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翻译家臧传真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11月20日16版     发稿时间: 2017-11-24 06:47

  李树德  

  2013年春节前,我在整理旧书时,发现一本只有七十页的薄薄小册子《高尔基》,这是多年前从旧书摊上买的。封面上印着“苏联大百科全书选译”,米哈依洛夫斯基、贝尔金娜著,人民出版社1954年出版。在封底的左下角有“译者:之远”字样。

  书的扉页上有两行钢笔字:“殷涵兄教正 臧传真五四、三、卅”。还钤有“臧传真”的印章。臧传真和译者之远是一个人吗?

  出于好奇,我在网上搜索,得知臧传真是南开大学教授,生于1923年,通晓俄语及英语,有很多译著,中国翻译协会曾授予他“资深翻译家”荣誉称号。

  我是高校英语教师,也喜欢翻译,非常想结识这位翻译界的前辈。通过南开大学的另一位教授,得到了臧教授的电话。当我拨通臧教授家的电话时,接电话的正是他本人。我先自报家门,然后提出我的问题。臧教授给予肯定的答复:那本书就是他翻译的,之远是他的笔名。他说那套书他一共翻译了四本,除了这本《高尔基》外,还有《拜伦》《歌德》《果戈理》,都是《苏联大百科全书》的词条。臧教授还告诉我,他现在仍然在搞翻译,他的两部翻译作品很快就要出版,出版后要赠我,这令我非常感动。在整个通话过程中,臧教授听力灵敏,应答敏捷,语言流畅而清晰,根本就不像一位九十高龄的老人。

  此后不久,我把自己翻译的一本美国散文集寄给臧教授请教,并写了一封表示感谢的信。时间不长就收到了回信。在信中,他回忆了六十年前,由胡乔木主持,作为政治任务翻译《苏联大百科全书》条目的详细情况。他还对他的笔名做了解释。当时规定书籍出版不署译者的真实姓名,只能署笔名。在一次与他人聊天中,谈到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其中有“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之句,就信手拈来,用“之远”做了自己的笔名。

  2013年10月,我收到臧教授寄来的新出版的译作《猎人笔记》,书的扉页有臧先生秀丽的钢笔题款。

  收到赠书,我兴奋异常。通过从旧书摊上淘得的一册签名本,我结识了这位翻译家,而后又获得了他赠送的新译签名本。同一翻译家的两本译著出版的时间,竟然相隔了近六十年。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