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瑞士的歌鞭

来源: 南开大学报     发稿时间: 2017-12-06 16:22

  作者:何杰

  到了瑞士因特拉肯(Interlaken)这个欧洲著名的天堂小镇,人也飘飘欲仙。多亏我坐在了草地上。这里大街的边上就是大片的草地。我惜时如金地看着上天为我翻开的画册。

  因特拉肯实在是上帝的宠儿,放眼都是美。阿尔卑斯山,山下绿草如茵,山顶却是白)皑皑。瑞士65%都在阿尔卑斯山区。因特拉肯小镇,就位于阿尔卑斯山脉少女峰的半山麓。山麓上漂亮雅致的小别墅告诉人们,真有天堂人间。而闯进视线悠闲的羊群和牧羊人,一下叫我觉得那就是人间天堂之画。线条、色彩勾勒生动啊。

  羊群像落在山路上一坨坨的云。牧羊人穿着白色的衬衣,红色的坎肩。在阳光里像皮影中的剪影。他们挥动着一个鞭梢长长的鞭子,在蓝天上画着悠悠的曲线。那鞭梢也一下掀开我在拉脱维亚的记忆。

  在拉脱维亚时,赶上一次国际唱歌节。

  原以为唱歌演出只是在台上。上边演,下边看。在唱歌节,那几天,拉脱维亚全国到处都是舞台,到处都是观众。只要你到大街上,就能听到歌声。房子窗前的盆花、白桦树的枝叶好像都在摇摇晃晃地唱,连小河溪水也从熏衣草下跳跃出来,引吭高歌。

  没有想到,我住的拉大公寓附近,库库莎山就是一个演出场。库库莎山夏天实际是一个披满绿色的大山丘。树木、草丛漂亮极了。我常到这里散步。在国内的人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往日在这里,那是怎样的寂静啊。走路,冬日,你会只听到你踩在脚下积)“咔叱咔叱”的呻吟;夏日,你会听野草在微风中,叶子和叶子蹭出的“沙沙”私语。走路你会听到你自己“咚咚”的心跳。现在,哈,今天成了欢乐的海洋。真不知这么多人是从哪出来的?

  每天都这样,多好!

  那天,最叫人兴奋的竟是“歌鞭”表演,鞭子也要唱歌?不信,听听。

  绿色的坡地上,瑞士歌手(那天来了多少国家的歌手,至今都弄不清),他们穿着白色的衬衣,红色的坎肩。在早晨的辉光里,他们勾勒着亮光的身影,像跳动的皮影。曲线鲜艳、明快。而他们的影子在阳光里,一会儿拉长,一会儿缩短。生动!从没有见过。

  他们挥动着一个鞭梢长长的鞭子。学生告诉我那叫“歌鞭”。每抽一下,鞭子就响起一声清脆的声音。你们一定不信,不是在山谷,在草地上也有回音。那可真的是“绕地三日而不绝”。那天没有“梁”,那便是绕天,绕地三天而不绝。因为至今,只要一提“歌鞭”,就好像还可以听到清脆又悠长的鞭声。鞭声里带好听的敲铜的声音。

  那舞动的长长的鞭梢在蓝天上,画着一个一个柔美的曲线。好几个人同时在蓝天上画,一个接一个。我说:

  “真像很帅气的英文单词:Happy(快乐)!”

  我的学生说,不对。那是:“Excuse me(对不起)”。

  学生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倒使我后悔起来。为什么后悔?先听他说:

  很久很久以前,在瑞士伦茨堡,一个山洞里,住着圣诞老人圣尼古拉斯。每年12月,在他的命名日那天,他都下山,进城给孩子们送礼物。那时还没生日派对呢。后来他老了。每次回来,他都非常累。他进洞时,非常吃力地踩着山洞的石阶,一阶一阶地挪步,挪下去。这情景,孩子们看到了。孩子们喜欢他,想帮他,想找个不用走路的方法。

  一个孩子出主意:我们把豌豆撒在他的台阶上。他不用迈腿就能很快地进屋了。

  一天,圣尼古拉斯又进城给孩子们送礼物了。回来,他已经累得抬不起脚了。他吃力地挪动着脚步,可一下踩在石阶的豆子上,便连滚带滑地摔进了山洞。圣尼古拉斯生气了。于是他再也不想出来了。

  孩子们真后悔。他们想跟老人道歉。可是他们怎样呼唤圣尼古拉斯,老人就是不出来。

  怎么办?

  大家想啊想。最后,他们决定制作个鞭子,在洞口甩响,希望圣诞老人原谅他们,再出来。

  我问学生:“出来了吗?”

  “当然。要不怎么有今天的圣诞节?直至今天,孩子们还坚持甩鞭子。还有大人们也都来参加。谁都不愿忘记,生活给他们提的醒。”

  听了学生的故事,我才明白,为什么叫“圣诞节歌鞭”。最主要的是明白了,那天,为什么鞭子一响,孩子们就喊:“Please forgive(请宽恕啦)”。不少伙伴也就拥抱起来,还说他们都曾经把彼此的脸,不是打成发面包,就是乌眼鸡。

  想起我们国内,动鞭子,那观念可真不一样!

  嗨!那天,我忽然觉得,这么有意思的事知道晚了。早知,就和总是对我们学生管三管四,总“嘘”我们的宿舍管理员大妈,痛痛快快地打上一架。

  谁叫她总刺刺的,早出也不好,晚来也不对。用他们的话说,“奶油里挑蛋皮”。然后再去远远地(别碰着她)冲她甩上一个响鞭子,然后再冲她喊上一句:“Please forgive(请宽恕啦)”,然后再跑过去和她拥抱。

  噢,天啊,那可得小心。又高又壮的管理员大妈会把你憋死。这里的大妈、大婶的胖胸脯都跟发两个面盆里的发面一样。每次管理员大妈拥抱我,我都差点憋过气去。

  哈——总之,何等痛快!何等新鲜!

  在拉脱维亚,瑞士的歌鞭给我留下不忘的印象。

  在瑞士,我又看到瑞士的歌鞭。记忆总在重复。

  慢行在阿尔卑斯的山路,我又看到和我在拉脱维亚一样的景象:牧羊人穿着白色的衬衣,红色的坎肩。在阳光里像皮影中的剪影。他们挥动着一个鞭梢长长的鞭子,在蓝天上画着悠悠的曲线。

  而我的感觉竟也和在拉脱维亚一样。原来,美好也是可以储蓄,提取的。多好。

  “那悠悠的曲线真像很帅气的英文单词:Happy(快乐)!”

  这次不是我的学生订正我了,而是我爱人说:“不对。那是:Excuse me(对不起)。你好好看看——”

  原来几个牧羊人正挥动着鞭子,费力地驱赶着羊群,翻过石隘,那是为我们几个中国游人让出路来呀!

  他们穿着白色的衬衣,红色的坎肩。在阳光里,挥动着长长鞭梢的鞭子,在蓝天上画着悠悠的曲线。这回,该我订正我爱人了。我说:

  “你也不全对。那明明是‘Love(爱)’。”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