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百年前津城的“优质校”是嘛样的

来源: 每日新报 2017年12月22日     发稿时间: 2017-12-22 19:33

  

本期讲师 学者王振良

  

冯骥才先生参观问津书院

  

问津书院双槐书屋一角

  现在家长们最关心的事,就是孩子的教育,一定要上个好学校,培养出个大学霸……在家长眼中,优质学校当然是学习环境好、教学水平高、办学时间长,有相当高的知名度。自古以来,教育就是大事,好学校也一直被人们向往。新报的问津讲坛在2017年的收官之作请来专家,和您说说当年津城著名的“优质校”,也正是与我们一起推出文化味儿十足的“问津讲坛”系列报道的合作伙伴——问津书院。

  本期讲师:

  走上2017年最后一期问津讲坛的王振良先生,南开大学文学硕士毕业,是位高级编辑,天津市河北区问津书院理事长,南开大学城市文化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天津大学中国传承人口述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编著过诸多记录天津历史文化的书刊,主编有大型天津历史文献丛书《问津文库》《天津文献集成》。我们来听听这位爱天津,懂天津的文化学者说说天津的名书院。

  回眸百年书院 记忆无限精彩

  书院是一个什么机构呢?以前,书院是用来聚徒讲授、研究学问的场所。在清代时,全国各地的书院达2000余所,大部分书院与官学无异,到了1901年,各省的书院改为大学堂,各府、厅、直隶州的书院改为中学堂,各州县的书院改为小学堂。至此,书院退出了历史舞台。

  问津书院是天津历史上建筑规模最宏大、持续时间最长久、社会影响最深远的教育机构,在天津文化史上具有重要地位。乾隆十六年(1751年)由长芦盐运使卢见曾倡建,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毁于八国联军炮火。匾额因得厨丁王恩荣保护幸存,今藏于天津博物馆。问津书院是天津历史上建筑规模最大、持续最久的民间教育机构。在这所当年天津最著名的“优质校”里边,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演绎过多少精彩,就请专家来说说吧。

  与专家面对面:

  书院里藏着好故事 培养了众多好学生

  新报记者:问津书院为什么这么有名?它是谁建的?

  王振良: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盐商查为义捐出运署旁(今鼓楼南大街)废宅基地一块。经盐运使卢见曾请准,用银2400余两建成讲堂、山长室、学舍等共64间,取名“问津书院”。卢见曾不但创立问津书院,还亲自授课。问津书院在存世的150个年头里,为天津培养了大量科举人才,其中不乏严修、华世奎、李庆辰、高凌雯、王仁安等天津文化史上的重要人物。

  新报记者:一个好的学校,管理者品德以及教育理念非常重要,请您来说说问津书院著名的“负责人”吧。

  王振良:书院的负责人,称为“山长”。根据各类资料,目前问津书院山长可考的有十余人,其中至少有3位死在问津书院任上,可以说是为天津的教育事业奋斗终生。吴联珠很可能是书院的首位山长,他是乾隆元年(1736年)进士,曾应天津道董承勋聘,主讲问津书院。吴联珠是个孝子,丁父忧之后就不再出仕为官,而是专门在家奉养母亲。直到晚年,大概由于经济困顿的原因,才先后出任天雄书院、岳麓书院和问津书院讲席,教授出不少有名望的士子。

  第二位是廉兆纶。他是顺天宁河人,现在可说是天津老乡。他少时因文才出众,被县令唐宗泰誉为神童。道光二十年(1840年)会考、殿试赐进士出身,以朝考第一钦点翰林院庶吉士。此后,他步步高升,直当到总督仓场侍郎。廉兆纶文武全才,在抗击英国侵略军方面也有卓越表现。同治元年(1862年),廉兆纶因事遭人诬陷,乃心灰意冷,回到原籍。他把家产让给诸弟之后,淡然出任问津书院山长,最后卒于书院。

  第三位在问津书院去世的是李嘉端。他是李鸿章的老师。同治九年(1870年),李鸿章出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立即把李嘉瑞请到天津,执掌问津书院。李嘉瑞针对书院积弊采取了很多措施,书院学风由此大振。今存天津博物馆的“学海堂”匾额,就是由李嘉瑞补书的。李嘉瑞还为学海堂写过一副对联云:“钓游曾记童年事,文字重修老退缘。”光绪六年(1880年),李嘉瑞也因积劳成疾死在任上。

  新报记者:一所好学校,当然要以培养优秀人才为主要业绩,请您说说问津书院里的学霸们吧。

  王振良:要提学霸呢,还得提到一位好老师,也是好山长,就是李慈铭,他是当年著名的清流人物,不畏权势,经常上书弹劾政要,这让李鸿章等人颇为不爽。1884年,李慈铭来到天津主课北学海堂和问津、三取两书院,一直到其1894年去世。李慈铭的到来,大大提升了问津书院的知名度和教学质量。

  李慈铭日记中提到北学海堂和问津书院、三取书院肄业生约有一百数十人,不少人其时或此后在学术上均有一定的成绩。如肄业学海堂的张大仕,堪称李慈铭最赏识的一人。张大仕肄业学海堂期间是其治学的重要阶段,他从事小学,音韵、训诂皆有根底。再如陶喆甡,他在学海堂和问津书院课试中常被李慈铭取为内课生,应该就是重点培养的尖子生。李在日记中曾誉陶喆甡为“北人之秀”,真是评价颇高。还有一位杨凤藻,也很受李慈铭的欣赏,多次被李取为学海堂内课生。杨氏后致力于经世之学,1902年与友人甘韩选文五百六十余篇,编成《皇朝经世文新编续集》,为晚清经世文编之一。

  问津书院里有不少好老师,甚至还有临时的“客座教授”,比如蔡元培,他在光绪二十年(1894年)参加散官考试,被光绪帝召见补授为翰林院编修。那一年的6月,蔡元培被李慈铭聘为“家庭老师”,辅导其儿子读书,在这期间,还替李慈铭代评读书院课卷。能被这位大名人“判”过卷子的学生,也是够幸运的。

  新报记者:一所好学校,除了教学成就以外,文化底蕴和课外活动也是非常重要的,问津书院里的“社团活动”怎么样呢?

  王振良:问津书院不仅教书育人,确实还做了很多“文化事业”。清代道光年间,著名诗人梅成栋在问津书院的双槐书屋发起成立梅花诗社,成员最多时有40余人,留下大量传世佳作,造就了天津历史上的一次雅文化高峰。梅成栋是现实主义诗人,一生写诗数千首,所作诗文多写天津人物、风情,弘扬天津地方文化,维护传统道德。梅成栋的诗有相当一部分是揭露社会矛盾的。道光六年(1826年)梅成栋与好友在问津书院之双槐书屋组织诗社,被推为盟主。适值梅花盛开,遂定名为梅花诗社。九年之内,南北诗人,聚散不一,积诗甚伙,盛极一时。

  新报记者:当年的问津书院如此辉煌,那您再说说现在的问津书院吧,它还在为传承津味文化做着哪些努力?

  王振良:重建的问津书院位于天津市河北区四马路158号,2013年6月29日正式由冯骥才先生揭牌。书院致力打造天津地方文化研究、交流、协作、推广的平台,以“追寻津沽记忆,守望文化家园”为主旨,积极推动天津历史文化资源的抢救、发掘、保护、宣传,同时大力推广全民阅读和营建书香社会。书院设立了公益书吧和地方文献中心。问津书院每月最后一个星期六推出公益讲座——问津讲坛,免费向社会开放。每期聘请一位卓有建树的专家学者主讲,内容涉及天津历史文化的各个领域,并且与《每日新报》合作,对论坛内容和主讲专家进行全方位报道,扩大社会影响和服务范围。书院编印大量有关历史文化的书刊、资料,每年以天津历史人物为主题,举办一次学术讨论会。书院一直致力于地域文化研究和全民阅读推广,现已成为知名的城市文化地标。

  新报记者 任悦 李海燕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