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情绕桑梓地 蒹葭余墨香 102岁杨敏如逝世

来源: 每日新报 2017年12月23日7版     发稿时间: 2017-12-24 18:47

哥哥著名翻译家杨宪益

丈夫功勋两院院士罗沛霖

出生在天津师

从词学大师顾随

终身教授古典文学

新报独家发布叶嘉莹悼念诗

亲属讲述“天津往事”

  哥哥母亲妹妹和杨敏如

  青年杨敏如

  杨敏如和罗沛霖

  12月15日,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古典文学教授杨敏如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杨敏如先生于1916年出生在天津,哥哥是已故著名翻译家杨宪益;杨敏如的丈夫、已故两院功勋院士罗沛霖也是天津人;杨敏如在天津成长、读书,在抗战期间又在重庆南开中学校书;1941年2月16日,杨宪益与戴乃迭,杨敏如与罗沛霖两对夫妇在重庆同时举行婚礼,证婚人就有当时的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和南开中学校长张伯苓;杨敏如1948年回到天津继续教书,1953年到北京之前将恩师顾随先生接到天津。她和回国的“同门师妹”叶嘉莹先生交情笃深,杨敏如去世后,惊闻噩耗的叶嘉莹委托新报星期六独家刊发了“口占小诗”一首聊申悼念之情……

  北京师范大学党委宣传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学校在对学校老教授们做口述史采访时,杨敏如教授曾以大篇幅讲述了自己和天津的桑梓乡情。杨敏如之子罗晋在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也详细讲述了母亲、父亲的天津往事,尤其说起至今都令人感叹艳羡的“父母爱情”时,罗晋说,正是天津的独特环境,“‘造就’了二老独特的爱情”。

  泗州杨家传奇从南延续到北

  “我母亲祖上是泗州(今江苏淮安盱眙)人,泗州杨家在当地是一个传奇,而这个传奇也延续到了天津。”杨敏如的二子罗晋讲述母亲家世的来历时介绍,根据淮安当地考据,杨家高祖杨殿邦做官从嘉庆十年一直做到咸丰九年,连跨三朝,先后任山西道监察御史、贵州按察使、贵州布政使、贵州巡抚、山西布政使、太仆寺少卿、顺天府府尹、礼部右侍郎、漕运总督等,“所担任职衔有记载的就达37项之多。”

  “但他只有一个儿子杨仲禾,因为有足疾,这在过去是不能当官的。”罗晋说,但杨仲禾生了8个儿子,结果这些儿子们很有出息,“一门三进士”“五子登科”,“而且成为历史风云人物。”根据当地留存资料显示,杨仲禾的长子杨士燮是光绪甲午进士。老二杨士普早卒。老三杨士晟是光绪壬辰进士。老四杨士骧是光绪丙戌进士,历任直隶通永道道员、直隶按察使、江西布政使、直隶布政使,接替袁世凯任山东巡抚、直隶总督、北洋大臣等。老五杨士琦是光绪壬午举人,曾担任李鸿章与八国联军议和中的联络员,后受到袁世凯重用,甚至袁士凯复辟帝制,据说也是杨士琦的主意。光绪之死,一种说法是被袁世凯下毒,而那剧毒药水是杨士琦花重金从洋人手中购得。后来杨士琦也是被自己的小妾用同样的药水毒死的。他历任农工商部右侍郎、邮传部大臣、钦差大臣、上海轮船招商局和电报局总办、政事堂左丞、参政院参政等职。老六杨士钧为宣统三年小吕宋总领事,民国初年任沈阳电报局局长。老七杨士铨是光绪癸巳举人。老八杨士骢后来两次担任国会众议院议员,袁世凯的第三个女儿袁叔祯是杨士骢的儿媳妇。其实,杨仲禾早世,并未亲眼看到儿子们成才,杨殿邦白发人送黑发人,杨家衰落之时,“长孙”杨士燮有了一门好亲事。一个晚清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吴棠,把二女儿吴述仙嫁给了杨士燮。在柴萼著《梵天庐丛录》及清末野史中,慈禧出身寒微且丧父后一度困苦流离,幸亏吴棠误送川资才得以顺利回京,“据说慈禧掌权后,只要听到‘吴棠’的名字,就给他官升一级。”当然,吴棠系晚清封疆大吏,先后任江宁布政使、漕运总督、江苏巡抚、闽浙总督、四川总督等。早年,杨殿邦对吴棠有知遇之恩,所以在杨家困难之时,吴棠嫁女及时挽救了杨家,后来吴棠孙女又嫁给杨士钧的三儿子。杨士燮亦有8子,杨士燮让诸子分别到日本、美国、英国等国留学。长子杨毓璋留学日本,回国后先是当上了沈阳电话局和电报局的督办,后来在天津成为中国银行行长,评价说这是得益于家族势力,尤其四叔杨士骧接替袁世凯做了直隶总督。而杨毓璋是先当官后学业务,数年后成为名副其实的银行家,也成为津门显要。杨家诸人都和北洋要员们有着密切的关系,袁世凯、黎元洪、徐世昌、冯国璋等都和杨毓璋过从甚密。由于杨毓璋的妻子并未生下男孩,于是又娶了二房。罗晋说:“我的外祖母生下了三个孩子,杨宪益、杨敏如和杨静如。母亲杨敏如出生在1916年。”

  杨家兄妹追求自由平等博爱

  罗晋说,虽然这亲兄妹都是“庶出”,但杨宪益一生下来就由嫡母抚养,是全家人的“掌上明珠”,出生时,袁世凯就送来了黄马褂,“他在家族里的排行也是随着女孩子一起,行四。”但伴随杨宪益的还有“白虎星入梦”说法,是凶兆:危及父亲健康不能再有兄弟;也是吉兆:磨难之后事业会有成就。事实也相当巧合。大富之家的生活是奢靡的,杨毓璋玩飞镖唱京剧斗蟋蟀,戒掉鸦片后抽烟都是外国货,香烟通常是英国的,雪茄是荷兰的,还爱喝法国的白兰地和其他洋酒,以致杨宪益曾在父亲去世后,还恶作剧地把法国白兰地倒在花园里以致陶制金鱼缸里,把金鱼都“醉死了”。杨毓璋去世后,留下巨额遗产,而杨宪益拥有的比嫡母还多,后来出国留学完全不在意学费的问题。杨敏如生前曾回忆:“父亲把一家子都托付给我的叔叔。嫡母管家,我的母亲因为生了儿子,所以她分到了几万元股票作为财产。没过几年,叔叔用了我们的财产,房子也卖了,大家庭散了,只留下嫡母、母亲和我们兄妹三人住在出租的房子里。”

  杨家最初在日租界的花园街,后来随着时局变动,搬到英租界耀华里;而后又搬到法租界的兆丰里。“在这样的家庭,舅舅杨宪益连住房都在二楼。”罗晋说,从另一方面来说,舅舅从出生到

  青年时期,也都是被“管制”的。杨敏如曾这样总结:哥哥杨宪益追求自由,很早便离家到英国去念书,一生散淡不愿受拘束;自己追求平等,对于是否平等格外敏感,并一辈子为此抗争;妹妹杨静如后来久居南京,追求博爱,静如先生自己也说,姐姐给予她的评价是“一辈子得到的爱最多,爱的人也多”。其实,因为亲生母亲的缘故,杨敏如杨静如也是幸运的。“我的外祖母开始并不识字,而且比外祖父年纪小17岁。但外祖父对她相当喜爱,7年的夫妻生活鹣鲽情深,教会外祖母读书识字。”罗晋说,外祖母给孩子们讲故事都是看来的书,“比如翻译成中文的《侠隐记》,就是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外祖母95岁去世,晚年都坚持读书看报。杨毓璋的第一个妻子生育不少,但大多夭折,只剩下两个女儿,这两个“姐姐”被亲生母亲禁止上新式学校,只能在家念私塾。杨敏如从小在天津读中西女中,学校创办于1909年,在校史上,赵四小姐、严幼韵、周铨庵、刘金定等“名媛”都曾就读于此。“但母亲是7个月‘早产儿’,身体特别不好,一直是‘软骨病’,靠吃药补钙。”罗晋说,在母亲15岁的时候,她的德国医生建议,应多去户外,“也就是这一年,她认识了我的父亲罗沛霖。”

  从香山开始的十年“苦恋”

  罗沛霖1913年出生在天津,“我的祖父罗朝汉曾是中国第一代电报生,在1904年时和祖母的哥哥孙洪伊在天津北门里户部街关帝庙创办天津电报学校,后来到北京担任北京电话总局局长。”孙洪伊是天津早期的同盟会会员,曾任大元帅府(广州)内务总长,对当年的国共合作作出过贡献,1922年孙中山与李大钊的第一次会见就是在孙的上海寓所进行的。罗朝汉还曾一度担任杨毓璋在天津电话局的副手,两家关系极好。“祖父和祖母在诗画、文物鉴定方面都有成就。但父亲因为祖父工作的原因,对电机感兴趣。”罗晋说,父亲12岁时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他当时不爱读书,初一第一个学期五门考试都不及格。”罗晋说,当时张伯苓去北京为学校筹款找到罗朝汉时,罗朝汉说:“你都快把我儿子开除了。”张伯苓当场许诺,可以补考,“五门全都补考。”事实证明,罗沛霖是聪明的,从南开中学毕业时,他同时考上了北京清华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

  母亲和父亲的相遇是在1931年的夏天,当时杨敏如15岁,罗沛霖18岁。杨敏如读完初中,随家人到北京香山避暑,这居然是她生平第一次接触大自然。当时,罗沛霖是杨敏如堂兄杨缵武在南开中学高中的同班、同宿舍好友,他们两人住在香山脚下电话局办事处,而杨家则住在山上别墅中。这一次相遇,杨敏如也得知,罗沛霖在初中二年级时就被包办婚姻,订下了前大总统冯国璋的孙女,“他抗拒不成,渐渐养成一种落落寡合、强犟无羁的怪脾气。”两人热络起来,“母亲热心地教他怎么下跳棋、打扑克,喜欢听他唱歌、讲古诗、辨花木、谈鲁迅和莎士比亚等。”杨敏如曾对罗晋说过:“我15岁第一次见到他,我这一辈子所热爱和怜悯他的事实在于,他的运气并不好、他从少年的成长并不在幸福和关怀之中、他年轻时健康不足、他周围的困境和限制翻覆变幻、他对事业的追求也从来不是豪放自如。一切都得通过不屈自强的努力,创造自己向往的生活,而一切的创造往往是为了忠诚于集体信念和自己所属于的人群。”此时,杨敏如第一个崇拜的是哥哥杨宪益,第二个佩服的就是罗沛霖。罗沛霖选择了上海交通大学,和天津杨敏如一直保持通信。“是母亲首先开始的通信。内容还有九一八事变等严肃话题。用母亲的话来说是成为挚友。”杨敏如高三时,收到罗沛霖邮寄来的亲手制作的纪念册,上面结尾恳切写着:“幸福的环境往往使人自纵,我常以此自戒。现在我以十二万分的好意,来劝告我十分敬爱的朋友,千万不要让幸福毁损了你纯厚的天性。”当时大家都开玩笑地说:“小敏如居然有了小男朋友了!”但杨母的眼中,罗的订婚是正统,反对这样的“交往”。

  1934年,杨敏如进入北京燕京大学读书,1937年,罗沛霖要求解除家庭婚约的消息才由“两地书”传到,他的五姐就给杨敏如的堂兄写来一封无礼的信。信中形容沛霖夙非“不孝之子”,大意说他本不会违背那个父母包办婚姻,只因中途有了女友(即是杨敏如)才生此变;此变即将断送两个人(沛霖之母与订婚女子)的性命,罗家绝不与“她”干休云云。杨敏如当然生气了,家人也就劝说干脆断了联系,“外祖母曾命令小姨对我母亲封锁父亲暑假回天津的消息,并严厉规定不许他进门。”即便杨家七叔寿宴,两人都无法单独交谈。直到后来通过通信、朋友劝说才重归于“好”。1938年,杨敏如滞留京津,罗沛霖决定去延安。1939年,杨敏如考燕京大学研究生,本来这样就能顺利去哈佛留学,但读了半年之后,准备“逃离”。原因很多,一是时局,当时日军已占领京津,而接替杨毓璋在中国银行担任襄理的七叔不愿和日本合作而“逃职”;杨静如上了当局黑名单,去了西南联大,有一次来信问姐姐:“你还要在灰色的北京待多久?”于是辗转香港、仰光、昆明等,到达重庆。此时,罗沛霖在重庆和地下党同事创办了掩护互动的企业,两人见面说话都不方便,罗沛霖还化名罗容思。杨敏如将此前所做的诗词编撰成集,罗沛霖在其中看到了不少为他而写的词。“当时,她在重庆的南开中学教书,所以不敢拿这种儿女情长的东西示人。后来和柳亚子成为忘年交,这集《远梦词》得到了称赞。”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罗晋说,母亲100岁大寿,编辑记录和父亲爱情的《蒹葭集》诗集时说,从1931年相识,到1941年结婚,相爱10年才终成眷属。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