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可爱的“老头儿”

来源: 今晚报 2018年5月16日9版     发稿时间: 2018-05-24 00:14

  韩玉霞

  5月8日下午,惊闻刘泽华先生去世,我关上手机,在办公桌前默然坐了好一会儿,心里非常难过。

  1982年我考入南开大学历史系时,刘先生任古代史教研室主任,其后,他接任历史系主任。刘先生的治学领域在先秦史和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他没有教过我们八二级通史课,但我多次听过他的讲座,大三时上了他领衔开设的专业课“历史研究方法论”,还买了他刚出版的《先秦政治思想史》来拜读。

  刘先生讲课,与他的书面文字一样,语言概括简练,每句话都在表达观点,逻辑性极强。刘先生的家乡口音挺重,但好在是北方口音,我们都听得懂。先秦诸子的论述,刘先生是信手拈来,然后提纲挈领、深入浅出地予以解说,让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刘先生的每节课、每次讲座,都堪称一场思想的盛宴,让我们这些当时求知若渴的年轻学子,如醍醐灌顶,无比满足。但是听刘先生的课也很累——就是须臾不敢走神,当然也舍不得走神,因为每句话都很重要,都要用心理解,都想记在笔记上——因此听课时身心高度集中,紧张并享受着。

  毕业后,我在天津人民出版社文史编辑室工作。我曾为刘先生责编了两本书。1988年,天津人民出版社发起出版了“社会史丛书”,由此催生了先生的大著《先秦士人与社会》。这本书并不厚,但我做得很用心。刘先生拿到书时特别高兴。

  因为编书之故,我数次去南大北村刘先生家拜访。刘先生在家是“甩手掌柜”,日常生活全靠师母。师母对我说:“他什么都得问我,我不在家,他什么都找不到。”刘先生笑眯眯地望着师母,一副无辜又很得意的神情,特别可爱。

  2014年10月17日下午,我和王康副总编代表出版社去给刘先生祝寿。我们进门后,刘先生从里屋快步出来,迎上前就给我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一边大声说:“小韩你好!”刘先生那天特别兴奋,鼻头红红的,眼睛闪耀着光芒。那天,我专门带去十年前责编的《先秦士人与社会》那本书,请先生题字。先生拿起笔,在扉页上写道:“在玉霞的大力帮助下,本书才得以再版,谢谢玉霞小妹!老头刘2014.10.17日于南开。”写完递给我,得意地哈哈大笑。“老头儿”是弟子们对先生的昵称,先生也这样自称。他特别把我们领到自己很喜欢的素描画像前面,拍照留念。那天午后,秋日阳光照得客厅亮堂堂的,一屋子欢声笑语。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先生。

  刘泽华先生,一生以思想立世,他学问精深,具有极强的社会责任感。他留下的精神遗产,随着时间的推移,必将更加珍贵和光大。刘泽华先生为我们读书人树立了榜样。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