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武松识破机关

来源: 今晚报 2018年1月9日9版     发稿时间: 2018-01-12 16:24

  陶慕宁  

  明代四大奇书除了《金瓶梅》,都或多或少有吃人的情节。《西游记》是神魔小说,那些野生的妖怪没有不想吃唐僧肉的,所以要吃与逃避被吃就几乎贯串了整部小说。这里着重谈谈写人的小说《三国演义》和《水浒传》。

  《三国演义》第十九回叙刘备在小沛大败于吕布,只身逃奔许都,途中绝粮,投宿一少年猎户家。猎户名刘安,久闻刘豫州大名,“欲寻野味供食,一时不能得,乃杀其妻以食之。玄德曰:‘此何肉也?’安曰:‘乃狼肉也。’玄德不疑,乃饱食了一顿,天晚就宿。至晓将去,往后院取马,忽见一妇人杀于厨下,臂上肉已都割去。玄德惊问,方知昨夜食者,乃其妻之肉也。玄德不胜伤感,洒泪上马”。

  《三国演义》是历史小说,讲政治斗争,权谋机变,纯粹是男人的话语,女性没有发声的资格,若二乔、孙尚香、甄氏、樊氏、甘、糜二夫人等,都不过是男性权力博弈的筹码。所以,为了让雄才大略、“爱民如子”的刘豫州果腹,猎户刘安竟如此轻易地杀掉了自己的发妻并如此随意地回答说“乃狼肉也”!而玄德也只是“不胜伤感,洒泪上马”。民间谚语有“老不看三国”之说,我想“少”读时也要小心。

  至于《水浒传》写吃人,则是另一番光景了。第二十七回“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写武松发配孟州牢城,一日来到孟州道十字坡酒店,“门前窗槛边坐着一个妇人……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槌似桑皮手脚。厚铺着一层腻粉,遮掩顽皮;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红裙内斑斓裹肚,黄发边皎洁金钗。钏镯牢笼魔女臂,红衫照映夜叉精”。这便是后来梁山水泊女英雄孙二娘的形象。以下铺叙武松和两个公差入店,妇人端肉上酒,又取一笼馒头放在桌上。“武松取一个拍开看了,叫道:‘酒家,这馒头是人肉的,是狗肉的?’那妇人嘻嘻笑道:‘客官,休要取笑。清平世界,荡荡乾坤,那里有人肉的馒头,狗肉的滋味?自来我家馒头,积祖是黄牛的。’武松道:‘我从来走江湖上,多听得人说道: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那妇人道:‘客官那得这话!这是你自捏出来的。’”接着写武松识破机关,假装被蒙汗药迷倒,妇人则招呼两个蠢汉扛抬公差入厨房,准备屠宰。待要捉取武松时,反被武松制服。恰值张青返家,通款求情,化敌为友。张青自述与妻子孙二娘因避罪,卖酒为生,“实是只等客商过往,有那入眼的,便把些蒙汗药与他吃了,便死。将大块好肉,切做黄牛肉卖;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小人每日也挑些去村里卖,如此度日”。武松旋即到后面人肉作坊,“见壁上绷着几张人皮,梁上吊着五七条人腿。见那两个公人,一颠一倒,挺着在剥人凳上”。

  《水浒传》写的是绿林豪杰、江湖恩怨,杀人越货、食肉寝皮在那些好汉眼里,都稀松平常,即使在孙二娘、顾大嫂一类“女英雄”身上,也难觅些微的婉约温柔,是不能用女性的标准来衡量的。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