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谦逊而真诚的长者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12月14日16版     发稿时间: 2017-12-18 17:00

  刘运峰  

  王士菁先生的大名,我是很早就知道的。我的藏书中,就有他写的《鲁迅传》《鲁迅早期五篇论文注释》《鲁迅的爱和憎》《瞿秋白传》等。但我拜读这些大作时,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和作者相识。

  2001年6月,在北京西山召开《鲁迅全集》修订工作座谈会,我受邀参加。会场上,有位身着中山装、个头不高、面色红润的老者,始终端坐台下,静静地听大家发言。老人神态安详,表情严肃,不论大家讲什么,他都很平静。张铁荣教授告诉我,他就是王士菁先生。

  当时,大家矛头所指,自然是1981年版《鲁迅全集》,说它收录不全的有之,说它注释有误的有之,说它校勘不精的有之:总之,已到了非修订不可的时候。大家对这部《鲁迅全集》意见归意见,但对王士菁先生却很尊敬。因为他是我国第一部《鲁迅传》的作者,也是1958年版和1981年版两个版本的《鲁迅全集》的注释者和编辑者。我问过参与1981年注释工作的王国绶教授,为什么不在书后署注释者的名字?他说,没法署,因为参与1958年版注释工作的四位老先生(王士菁、林辰、孙用、杨霁云)都没署名,连组织者冯雪峰都没有署名。而且,当初这几位先生近乎白手起家,而1981年版是在1958年版的基础上修订的;没这个基础,很多工作几乎无法进行。

  在会议期间,大家时时提到几位老先生的功劳并向王先生表示敬意。每到此时,王先生表情就有些紧张,连连摆手说:“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工作没有做好,简直是‘犯罪’!”由于重听,他的声音很高,但他的表情很认真,完全不是讲客套话。他所希望的,就是能编出一部更为完备的《鲁迅全集》。会议进程中,他大部分时间都默默坐着,散会后默默走回房间。

  2001年12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召开《鲁迅全集》增收佚文佚信座谈会。会前,我带上了几本王老的著作,请他签名。王先生拿过这些年代不一、品相各异的书,连说:“没有什么价值,让你花了钱,谢谢你!”我拿出一个本子,请王先生题几个字,王先生略加思索,写了“坚持韧性战斗!”——这既是鲁迅的主张,也是王先生尊奉的做人做事的理念。正是靠这种韧性,他才百折不挠,愈挫愈奋,做了那么多事情,取得了令人钦敬的成绩。

  大概是请王先生签名题字给他留下了较深印象,也可能是我编的《鲁迅佚文全集》(出版社提供给与会专家每人一套,以决定佚文佚信的取舍)引起先生的注意,2002年年底,我收到王先生寄给我的一本《中国文学史——从屈原到鲁迅的通俗讲话》。那年,王先生已是84岁的高龄,还给晚辈寄书以示鼓励,让我感动不已。我给先生写信表示感谢,同时寄上一枚贺卡拜年。王先生很快回了一张贺年卡,但他提到自己从来不给人拜年,既然收到我的贺卡,只好表示一下。我当时有些不理解,但现在想起来,这并非先生的冷漠无情和不谙世故,恰恰反映了先生的真诚——不要任何形式的客套,大家都默默地做好自己的事情,不是更有意义吗?这些年来,每当年节,就会收到无数祝福的短信、微信,刚开始还感到喜悦,时间一长,就觉得无聊——因为大多是复制、转发,毫无个性,也失去了真诚;但出于礼貌,还要回复,这就耗去了许多时间精力。到这个时候,我便愈加感到王先生那句话的深刻。

  王先生年近百龄,无疾而终,是难得的福分。他虽远去了,但他的著作,他的业绩,他的谦逊而真诚的长者形象将永存我心。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