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穆旦致巴金信中的天津地震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9月25日16版     发稿时间: 2017-10-06 11:49
  杨仲达
  
  穆旦(1918-1977)本名查良铮,浙江宁海人,生于天津,毕业于南开学校,之后入清华大学、西南联合大学,又在美国芝加哥大学获得英美文学硕士学位,上世纪五十年代起任教于南开大学,是中国现代诗坛有分量的诗人。

  穆旦与萧珊在西南联大相识,并因萧珊结识巴金,他与巴金夫妇均保持着终生的友谊。

  1976年,穆旦给巴金写过两封信,都提到了天津地震。

  第一封信写于8月15号,信中详细描述了地震情形,称天津地震烈度大约八级,大概是继1644年以后河北的第一次大地震,当时他正醒在床上,立即起身,但因半年多前右腿骨折未愈,跑至门洞而未得出门。彼时好似在大浪的海船上,屋子作响,灰土下落,电线发出火花,外面响声雷动。幸而屋子未塌,三间都已裂纹,烟囱倒了,砖头落下,如果跑出太快,倒可能被落砖打死。全家安全出屋时,外面还下着小雨。前面一座旧小楼却倒塌了。南大共坏了四百间房,凡是新盖的房子都完好,太旧的则不行。和平区旧日租界的房子倒塌较多,也可能是地震波正通过那一地区,因而损毁较大。南大校内仅死一人,物理系开门办学到唐山的四十二人,只活着回来十八人,而且都受了伤。全市都住在棚内,以致市内交通断塞,南大校园也都在屋前搭棚,晚间睡在棚内,白日午睡在屋中,或在树下看书谈天,倒颇似夏令营的生活。而还要在户外住多久,对大多数人都是一个考验,特别是对于身体差或老弱者而言。南大将在9月10日开学,是时学生也将住在棚中。

  第二封信写于11月28日,又有地震的叙述。当时虽传说十一月无大震,但是11月15日晚十时则有一次大的余震,约7.1级,事先并未预报,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有些心慌,且坏房又已变为更坏,所以纷纷盖小房住。穆旦家因居平房,危险较小,原是在室内床下住,看到别人都盖小房,便和邻居也盖一个,以后有恶险情况,就可以睡在户外小土房中。当时天津全市几乎成了一大片农村,小土房林立,大不似从前。有时尚有余震,轻颤一下即过,乃其平生未遇的奇事,想起17世纪伦敦有“黑死病”,天津地震灾难似可相比了。

  天津地震距今已历四十一年,彼时情景在天津人心中大都恍然如昨,记忆犹新,但是从诗人给文豪的信中窥见地震情形,还是给人以新鲜之感。这地震的景象也恰似人的心境。

  穆旦信中并非只讲地震,也谈生活和文学,并两封信都提到了蕴珍,即萧珊。第一封信结尾附录从普希金的《别尔金小说集》提到蕴珍生前是否留下译稿;第二封信提到姚文元与巴金有矛盾,并说可惜蕴珍不再能知道这个“happy ending”。萧珊于1972年已经去世,巴金后来有著名文章《怀念萧珊》,而穆旦也深深地怀念萧珊这位朋友。

  在给巴金写过这两封信的翌年,饱经磨难的穆旦也与世长辞。

  穆旦和萧珊一样,称呼巴金为“巴先生”,而不是李先生。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