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李斯与董仲舒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10月4日8版     发稿时间: 2017-10-07 23:11

  刘泽华  

  李斯建议禁绝私学,首当其冲的是儒家;董仲舒与李斯相反,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两人决然对立,都得到各自君王——秦始皇和汉武帝的支持,也都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说来也怪,虽然他们的打击对象相反,但奏折中论述问题的层次、旨意和一些用语却颇为雷同,比如:

  李斯说:“古者天下散乱,莫之能一,是以诸侯并作。”董仲舒说:“《春秋》大一统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也。”

  李斯说:“私学而相与非法教,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以为名,异取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董仲舒说:“今师异道,人异论,百家殊方,指意不同。”

  李斯说:“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董仲舒说:“指意不同,是以上亡以持一统。”

  李斯说:“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董仲舒说:“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

  从时间上说,李斯论说在前,董仲舒在后,是否是后者模仿前者?这个问题可另行考证。

  两者反对的对象相反,但旨意却相同,也就是说,两者虽都主张实行思想文化专制主义,但在用人上都没有简单地一刀切。秦始皇焚书没有排除儒生参与政治,秦朝中枢一直有儒士的身影,秦二世时著名的儒生叔孙通在朝堂上很活跃;汉武帝独尊儒术也没有简单排除法家与信奉其他学说的人参政,而且起用了不少属于法家派的人物,如张汤等,后来被归入酷吏之辈。汉宣帝说,汉代自来实行的是“杂霸政治”,其实何止汉家,应该说所有帝王都是实行的杂霸政治。

  有一种说法,秦始皇采纳李斯建议搞焚书,招致秦朝快速灭亡;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促成了汉代的发展。其实历史并不是这样简单,秦从商鞅变法之后一直奉行法家,打击儒家,荀子到秦国考察后说秦国无儒,而秦国不但没有衰败,反而越来越强,最后统一六国。

  后来的儒家总是张扬因为秦始皇焚书才招致速亡,这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之术。秦朝速亡原因要复杂得多,贾谊的《过秦论》比简单的贴金术站得更高些。

  反过来说,汉武帝实行独尊儒术后,也没有促使政治走向清明,反而走向政治危机,几乎导致大乱。汉武帝总算老而不糊涂,不得不下“罪己诏”以更改政策。

  国家的强弱不简单在于尊儒或尊法,问题远比这些说法复杂得多。这才是需要我们深入思索的问题。面对复杂的政治,把某种学说说成是万能的,同样是把问题简单化,应该以更广阔的视角去解决问题。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