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西北联大”的传奇

来源: 青岛日报 2018年2月7日     发稿时间: 2018-02-26 09:32

  作者:张在军

  如果说抗日烽火岁月中的“西南联大”是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奇迹,那么“西北联大”则是中国教育史上的一段传奇。

  西北联大与西南联大,是同时诞生的同胞兄弟,是一株藤上的两颗瓜,都是中国抗战期间大学精神的“最高表现”。

  当卢沟桥头的炮声响起之后,为保存中华文化血脉,平津地区文教机构纷纷内迁。1937年9月10日,“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和中央研究院的师资设备为基干,成立长沙临时大学;以北平大学、北平师范大学、北洋工学院和北平研究院等院校为基干,设立西安临时大学。”这俩兄弟,一个向南,一个向西。

  后来随着战局的变化,长沙临时大学继续迁徙到昆明,改名西南联合大学;西安临时大学也继续南迁到汉中,改名西北联合大学。

  再后来,西北联大被拆解,进入“五校分立,合作办学”时期。从成立到撤销,“西北联合大学”之名仅仅存在了1年零4个月。不过,人们习惯上把西北联合大学和从西北联大分立出来后的几个院校统称为“西北联大”。因为其实质还是西北联大——西北联大的办学宗旨、师资、学生、设备还保留在这五校之中,一直传承延续。

  更重要的是,西北联大并未因分立而缩小,反而得以扩大发展,为西北地区的文、理、工、农、医、师范等较为完整的高等教育体系奠定了基础。农、医两院却是西南联大没有的。

  自1937年到1946年期间,西南联大有教授(含副教授)338名,共培养毕业生3882名,西北联大与其子体国立五校则拥有505名教授的师资队伍,培养了9257名毕业生。

  如果说西南联大培养了一批学术精英人才,西北联大却是造就了更多的实用技术人才。

  与西南联大的“南渡北归”不同,西北联大是“扎根西北”“生根开花”。若从中国高等教育对国家发展的贡献这一视角去审视它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西北联大的丰功伟绩不亚于西南联大,甚或有超越的事功。西南联大只有一个师范学院留在了昆明,主体全部回迁。

  抗战胜利已经70多年了。西南联大早已远去,西北联大的主体却薪火相传,如今北京师范大学、天津大学、西北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北师范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西安交通大学、陕西师范大学、河北师范大学、东北大学、中国林业大学、中国矿业大学、河南理工大学等院校,都与“西北联合大学”有直接或间接的传承联系。然而与西南联大声名赫赫相反,西北联大至今湮没无闻……

  陈平原在《抗战烽火中的中国大学》一书中提出一个问题,内迁学校很多,为何西南联大最有名?陈平原认为,西南联大师生的“湘黔滇旅行团”从一开始就注意搜集资料,专人记录日记,沿途采风问俗,拍摄各种照片,顺便做社会调查及文化考察,所以我们今天能够读到林蒲《湘黔滇三千里徒步旅行日记》、钱能欣《西南三千五百里》、杨式德《湘黔滇旅行日记》等等。这也是西南联大故事广为传播、深入人心的一个重要因素。

  相反,作为“同胞兄弟”的西北联大为何长期湮没无闻?至今没看到出版哪位西北联大师生的详实日记或长篇回忆,只听说黎锦熙先生有很多日记被其后人捐赠给了博物馆,还只是计划整理中。一些零星的工作记录(如刘德润《第二中队迁移行军纪要》、徐世度《奉派至汉中区觅校舍工作日记》等),或回忆片段(如《罗章龙回忆录》、彭迪先《我的回忆与思考》等),又怎么比得上西南联大师生的连篇累牍、声情并茂?

  先天不足,后天也不够。去年秋天我在西北大学拜会姚远老师时,我们交流过一个问题,就是日渐兴起的西北联大研究还在象牙塔内,在小圈子里,没有走入民间,也就不为大众所知,不能起到普及传播的作用。

  我写这本《西北联大:抗战烽火中的一段传奇》,不敢当作学术专著,只是尝试做一点普及作用。正如陈平原老师为拙著写序所言:“张著徘徊在史学与文学之间”,“对于普通读者了解这所早已被遗忘的大学,还是很有意义的。”(张在军)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