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亦师亦友,良知性情——缅怀刘泽华先生

来源: 今晚报 2018年5月15日9版     发稿时间: 2018-05-24 00:13

  宁稼雨

  本来,我和刘泽华先生既有学科上的区分,也有年龄上的差异。但是,刘先生却是南开大学乃至整个中国学界对我人格和学术思想影响最大的前辈之一,同时也是个人爱好志趣十分投缘的忘年交。

  印象中,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就经常是他府上的不速之客。我和刘先生第一次比较深入的学术和思想交流,源于他给我布置了一项学术任务。上世纪90年代初,新蕾出版社计划出版一套《中华历史名人》丛书,计划收一百人。有一天,作为该套丛书特约审稿人的刘先生找到我,要我为该套丛书写一本,选题初拟定为嵇康。

  回来经过一番思考之后,我向刘先生汇报请示:能否把嵇康换为阮籍?我陈述的理由是:在竹林七贤中,阮籍与其他人都不同:他没有像嵇康那样锋芒毕露,但保全了自己的生命;他没有完全像山涛、向秀那样卖身投靠,也保住了自己最后那点人格和良知的底线。这可能对古代文人生活道路选择更有示范效应。当我含着热泪把这些理由向刘泽华先生陈述完毕之后,刘先生也含着泪水同意了我的请求:把原定写嵇康的计划改为写阮籍。

  1991年,春风文艺出版社向我约稿,选题是关于中国文化方面。我找到刘泽华先生,由他出面邀请庞朴先生与他二人共同担任该书主编,又邀请了我的好友葛荃兄和我共任副主编。该书于1994年以《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代表中国文化的三十本书》为书名出版。我能有幸与庞朴先生和刘泽华先生这样的大家共同完成这项工作,是我一生中值得纪念的一件大事。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刘先生就投入收藏活动中。他的收藏方向有两个方面,一是铜镜,一是地契。几乎每次去他那里,他都要拿出他的得意藏品向我展示“炫耀”。

  在刘先生影响下,我在不知不觉中也被拉入收藏大军中。天津沈阳道古物市场成为我和刘泽华先生最常光顾的地方。上世纪90年代后期有段时间,每个周四早上我们一起骑自行车从南开大学出发来到沈阳道,我们一起逛,一起品评,一起讨论交流。现在回想起来,那简直是一段无比幸福的宝贵时光。

  因为收藏同好的缘故,刘先生还成为我线装书藏品中一批重要藏品来源的推动促成者。那是在我的线装古籍收藏有一定规模之后的1998年冬季。经刘泽华先生引荐,冯文潜先生哲嗣冯承柏先生(前南开大学图书馆馆长)的家藏书几经周折,最后冯家决定说服我收下这批书。现在,这些书我还依然珍藏,但促成此事的刘泽华先生和冯承柏先生却均已仙逝。睹物思人,不免伤感万千!

  大约是2016年冬季,我给刘先生家打电话,是阎老师接的电话,告诉我刘先生住院了,还在抢救性治疗中,不好探望,让我等消息。后来听说情况好转,出院了。我心里释然,怎么也想不到再次听到的竟然是刘先生遽然仙逝的噩耗!

  敬爱的刘先生,亲爱的“老头儿”,我最后想跟您说的是:您留给后人的思想营养和人格力量已经足够多了,恐怕不是一两代人能够完全继承消化完成的。我本人和更多的人都会坚定认为:您的思想和人格作为我们这个时代学人中思想和人格曾经达到过的制高点,必将被历史所证实。所以,您可以放心在天国放松休息,把玩您的藏品。有朝一日,我也到了那一天,会带上学术新作和得意藏品,去向您汇报,继续与您共同把玩,分享乐趣……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