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谈谈《红楼梦》的回目

来源: 今晚报 2018年3月23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8-03-27 15:21

  陶慕宁

  总角之时,情窦未开,读《红楼梦》,但觉琐屑冗长,远不及《水浒传》《侠隐记》酣畅淋漓。后来年齿渐增,阅历渐长,再读《红楼梦》,加上王国维先生的《红楼梦评论》、胡适先生的《红楼梦考证》、俞平伯先生的《红楼梦辨》以及周汝昌先生的《红楼梦新证》,便悟出了这书的伟大与不凡。然而也正因为伟大,一百年来,《红楼梦》的好处似乎已经被说尽了,“红学”的研究似乎也进入了瓶颈。前些年,有位作家在“百家讲坛”大讲秦可卿,重拾晚清索隐派的唾余,后来又写了“红楼”的续书,号称欲揭后四十回之秘。我没有看,因为单看它的回目,去雪芹已然不啻云泥之隔了。

  一部小说好不好,终究要看语言文字的表述能力。比较章回体之优劣,不妨先看回目,《金瓶梅词话》是世情小说的开山之作,对《红楼梦》多有影响,但它的回目并不好,甚至有上下句字数不一、全然不对仗的情况,如第一回“景阳冈武松打虎潘金莲嫌夫卖风月”,第八回“潘金莲永夜盼西门庆烧夫灵和尚听淫声”。这固然有可能是传抄中出现的讹误,但毕竟破坏了中国文字整饬对偶的美感。《红楼梦》则在这方面无懈可击,而且处处隐含着作者的整体运筹、结构意识、诗赋词彩、精妙哲思。仅以通行本(198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红楼梦研究所校注本)为例,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提纲挈领,总摄全局,对偶妥帖工稳,氤氲无穷烟浪。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预言诸女命途归宿,隐括无数情节委曲,翩若惊鸿,令人欲罢不能。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此回写贾瑞淫邪丧身,暗喻荣、宁二府男性之颓堕,映衬凤姐之心思缜密,手段阴毒。而仅用十六字囊括。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揭櫫大观园内诗意生活的开始、宝黛恋情的序幕,借《西厢记》妙语影射这对少男少女情感的投契,引《牡丹亭》曲词披露黛玉无法言说的心思委曲。回目对仗工稳,平仄谐调,与描写的故事情节相互映照,十分恰切。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矢孤介杜绝宁国府”,此回为《红楼梦》情节演变的重大关捩,贾府由盛转衰自此加剧,而宁府之不堪亦由惜春之决绝可窥一斑。回目举重若轻,开阖有度。紧接着下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笔力沉实,暗藏针砭。以“异兆”暗讽宁府的狂赌滥淫、日薄西山,以“佳谶”反讽贾赦的昏鹜不学、大言不惭。凡此种种,虽不过是章回体小说的惯技,却也足能显示小说家的胸襟腹笥。

  1981年,北京著名文人金寄水所著“红楼外编”之《司棋》问世,阅者皆以为颇得雪芹笔意。全书十二回,如第一回“真荒诞荣府祭苍穹假殷勤蓬门失碧玉”,第二回“侧耳窗前肝肠欲断盟心月下生死相依”,第三回“怅离情含悲辞故里憎絮语忍痛入侯门”,回目之工致典雅可见一斑。盖寄水先生乃清初睿亲王多尔衮十一世孙,生长于睿王府,诗才俊逸,经历亦与雪芹相仿佛,宜乎《司棋》之深得好评也。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