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老来且慢留“余白”

来源: 解放日报 2017年11月5日7版     发稿时间: 2017-11-05 05:33

  张桂辉

  重阳节前夕,与几位“老友”闲聊,当谈及退休生活话题时,有人感叹:老都老了,还想做什么、还能做什么?能吃多吃点,想玩多玩些,给晚年多留些“余白”,权当对忙碌岁月的“弥补”。乍听起来,颇有道理;细加思量,也不尽然。这种想法,不说过于悲观,也是过早放弃。如若在人生大转弯时来个急刹车,可能造成的还是对生命的挥霍和浪费。

  人生留不留“余白”?留多大“余白”?好比说国画与油画一样——不能泛泛而谈、一概而论。人所共知,中国画重意境,章法布局的奥妙之一是:密不透风、疏可跑马。就是说,画面务必有疏有密,多少得留下一些空白。西洋画重写实,无论画的是人物,还是景物,画面都是满满当当的,没有一丁点空白。

  人与人也一样。身体素质、心理素质、文化素质等方方面面,都不尽相同,不能说一到60岁,就只能坐以待“老”了。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医学科学进步,人生70早已不稀奇了。从这个角度讲,老年人过早抱有进入“余白”期的想法,实在是一种过早的消退。

  去年逝世、享年107岁的南开大学教授杨敬年,86岁告别大学讲台,90岁撰写综合性论著《人性谈》,93岁翻译《国富论》,100岁时还在电话里给学生讲哲学课。现年87岁的“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既没有因为功成名就选择享福,更没有因为年届耄耋就自我松懈,而是孜孜不倦地带领他的团队继续攻关。9月18日,在2017年国家水稻新品种与新技术展示现场观摩会上,袁隆平郑重宣布:继“海水稻”技术后又获得了一项重大突破成果——水稻亲本去镉技术。10月15日,在河北硅谷农科院超级杂交水稻百亩示范田,由袁隆平培育的超级杂交水稻,平均亩产达到1149.02公斤,再创新的世界单产纪录……

  如同新陈代谢一样,不论是领导干部,还是企业员工,到了法定年龄,都得退而休之。但这并不就天然等同于成日介无所事事,只让余生付水流。人生在世,都年轻过,都奋斗过。年轻的时候,在岗的日子,工作忙忙碌碌,生活轰轰烈烈,时间紧紧巴巴,很多想做的事,没有时间做;很多想读的书,未必有空读。退休之后,倘能抓住时机,以适当的节奏有所筹谋,应该是完全可以读一些过去想读而没读的书,做一些以前想做而未做的事。

  此外,还可以选择若干健康的爱好,静水深流,孜孜以求,同样能够获得提升——不再是提升职务,而是提升素质;照样可以超越——不是去超越别人,更可以超越自己,以人至老境的细致与平和超越壮年青年时的火气与燥气。有点可惜的是,现实生活中,总有一些人刚刚步入老年序列,便一心只想着“乐”,而不曾想到“为”;一意装满倚老卖老与任性强横,而不再考虑为社会与周遭人事付出些什么。这样的老年人生,不是有失偏颇的吗?人们常说,“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从这一排序中,便不难看出,前两个“有”,是老有所乐的“前提”。

  生活实践表明,但凡常人,有为才有乐,乐寓于为中。青壮年如此,老年人亦然。老年人能吃几碗饭、能干多大事、能有哪些为,只有自己最清楚。可以根据自身的条件与可能、爱好与特长,不拘一格,量力而行,多做一些自己想做能做的事,生命就会充实些,过于空荡而无意义的“余白”就会小一些。更何况,人到老境有学有为,个中欢乐有滋有味,既有利于愉悦身心,又有助于延年益寿。一举两得,何其妙哉。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