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数十航空英杰 出自南开中学

来源: 每日新报     发稿时间: 2018-01-22 11:09

  热映的《无问西东》,评论趋于两极,但王力宏饰演的沈光耀得到了一致的好评,很多观众、影评人为这一段悲壮历史叫好。而沈光耀的原型则是清华大学才子沈崇诲。1932年沈崇诲在清华毕业后,放弃了在绥远的工作,投考进当时的“中央航校”,在1937年8月19日奉命执行轰炸任务时,驾机撞击敌舰,与敌人同归于尽。

  “电影将他‘安排’成是从西南联大投笔从戎显然是和历史不符的。”南开中学校友、南开中学校友会原秘书长、张伯苓教育思想研究会理事李溥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介绍,在抗日战场上曾出现沈崇诲、张锡祜、乔倜等空军抗日英雄“独特群体”,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烙印”就是:他们都是南开中学毕业的,“在当时中央航校的南开中学校友,一共有50多人,这些都和校长张伯苓爱国教育息息相关。”

  年资最高学长沈崇诲 “得自母校之精神为国复仇雪耻”

  李老说,在1994年南开中学建校90周年时,台湾的南开校友会曾提供一份《抗战时期壮烈殉国的空军校友》资料:“其中包括张锡祜、沈崇诲、陈康、柳东辉、陆家琪、刘承祜六位英烈事略。”之后,李老曾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进行采访和收集资料,获知其中不少空军航空校友的信息。对于真实存在的沈崇诲,他介绍说,英雄的成长不是一蹴而就的,是有迹可循的。

  沈崇诲是江苏南京人,1911年6月25日出生于武汉,后来因其父由南京到当时的北平就职而全家北上。沈母从小对沈崇诲的教育很全面,不但有算术写作等,还以岳飞、文天祥故事为启发。1920年,沈崇诲入北京成达高等小学读书,成绩优秀,名列前茅。两年后,升入天津南开中学,和曹禺同班。李老告诉记者,沈崇诲曾一直被“误称”为“沈崇海”,后来李老采访严范孙先生嫡孙、北大教育长严仁赓先生时,严先生说起自己的同班同学:“他名叫‘沈崇诲’,不叫‘沈崇海’。他在南开中学时非常喜欢体育运动,有一回,他和我一起踢足球,我守门,他射门。”李老说,在南开中学的6年中学生活对沈崇诲影响深远,其中包括南开中学一贯的爱国主义教育,最直接的冲击就是1925年五卅惨案、1928年济南惨案,让沈崇诲直面帝国主义的血腥现实。1928年,他考取了著名的清华大学土建系。曾作为校足球队和棒球队队员,参加北平、东北地区和全国运动会。沈崇诲南开、清华的老同学黄中孚回忆说:“有一次球队决赛,一球将他的门牙打落,队长和球员喊他下去,连观众都吼起来了。他因输赢只差十二分钟,毫不迟疑地撑下去,沈兄爱团体而肯牺牲的精神被认为是无与伦比。”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在清华大学发起同学组织义勇军,随时准备开赴东北抗日前线。李老说,1932年毕业的沈崇诲被安排到当时绥远建设厅工作,12月,他受到同学的感召,也想去投空军,但家中不同意,他就自己剃光头,冒着大雪赶到当时北平的考点投考,入轰炸科。毕业时,成绩是第三届的第—名,毕业后留在航校担任飞行教官,并升为当时空军第二大队第九中队中尉本级分队长。当时中国只有五个飞行大队,后来他被调到空军第三大队第九中队任中尉分队长,驻在安徽广德。1937年八一三上海抗战爆发,8月14日,沈崇诲和他的战友驾驶着21架诺斯罗普—2E式轻型轰炸机从广德直飞上海,轰炸日军占领的公大纱厂和敌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等地,连续飞行五六个小时进行战斗。8月19日,沈崇诲等驾驶的7架飞机又向上海飞去,但沈崇诲的飞机却发生了故障,前方已经看到停泊在那里的大批敌舰,沈崇诲和战友陈锡纯决定用飞机和他们年轻的生命冲向日本侵略者的军舰,轰炸机带着2000多磅炸弹爆炸,日本旗舰“出云”号也爆炸了,沉入大海,沈崇诲壮烈牺牲。第二天,世界各地报纸刊载此消息,国人为之一震,认为是空前的最大胜利:以一架飞机换一艘主力舰。据称,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白川大将在上海江山码头对部属训话时称:“过去日俄战争时大和民族勇敢不怕死的精神安在?它已被中国的沈崇诲、阎海文夺去了。”

  1949年后,曾担任天津美术界领导职务的美术家马达,在1938年创作木刻画《轰炸出云舰》宣传抗日,相当激励人心,而沈崇诲等人的英雄事迹,还于上世纪70年代被台湾拍摄成《铁鸟》《笕桥英列传》等电影。1934年10月8日,南开中学30年校庆时,“张校长钧鉴:生等……期为国家效死疆场,无愧男人责职……‘秉吾南开之精神,乘长风跨海东去’,意即以所得自母校之精神为国家复仇雪耻也。母校三十周年纪念举行于危如累卵之华北天津,遥庆祝辞之余,心固无限悲痛也。”李老说,后来有人考证推论,此函当为航校南开诸校友推举年资最高学长沈崇诲执笔。李老觉得,《无问西东》应该尊重历史,写“沈光耀”的足迹:从南开中学—清华大学—中央航校—对日空战—众多飞行员壮烈牺牲这样的脉络,而不是为了剧情而混淆真实的历史。

  张伯苓四子张锡祜“阵中无勇非孝也”

  李老说,就在沈崇诲牺牲的5天前,有一位身份“不一般的”空军校友遇难,他就是张伯苓校长的四子张锡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重庆南开中学整理张伯苓的办公桌时,发现了张锡祜给父亲的遗书,写于1937年“……昨日报载南开大中两部已均为日人轰炸焚毁!惨哉……然此可作证明,大人教育之成绩!此又可为大人教育成功之庆也!因大人既不亲日也不附日,此遭恨之敌人最大原因……儿昨整理行装,发现大人于四川致儿之口谕,其中有‘阵中无勇非孝也’。儿虽不敏,不能奉双亲于终老,然也不敢为中华之罪人!遗臭万年有辱我张氏之门庭!此次出征,生死早置度外,望大人勿以儿之胆量为念!望大人读此之后不以儿之生死为念!若能凯旋,自能奉双亲于故乡以享天伦之乐。倘有不幸,虽负不孝之名,然为国而殉亦能慰双亲于万一也!……”落款是“男锡祜谨禀二日晨”。张锡祜信中提及的天津南开大学被炸一事,始于1937年7月29日夜间,卢沟桥事变后的第22天。李老说,家书向父亲表达了他作为中国一名空军战士,为抗击日寇,随时准备牺牲以身殉国的心志。8月14日,张锡祜奉命从江西某基地起飞去参加对日作战,在空中遇雷雨飞机失事,不幸遇难。

  张锡祜于1911年出生在天津,1932年毕业于南开中学。1931年寒假,曾率刘承祜(后考入空军)、朱式俭(后入军校)等八名同学成立自行车通讯队,由军训教官带领赴长城抗战前线军中服务。1932年自南中毕业后,他毅然离家投笔从戎,与12名南开同学考入在杭州笕桥的中央航空学

  校。抗日航空英雄刘宗武之子刘汉威曾在天津告诉李老,张锡祜遇难后,最早是1938年武汉三次大空战中一人击落6架日机的南开中学校友、著名空战英雄、航校第三期毕业生刘宗武在第一时间跑去报告张伯苓校长的。当张校长听到四子锡祜殉国的噩耗后,张伯苓并没有哭,先是惊愕般怔了一会儿,连声说:“死得好!死得好!”张校长为了不使夫人王淑贞受到精神上的刺激,一直隐瞒儿子的死讯,直到抗日战争胜利之后。“张夫人每次询问儿子近况,均被张校长以各种理由搪塞,抗战胜利后多以出国留学的理由。”张家后人回忆说,后来张伯苓向夫人言明:“一个军人的职责是打仗,老四已为国捐躯,这是意料中之事,一直瞒着你,是怕你伤心过度,你是明理之人,事情已是如此,望你不要太伤心。”王淑贞当时一言不发。第二天,待张伯苓出门之后,王淑贞便要三儿媳瞿安贵陪她到“泥娃娃三爷”面前痛哭:“我早预料老四牺牲了,我总希望老三爷在天之灵保佑我的孩子能回来!”但自此,王淑贞再没有在张伯苓前提过四子的事。遗书曾由张锡祜的同学娄光后保存。1996年,娄光后家人将此信转交到南开中学校友会,2006年,信件交由张伯苓嫡孙张元龙保留。现在,遗书内容刻在天津元宝山庄的烈士纪念碑上。

  1937年10月16日,山西乔家大院的乔映庚收到一份家书,是儿子乔倜在十几天前所写,1914年出生的乔倜是“在中堂”主人乔致庸的第十个曾孙,乔倜从天津南开中学毕业后考入中央航校,成为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第六期甲班的一员。而当时,曾亲历“西安事变”的乔倜已经在太原保卫战忻口会战中牺牲了。信中写道:“值此国难当头,岂敢以儿女之私而废大公乎……儿意已定,决心与敌周旋到底,誓与我机共存亡,绝不为有辱国家、有辱祖先之事。”不敢以儿女之私而废大公的乔倜在出征前,私自驾着飞机在家乡上空盘旋,全村人都知道这是“十少爷”回村探望,却不知道这是23岁的乔倜诀别。

  爱国学校培养爱国志士

  29英雄校友成抗日烈士

  在李溥先生多年深入搜集之下,发现中央航校中南开校友数量不少:“曾有航校学员家长统计,有50多位南开校友在航校,不少都为国捐躯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南开中学的毕业生报考航校参加对日作战呢?

  1931年秋,国民政府的军政部航空学校在南京成立,12月,航空学校迁杭州笕桥。1932年6月,扩大改组为中央航空学校,开始在全国招生。1932年,天津北平各设有一个报考点,天津的报考点就在南开中学的范孙楼内。李老介绍,航校之所以有许多学员都是南开中学的,原因一是,南开中学的优良传统和深入人心的爱国主义教育,给了学生以潜移默化的影响,加之国难当头,于是南开中学众多热血男儿,在航空救国精神感召下,纷纷考进航校。九一八事变后,学校曾悬挂着一张全国地图,每天用小旗标注日寇蚕食我国土的“范围”,“学校里有不少东北籍的学生,失去家园的悲痛更甚。”从1932年开始,航校每年夏、冬两次到天津来招生。报名参加体检者近千人,经过体检、笔试合格顺利通过的,一天仅三四人。每年南开中学都有不少同学考入中央航空学校,仅1936年,考取的就有高文庆、梁继尧、钟齐山、韩惠林、舒鹤年、张亦谅、吴铸、亢之琦、于长振和一个姓张的同学,再加上从军校十期毕业后转来的赵恩璋和在美国进行初级飞行转来的卢开周,共12个人。1937年,又有杨天雄、乔倜、周坚、刘维权等34名同学考进航校。李老介绍,1932年,第一批合格入选的全部是南开中学毕业的,“沈崇诲在绥远看到的消息,得到同学的感召,应该主要就是指这第一批合格的南开中学同学的感召。”航校的南开中学校友有很多平民家庭子弟,也有像沈崇诲、张锡祜、乔倜以及著名教育家卢木斋的子孙卢开周、江苏督军陈调元的小儿子陈康等名门子弟。李老说,这些名门子弟的人生可能会有很多路,但他们都选择了航校校训中所说“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的决心。李老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颁发抗战胜利勋章的第一人就是张伯苓。全国开展了清查汉奸活动,结果,南开的毕业生中没有一个汉奸。1947年3月,时任天津市长的杜建时(南开中学1923届校友)将之告诉刚返津的张伯苓老校长时,张伯苓笑答:“这比接受任何勋章都让我高兴!”世界著名历史学家、美国科学与艺术学院院士何炳棣撰文评价说:“南开中学是世界近现代史上笃笃实实最爱国的学校!”

  原因二是,张伯苓校长对航校招生非常支持,当时,进入航校的学生都要有保证人,张伯苓校长主动给每个考入航校的新生担保。1934年12月27日,杭州笕桥的中央航校举行第三期首届毕业典礼与恳亲会,张伯苓作为家长代表发言,他以杭州岳飞墓做引,讲岳母刺字“精忠报国”时说:“我们做家长的,也应该以此四字,刺诸生之心。如将来为国御侮,万一失败,简直就不必再回到家去!我们教育儿子,的确是这样的!”

  据李老的最新研究与不完全统计,百年南开中学先后有49位校友英烈,其中抗日战争中有多达29位校友壮烈牺牲,这在全国各类学校中都是罕见的。“我希望新报能将南中这29位抗日英烈谱刊登出来,因为这不仅是南开中学的骄傲,而且也是天津的骄傲。”不久前,纪录片《有个学校叫南开》热播,李老觉得还应该补充很多内容:“比如沈崇诲等众多抗日英烈,比如以南开中学学生为骨干的抗日杀奸团,这些都是校长张伯苓爱国教育的成果!”

  新报记者单炜炜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