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我与母亲河

来源: 天津日报 2018年4月2日     发稿时间: 2018-04-03 16:56

  陈德弟

  “海河啊,我的母亲河/自我降临人间,喝着你甘甜水长大/青少年时代,在你宽广胸怀中玩耍/草长莺飞时节,河畔放着纸鸢童颜笑开花/赤日炎炎盛夏,与玩伴击水嬉戏滚打/秋高气爽日丽,潜水捉鱼还摸虾/冬日冰封河面,在上打尜把冰滑/强体魄,炼意志,水里冰上任叱咤/你哺育我成长,我见证你变化。”作为土生土长的天津人,海河对于我来说,有说不完的情思,道不尽的情话。如今,每见海河美景,都勾起我一番遐想,忆起我青少年时代在海河里玩耍,以及参加纪念活动,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青少年时代,我家住在河北区“曹家花园”(今解放军254医院)附近,离海河和新开河较近。我六岁开始,便在河里练会了游泳,一直游到读大学,对附近方圆几里水域都十分清楚。我在海河和新开河里夏天游泳,冬日溜冰,快乐成长。

  我曾见过母亲河的原生态。那时,河水清澈,两岸垂柳依依,水鸟空中飞翔,时而入水觅食,时而停下理羽,鱼虾水中漫游,自由自在,螃蟹岸边打洞,鳅鱼在淤泥里神出鬼没,蜗牛、河蚌缓缓爬行,水黾浮游水面,落潮时,随意扒开堤岸一块砖石,下面就有一只小蟹快速逃跑。

  春风和煦,蓝天白云,儿时的我,常在河畔手拽筝线,时跑时停,仰头望着飞舞的风筝,喜笑颜开。不时能看到雁群北归,排成“人”“一”字阵,很是奇怪。

  我自从练会游泳后,除了放风筝、斗蟋蟀,每天和邻里孩子去游泳,追逐打逗,以此竞速度、比耐力,有时还潜入水下,躲在船后,让他们找不到。久而久之,我游泳速度越来越快,潜水时间越来越长,水性越来越佳。平日里,我们在新开河里游玩,较之海河,其水浅流缓,赶上干旱时候,才去海河。

  这里有无穷的乐趣。小王庄码头是我们常去玩儿的地方,里面有从海河驶入新开河停泊在码头的货船,有从岸上伸向河中卸货用的木制通道,我们称它“大跳板”,还有丛生的杂草。好奇心驱使我们都想到船上、“大跳板”上去玩儿,但码头正门不许进入,只好从水里游进去。进到里面,先在草丛中捉蜻蜓、蚂蚱、蟋蟀,玩儿上一会,再跑去向船工叔叔请求上船,有的允许我们到船上去玩儿,我们在船上跑来跑去,跑上跑下,很觉新鲜。玩儿够了,就转移到“大跳板”上。“大跳板”离河面有二三米高,涨潮时不足一米,我们从上面摆出各种姿势,跃入水中,以此练习跳水。

  我们也经常坐在“大跳板”上,垂着双腿钓鱼,渔具是自己做的,找一棵韧性好的竹枝,拴上鱼线、鱼漂、鱼钩和鱼坠,再挖几个蚯蚓做鱼饵,就可以垂钓了,简易实用,每次都能钓上鱼来。

  有时,我们正在河里玩耍,忽然下起雨来,于是就游到“大跳板”下面避雨,此时,在水中感觉比陆上更暖和一些。有一次,偶然发现,“大跳板”下面游动着许多较大的鱼,我们几个小伙子潜水摸抓,还真抓到一些,有鲫鱼、鲇鱼等。

  “看鱼鹰捉鱼哟!”一听到这样的喊声,就知道来了架着鱼鹰的小舟,数叶扁舟,前后而行,在各船头上,站着十余只鱼鹰即鸬鹚,每舟上一渔民手持竹篙,他们大声吆喝,用竹篙将鱼鹰赶下水去捉鱼。瞬间,附近水域沸腾起来,鱼鹰水上、水下追鱼,鱼儿飞跑,不时跃出水面,但终被捉住。渔民见到哪只鱼鹰脖子较粗,就用竹篙把它搭上小舟,掰开其喙,就有鱼吐出。原来在其脖颈下端,系有绳线,松紧适中,既不会窒息,也吞不下鱼。鱼鹰吐出鱼后,渔民赏之一条小鱼吃,刺激其继续下水作业。这种古老捕鱼方式,如今在北方再难见到。

  我在河里玩儿时,常见蜻蜓用尾部点水,起初不明其意,后来听大人们说,蜻蜓乃水中所生,有些不信。一次,在“大跳板”下的木桩上,见到一只昆虫,趴在上面,抓住木桩不动,我就一直盯着它,过了一会儿,其背部裂开,从中慢慢钻出叠着翅膀、卷着尾巴的蜻蜓,经风吹光照后,其翅膀、尾巴缓缓伸开,躯体逐渐硬化,然后飞走了,始信蜻蜓水生,也明白了蜻蜓点水是在产卵。

  秋日里,在河里摸虾最为有趣儿。此时,河虾很多很大,专爱躲在砖石缝中,知晓这个习性后,我们小孩子拾来许多砖石瓦块,扔到河虾喜爱出没的地方,过几个小时,潜入水下,双手从砖石缝前后堵截,准能抓住一只虾,如此往复,可抓许多。河虾在水中很乖,一出水,便拼命挣扎,然为时已晚。

  冬天,天寒地冻,海河冰封。我们常到冰面上抽冰尜,所谓“冰尜”,就是自制的木陀螺,截一段圆木,制成锥体,尖端处镶一颗钢珠就成了,然后到冰面上用鞭子抽,使之不停旋转,是当时小孩子喜欢玩儿的一项活动。我们更经常在冰面上溜冰,买不起冰刀就自己做,找两块比自己脚略大的长方体木块,一端锯成大约60度角,坡面拧几颗螺丝钉,用来抓冰助力前跑,两侧前后钉带,在适宜处钻透四个眼儿,嵌上铁丝,底部成“双轨”,类似冰刀。大家穿着不堪的冰鞋,相互追逐、赛跑,手、脸冻得通红,但很快乐。

  我小学参加了游泳队,到中学时,已是二级游泳运动员,水性好,泳技高,胆量大,不时到海河击水,水流湍急,才觉过瘾,多少次,搏击风浪,逆流而上,又顺流而下……

  1966年7月16日,毛主席73岁时再游长江(此前,毛主席在武汉四次横渡长江)。这一天,被确定为毛主席游长江纪念日,以后数年,成为全国游泳日,每到这一天,全国众多城市举行横渡江河活动。天津亦如此,组建百人水上方阵,我们游泳队员全部参加。每次我都游在第一排,肩抗横幅标语,从海河东路的第二十六中学附近下水,游至海河中心广场上岸,方阵队员边游边呼口号。1970年始,我每年都参加,河岸两边,观者如潮,感觉特别自豪。

  近二十余年,经过不断治理,海河重新焕发了生机,河水变清了,鱼儿增多了,海鸟回来了,游轮载着八方客人畅游河上。

  华灯亮起,我站在望海楼教堂附近的狮子林桥上,远眺海河夜景,北望横跨河上的天津之眼摩天轮,南观津塔、津门等建筑群,以及“一桥一景”、带状公园等,在霓虹灯闪烁下,色彩绚丽,美轮美奂,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海河──我的母亲河,你会更加美丽!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