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纪念学术巨匠刘泽华先生

来源: 今晚报2018年5月17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8-05-24 00:17

  尤锐

  1994年夏天我到南开大学留学,首次见到刘泽华先生。那个时候我对中国学术界知之甚少,甚至中文也不流利,阅读稍微好一些,但口语是相当糟糕的。严格意义上讲,刘先生应该是第一位我完全用汉语沟通的学者,他对我之后的学术道路产生了深刻影响。

  在来南开之前,我其实一直在疑惑自己的学术专业到底是什么。我对中国思想史感兴趣,但直到20世纪末西方学者一般都是从西方哲学角度来分析中国的思想,而我对这种学术方法一直不太满意却苦于没有其他选择,直到遇到刘先生。刘先生对我说,他的专业是中国的政治思想和政治文化。这句话对我来说无异于醍醐灌顶——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学术归属。之后我读了先生的《中国传统政治思想反思》《中国传统政治思维》等著作,了解到先生是位了不起的历史学家,而且给学术界带来重要突破:用他的学术方法和理念,重新诠释中国传统思想的发展史。目前,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和中国传统政治文化这两个学科在西方学术界逐渐受到认可,这与刘先生的学术贡献和学术影响有着直接关系。

  刘先生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运用,与一些中国历史学家不同,他从马克思“行政权力支配社会”的概念,对中国历史上“王权主义”的本质及其长远的影响进行了深刻的解读。刘先生能够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理论来诠释中国历史,这无论是从中国历史学角度还是从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角度都具有重要意义。我本人是通过研读刘先生的作品,才了解到马克思主义对研究中国古代史所具有的重要价值。

  刘先生对我产生影响的还有其独立的、自尊的人格。先生去年写了一篇《战国时期的争鸣》,文中称“没有绝对权威是百家争鸣的条件和自由度的标志,同时也是对我们今天百家争鸣最富有启示的地方”。这句话,可以说是对先生的个人学术立场的总结。有许多学者(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习惯尊崇权威的思想和顺应学术时尚潮流。而先生则正好相反——他不懈地用“实事求是”的方法来重新解释中国的历史,无论他的立场是否符合当时的权威思想,他都坚持不辍地进行研究。刘先生正好诠释了孟子“大丈夫”的精神,即“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先生的君子精神对我本人,对其弟子们以及对整个学术界都是一个伟大的榜样。

  最后我想提出的是,刘先生与许多其他伟大学者有一个重要的不同之处。这些学者往往都会挑战当时的权威思想,但同时有意建立自己的学术权威来控制对自己的批评意见。而刘先生则相反,他鼓励学生表达自己的意见,甚至是跟老师相左的观点。重视学生的自由表达权利是刘先生民主精神的体现。而这种精神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的学术界都是非常难得的。

  刘先生的不幸逝世,对南开大学、中国学术界以及国际汉学界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我们失去了老师、朋友、历史学巨匠!

  先生已去,风骨永存!老师,安息!

  (作者为希伯来大学亚非研究院院长、南开大学讲座教授)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