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海怪”严仁颖婚礼

来源: 天津日报 2017年10月30日12版     发稿时间: 2017-11-01 21:58

  周利成

  严仁颖是“南开校父”严修的嫡孙,排行老十。他天资聪颖,精力充沛,爱好广泛,多才多艺。他先是南开学子、张伯苓的学生,再任校长室秘书,继任张伯苓的弟弟张彭春的秘书,后任《大公报》记者,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著名活动家。他曾是南开话剧团的佼佼者,高超的表演才能深得观众青睐,更因演出《谁的罪恶》而得名“海怪”。

  1937年3月22日,严仁颖与同出书香门第的张若兰女士在天津永安饭店举行婚礼,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先生为证婚人。同年3月23日的《北洋画报》和27日的《玫瑰画报》,刊发了署名“如愚”的《“海怪”婚礼》和吴秋尘的《记严李之婚》两文,均对婚礼现场做了图文报道。

  22日下午3时,严仁颖、李若兰的婚礼在永安饭店举行。伴郎为新郎的十二弟严仁驹,伴娘为新娘的二妹李珠兰,郎君有弟,娘子有妹,可谓斤两相称。婚礼仪式为新旧结合、中西合璧,演奏钢琴者为杨瑞麟太太,小提琴伴奏者则为名手杨天一。新娘所着白色婚纱紫房子代办,薄若蝉翼,白若积雪,其长及地。礼毕,新娘换上一袭朱红长袍,前后各绣彩凤一只,华贵艳丽。

  证婚人张伯苓校长的致辞既热情洋溢又意味深长。他说,我曾为很多对新人证婚,但今日证婚与往日不同,因为不仅新郎、新娘是我的学生,而且他们的尊人也都出自我的门下(严仁颖的父亲严慈约、李若兰的父亲李伯涑皆为南开学生),欣慰之情,诸位可知。一对新人均为诗礼人家,先行旧式订婚,继以新式恋爱,今日婚礼又复半新半旧,所谓新思想、旧道德,两者兼而有之。严君毕业后,曾从事报业,颇具成绩。近为张彭春的秘书,亦极称成。张彭春曾有三位秘书,现皆在国民政府各部任职,闻名遐迩,人无不知。可以想见,严君定能后来居上,发展不可限量。李女士温良贤惠,崇拜“回到厨房主义”,年来颇为留心家事研究,曾多次表示有意到寒舍见习。今日内人也同来观礼,正可与之商定受训办法。国家的建设,应以家庭为单位,严李婚后,自当共同研究家庭组织法,至应如何组织,可待彼二人回家商定。此一席幽默风趣的训词,令在场来宾忍俊不禁,更为婚礼增光添彩。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