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我与《先秦政治思想史》

来源: 今晚报2018年5月14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8-05-16 10:38

  刘运峰

  5月8日晚上,我正在主持一场南开文学院的“博士论坛”,一位同学收到微信,说刘泽华先生去世了。我感到有些吃惊,因为,就在上午我们举办的“最是书香能致远——南开大学出版社35年回顾展”中,我还向同学们介绍刘泽华先生的《先秦政治思想史》,我还说,刘先生虽然年过八旬,但思想很活跃,仍在不断写文章,去年还出版了《八十自述》。

  其实,我和刘泽华先生并没有交往,我对他的了解,完全是由于那本《先秦政治思想史》。

  那是1985年新学年开始的时候,我们的课表上有一门“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担任这门课的是葛荃老师,他刚刚从历史系读完研究生,导师就是刘泽华先生。

  就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而言,先秦时期的内容最为丰富。葛老师讲课的重点也放在了先秦,所依据的也恰恰是刘先生的《先秦政治思想史》。这本书是1984年10月由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全书46万余字,大32开排了600多页,在当时绝对算得上大部头。那时候没有网络,也没有电脑,完全是靠一人之力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不像现在,大多是一人领衔,大家分工“凑”出来的。单凭这一点,刘先生就让人佩服。

  葛老师对刘先生的这本书推崇备至,几乎每一节课都会提到,有时干脆就把书打开,带着欣赏的神态读上一大段原文,这也就逐渐吊起了我们的胃口——总想把这本书找来读上一遍。但是,学校图书馆仅有的几本早就让人借走了,系里经费紧张,资料室也没有买。出版社的门市部就在一宿舍后面的小平房里,但一看定价,就有些傻眼,每本要4.20元,而且不打折。这在当时,足足够两天的饭钱,只好放弃。

  大约过了一个来月,学校组织大家献血,当天我就拿到了70元补助金。这对我来说,无疑发了一笔大财,于是毫不犹豫到书店买了一本《先秦政治思想史》。

  有了这本书,我感到很自豪,因为终于可以认真消化葛老师课堂上讲的内容了。我用了半个学期,逐字逐句把这本书读了一遍,的确收获多多。道家、儒家、法家、墨家、阴阳家等的政治主张,李悝、申不害、管仲、吕不韦等众多人物以及许许多多的典籍,都是通过这本书了解到的。至今,我还能回忆起书中的一些内容。期末提交论文,葛老师给了我最高分,这也主要得益于刘先生的这本书。

  这本《先秦政治思想史》是刘先生的代表作,出版后给刘先生带来了很大的影响。那时,校园很活跃,经常举办各种各样的讲座。有一次,刘先生应邀到主楼的阶梯教室做演讲,题目大概是关于中国王权社会的,容纳200余人的教室早早就坐满了,来晚的只好坐到窗台上或是台阶上。刘先生在热烈的掌声中坐下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中国王权社会的本质就是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中所说的那两个字——‘吃人’!”刘先生的话有些河南口音,大家先是哄堂大笑,接着就是拼命鼓掌。刘先生具体讲了哪些我已经回忆不起来了。演讲结束,刘先生又说了一句:“有问题你们就问,没有问题你们就走!”刘先生在大家的笑声中结束了演讲。

  大学毕业之后,我的职业、兴趣离中国古代政治思想史越来越远,这本《先秦政治思想史》也就很少再读了。住房逼仄,我只好把它放在床下的一个纸箱子里。有一年冬天,水管破裂,不巧家里没有人,几个装书的纸箱子全都被水泡了。我把这本书抢救出来,吸水、压平,但还是无法恢复原状,至今,书口上还有不少霉斑和水渍,封面也有一些破损,让人看了很心疼。

  刘先生的去世,对于南开,对于中国的学术界,都是无法弥补的损失。在中国的学术界,刘先生堪称有学问,有思想,有风骨的学者,令人敬重和钦佩。我将珍藏这本书,既是对刘先生的纪念,同时也是对自己的鞭策。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