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这些地方述说着天津解放往事

来源: 今晚报 2018年1月19日     发稿时间: 2018-01-19 15:38

  作者:王凯捷

  69年前的1月,一场震撼津沽大地的决战打响。时光荏苒,现今留存的一些旧址遗迹,见证了那个令人难忘的岁月,仿佛仍在向人们述说着共产党人解放和接管天津、治理天津的一件件往事。

  迎接天津解放的地下党指挥部

  位于今解放北路与大同道交口的人民银行天津分行的一幢黄色楼房,69年前曾是中共“迎接天津解放行动委员会”旧址。1896年,华俄道胜银行天津分行在这里开业。1948年11月,为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天津,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市工作部决定天津地下党南北系合并,成立中共天津工作委员会(对外称迎接天津解放行动委员会),黎智任书记,委员王文化、李之楠、魏克、沈尔琳。下设企业工作委员会、职业青年工作委员会、学校工作委员会。为便于指挥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决定在市中心选房子,最终选定位于当时的中正路(今解放北路)与大同道交口(即今解放北路123号)、习惯称为“交通银行下行”的二楼,建立了指挥机关,成为地下党迎接天津解放的“司令部”。

  众所周知,当年解放军指挥部在杨柳青。而被称为“第二条战线”的指挥机关却始终未能找到。为找到当年统一指挥地下党迎接天津解放的机关,多年来,我采访了一些当事人,特别是李之楠、王文化等同志,他们向我提供了当年迎接天津解放行动委员会的成立和选址过程。同时,我又查阅了《天津金融工运史料》等大量相关资料,经过实地考察,最终确认了迎接天津解放行动委员会的旧址。

  关于选址过程,据当年直接参加选址的李之楠、王文化同志回忆:离居民区较近,非常不安全,特别是工人及市民聚集区、学校等地更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且是重点防范区。而银行则是比较安全的地方。当时的中正路(即今解放北路)汇集了众多中外金融机构,天津解放前夕,国民党四行、二局、一库内中共地下党员已在开展秘密活动,李之楠又负责银行系统的地下工作,为此,他通过交通银行地下党员和外围组织成员选定了这里。为掩护机关工作,楼下开展银行业务,二楼是党的秘密机关。

  为迎接天津解放,在黎智等人领导下,迎接天津解放行动委员会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在短短的不到两个月时间里,就带领所属党组织和党员、进步群众,开展了护厂、护校和反“南迁”斗争。同时,广泛开展统战工作,团结争取了大批工商界、金融界、文化教育界、医务界、新闻界等人士,并通过工商界名流杨亦周、李烛尘等开展对陈长捷、杜建时等国民党军政上层人物的劝降工作。同时,争取了国民党社会局局长胡梦华、警察局局长李汉元等在最后关头站到了人民一边。这期间,迎接天津解放行动委员会还开展了出色的情报工作。为配合解放军作战,他们发动党员和进步群众,搜集了海河、子牙河、南运河、北运河各河段水位、风向、结冰期和厚度等,以及国民党天津守军排连部署、人员名册、火力配备、枪炮型号、部队番号等情报,通过华北局城工部转交解放军前线指挥部,受到刘亚楼司令员的高度称赞。

  由于迎接天津解放行动委员会积极有效的工作,有力地支援了解放军攻城部队的作战。正如刘亚楼将军所指出的:“天津是解放军和地下党共同打下来的!”

  全面接管天津

  1948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发起平津战役。为顺利接管天津这座中国第二大工商业城市,11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指示东北局:“请黄克诚以尽快速度结束工作,率干部随东北野战军南下,黄并准备担任天津军管会主任兼天津市委书记。”当时,任中共冀察热辽分局书记兼冀察热辽军区政治委员的黄克诚接到中央指示,火速率一批干部入关,其中包括由周恩来和陈云从沈阳抽调的三十多名干部。此时,黄克诚47岁。

  随后,党中央确定了接管天津的组织机构和组成人员。任命黄克诚为中共天津市委书记兼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黄敬为市委第一副书记、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兼天津市市长,黄火青任第二副书记。随后,抽调中共中央华北局、华北人民政府、石门市委、渤海区党委、冀鲁豫区党委等部门的干部共7400余人,此外还有之前为保存力量从天津撤到胜芳的地下党员;各区党委党校和大学学生;少数工人积极分子,他们集结胜芳地区,进行接管天津的各项准备工作。

  1949年1月14日,与天津攻坚战发起的同时,黄克诚与黄敬率接管天津的7400余名干部进入天津战役指挥部所在地——杨柳青。1月15日15时许,天津解放。16时后,黄克诚冒着还未散尽的硝烟,率领军管会干部进入天津,在地下党组织配合下,开始对天津进行全面接管。

  军事管制,是中国共产党在解放战争时期为接管国统区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而实行的政权过渡形式,是接管已解放城市的最高权力机关。

  今天的承德道12号——天津市文化广播影视局,即当年天津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进城初期的旧址。它的前身为法国公议局(后习惯称为公议大楼),抗战胜利后,这里是美军驻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曾举行过日本侵略军投降仪式。解放后,这里先后为天津图书馆、天津艺术博物馆等文化场所所在地。一周后,军管会迁至迪化道张园(今鞍山道59号)办公。这里解放前夕为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政工处(一说为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特刑庭)所在地。

  天津军管会的管辖范围除市区外,东至塘沽、大沽,西至杨柳青,南至静海,北至杨村,统一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管制工作。军管会下设办公厅、行政部、接管部、文教部、市政接管处及塘(沽)大(大沽)军管分会、天津市纠察总队。军管会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领导,成员为黄克诚、谭政、黄敬、黄火青、王世英、许建国、李聚奎、钟伟、袁升平,王世英为参谋长。

  在接管工作顺利进行的同时,军管会首先把关乎民生的工作列为头等大事。为尽快恢复人民正常生活,15日18时,在对冀北电力公司天津分公司所属的两个发电所和一个变电所实施军管后,即行开始发电,16日,天津第一发电厂复工发电,全市供电恢复;解放当天,天津自来水厂和济安自来水公司即向市民供水,23日,市区供水全面恢复正常;至21日,天津市菜市场全部开业,粮食、蔬菜源源入市,一般物价渐趋稳定,人心安定;人民银行公布兑换金圆券比价,天津分行通告优待兑换办法;市贸易公司粮油部开始配售面粉;邮局开始营业,各处电话大部分通话;17日,电车开始通行,18日,公共汽车大部恢复通车,23日七条有轨电车通车,25日各路全线通车;20日,各医院相继开业;2月3日,全市公立、私立大、中、小学相继开学,至5日已有350余所各类学校正式复课,8日南开大学正式复课。

  天津解放后,已临近中国传统节日——春节。为了使广大市民过好解放后的第一个春节,军管会颁布《暂时工资发放办法》。各工厂、邮政、电信、铁路及技术机关,1月份工资折成人民券发给,采取现金与实物按比例形式配给。此举受到广大市民的欢迎,此后,他们亲切地称这些接管干部为“进城干部”。

  根据天津地下党提供的重要情报,按照“各按系统、自上而下、原封不动、先接后管”的方针,接管工作进展顺利。至2月中旬,共接管国民党天津市政府及所属机关、其他单位737个。其中机关、医院316处,工厂115个,仓库165处,大专院校7所,中学12所,小学122所。在近一个月时间里,天津工商业陆续开工复业,稳定了社会秩序和人民生活,迅速恢复了城市功能,共产党人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天津人民交出了合格的答卷,创造了我党在城市接管工作中的“天津方式”。

  1949年5月,黄克诚到北平,向毛泽东汇报了接管天津及城市民主改革等情况。毛泽东对四个多月来天津军管会的工作给予充分肯定。之后,黄克诚被任命为湖南省委书记兼湖南省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5月,黄克诚离开了他留下120多天奋斗足迹的这座城市。解放后,黄克诚始终没有忘记天津,1994年10月出版的《黄克诚自述》中,他对接管天津的往事做了全面的叙述和总结。

  1949年6月,根据党中央指示,黄敬兼任天津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继续领导天津市各项工作的开展。

  接管财政经济

  在今天的承德道5号,原法国领事馆对面的居民楼房,即为解放初期天津市军管会接管部旧址所在地。这里原为六国饭店,我在一张曾经发黄的广告上找到了六国饭店的确切位置,上面清楚地标明六国饭店在今承德道原法国领事馆对面。六国饭店原为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后,由英、法、德、日、意、俄六国在北京、天津等地建立,是西方列强侵略中国的见证。而这里解放初期却成了军管会接管部办公地。

  接管部是负责接收天津财政经济等的权力部门,下设:金融、对内对外贸易、仓库、交通、铁路、水利、农林、摩托(机动车等)、卫生、电讯、工业等接管处。摊子大,门类多,且多为重要经济行业和部门。因此,他们严格执行《关于接管工作中几个原则问题的决定》《接交注意事项》等。为此,军管会接管部要求各接管处及时上报接管计划、人员配备情况,讨论各处接管方案。对官僚资本采取没收的政策,对民族资本则采取保护的方针。后来,一些接管部的老同志仍清晰地记得当年接管部所在六国饭店的确切位置,以及在这里开展接管工作的日日夜夜。

  早在胜芳时期,黄克城就警示进城干部要时刻遵守入城纪律,保持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每个同志要认真学习郭沫若所著《甲申三百年祭》,牢记李自成进城后因蜕化而失败的历史教训。

  接收铁路局的人员进城时穿着破旧的补丁衣服,引起许多市民好奇,当他们得知这就是共产党的优良传统后,不禁感慨万千。当时,北站的五个仓库中装满美国毛毯、鸭绒睡袋、西服、毛料等,接管干部逐一检查核对,并加贴封条予以封存。接管金融系统的干部,坚持铺干草睡地铺,并在空余时间自学政治经济学,留用的银行职员们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他们随后逢人就说:“真正认识并了解共产党,是在这些接管干部身上体会到的!”

  接管部人员不仅要求具备一定的理论水平和文化素养,还能够熟练运用党的方针政策指导建设实践。他们紧紧依靠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虚心学习,发挥旧人员的作用。金融接管处处长胡景芸,副处长何松亭、尚明,在解放区就是从事金融管理的行家里手,进城后,他们把接管、接收与建行结合起来,确立了人民币的阵地,保证了金融秩序的稳定;接管财政局田赋处的人员为救济难民,经三天三夜连续工作,将大直沽粮库二百万斤粮食全部发放到难民手中;同时,黄克诚和黄敬还邀请各大企业工厂工人进行座谈,征求对军管会各项措施、复工复业及今后天津建设的意见,受到工人群众的欢迎。正是有这样一批高素质的接管干部队伍,才能使天津的接管工作顺利开展,而且在各阶层人民中树立起良好形象。

  成立天津市警备司令部

  位于今重庆道55号的庆王府旧址,69年前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天津市警备司令部所在地。这座建于1922年、中西文化结合的建筑,曾为清室第四代庆亲王载振私宅,新中国成立后,这里先后为中苏友好协会天津分会、天津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天津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等办公地点。

  天津解放后,为保卫这座中国北方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和二百多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经中央军委决定,以东北野战军第12纵队(49军)为基干组成天津市警备司令部,统一指挥第12纵队天津卫戍部队,驻津战车、高炮、工兵等特种兵部队。其主要任务是对重要军事设施、铁路、桥梁、关卡、机关、工厂、学校等地执行保卫任务。同时,肩负维护社会治安,配合公安机关打击各类犯罪的职能。

  第12纵队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的部队。司令员钟伟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指挥员。在东北解放战争期间功勋卓著,是当时东野部队中唯一一名从师长破格提拔为纵队司令员(军长)的将领。平津战役中,第12纵队担负攻击塘沽守敌的任务,全纵队五万余人,下辖四个师。其中第34师配属第9纵队,天津攻坚战中,兵分三路由南向北攻击,与兄弟部队先后攻占敌43师师部——耀华学校及原美国兵营等地,歼敌四千余名。1月17日,第12纵队第35师、36师解放塘沽。天津解放后,第12纵队(49军)第34师、第35师立即进驻天津市,第36师担任塘沽警备任务。1949年4月10日至11日,第12纵队(49军)奉命南下,同时,第49军162师(原独立第13师)由沈阳抽调来津接替警备任务。

  1949年2月13日,天津市警备司令部以“警字第一号”发布布告:“奉中国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政治部命令,任命萧劲光为天津市警备司令,黄克诚兼政治委员,陈伯钧、钟伟为副司令,袁升平为副政治委员,解沛然为参谋长,潘朔端为副参谋长。萧劲光等遵命定于2月13日在重庆道55号(庆王府旧址)开始办公,特此布告周知。”后因萧劲光在北平负责东北野战军第1兵团事务,故由副司令陈伯钧主持天津警备工作。陈伯钧,是人民解放军享有盛誉的高级指挥员。时任东北野战军第1兵团副司令员,曾率部参加北平入城式。

  刚解放的天津市,暗流涌动。据统计,解放前国民党军统、中统特务隐藏在天津的有2600余人,反动党团分子约2万人。还有从已解放城市逃到天津的一批反动党团、特务首要分子。1949年2月23日,军管会发布公告,限令所有反动党团成员及特务组织,“统须于限期内亲赴指定之机关,迅速进行登记”,否则将予以严惩。为此,警备司令部会同天津各级公安机关,展开大规模搜捕和公开登记行动,同时开展了对反革命案件的侦破工作。仅从1949年1月至4月,就摧毁瓦解了重要敌特组织,惩处了一批首恶分子,破获特务组织四十余个,逮捕特务分子306名。为解决国民党军散兵游勇问题,按照军管会部署,由警备司令部牵头,联合各有关部门,组成了“国民党散兵处理委员会”,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消除了影响社会稳定的隐患。这期间,警备司令部还配合公安机关,打掉了“一贯道”等封建把头势力。

  天津警备司令部领导所属部队,在卫戍天津期间,保卫了新生的人民政权和胜利果实,打击了各种暗藏敌人的破坏活动,维护了社会治安秩序的稳定,为人民群众创造了一个安定和谐的社会环境。

  弹指一挥间。当年的这些遗址遗迹,不仅见证了天津的解放,而且蕴涵着老一辈共产党人的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仍是今天我们不忘初心、砥砺奋进的精神力量!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