国校友联合会之约来津演讲,翌日一早,便去“访严范孙先生(修)”,当看到“他病了一年,现在用杖可以动了”,而且“说话时,他的精神还好”时,胡适深感“这是很可喜的事”。严修当年在学界之地位,由此可见。但也正因此,便造成了他文事繁杂,友朋间烦请其题词、作序者络绎,甚至更有友人将文稿托其保管。

  如此一来,出点“乱子”便也就难免了。1918年春天,严修就遇到了“乱子”——他将朋友的两部文稿弄丢了。为此他深感不安,情急之下,便想到了登报寻稿。于是当年4月19日天津《大公报》上就出现了一则《严修告白》:“亡友王君寅皆有亲笔文稿两本(三裁仿纸本),一曰《思冈斋文集》,一曰《劫后文存》。曩存敝处,今忽遗失,远近亲友及大小书坊,如有收得此两本者,恳即见告,愿以现银百元相易。”弄丢“亡友”遗稿,不仅登报告白,并且还要“百元相易”,这便是当年文人的操守,严修的君子之德亦由此彰显。

  此事过去十五年后,天津报纸上又出现了另一则登报寻稿,而这次的失主则为民国著名武侠小说作家还珠楼主。据1933年4月24日天津《天风报》上的还珠《征求〈青藏番族志〉》一文所言:“曩吴子玉将军方鼎盛时,不佞曾托友人致意,劝其注力西陲,上有《开发西北计划》一书,纲举甚详。当时颇蒙采纳,并派员赴甘向陆仙槎索取青海地图。洎地图取至洛阳,战祸旋起,吴亦无暇西顾;而甘肃陆军测绘局耗国帑巨万,费时四年而成之青海地图,亦随劫火以尽。”幸者还珠已留备份,“迨战事平定,不佞观旧日各院,暮气沉沉,令人闷损,遂辞职携图入青,实地考察,单人徒步,经行崇山广漠、人迹不到之区,备见彼邦之特异风俗人情,犹与中古部落时代无异。足迹数千里,阅时年半,遇险频数,卒草成《青藏番族志》一书,归来遍谒当道。旧日官僚,多尸居余气、书生之见,除收到许多虚伪之温言嘉赏外,一无成就”。还珠于“民十八供职傅宜生将军戎幕,乃以是书托王君小隐,登入《商报》。当时曾白王君,再三敦嘱,勿令原稿损失;及后王君有东北之行,不佞屡索原稿,迄今未蒙归还,未知是否散失。”

  行文至此,还珠对王小隐颇为不满,遂于此文末发出带有讥讽的寻稿启事:“不佞诚不如费县博士之多文而贵,雅不愿将自己心血,平空虚耗,用借本‘风’,代为征求。读者如藏有民十八《商报》十一、十二、一月合订本者,敢乞割爱,或赐借一抄。”至于酬谢,则非严修之“现银”,而是“拙著《蜀山剑侠传》六集”。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