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拍”掉了自主性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9月7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7-09-24 13:54

  刘泽华  

  拍马屁自古有之,韩愈、柳宗元是历史上少有的文豪,他们的很多美文著作流芳千古,难有人企及,恰恰这两位又是拍马屁的高手。

  本文录的一些词汇都出自两位大师之手,当然有很多不是他们的独创,但他们集中起来把最美的纲纽性的概念几乎统统用在了帝王头上。诸如:表达超人的或本体性概念的,如神、上帝、天地、乾坤、日月、阴阳、五行、四时等;表达理智的,如聪、明、睿、智、英、谟、文、武等;表达道德的,如仁、义、德、惠、慈、爱、宽、恭、让、谦、休等;还有一些包容上述诸种含义,如天、圣、道、理等。这些概念基本是围绕君主神圣、万能、仁慈而展开的。神圣涉及君主与传统思想最深奥的本体、本性、本根等问题;万能是说君主的功能与作用是无限的;仁慈讲君主普度众生,是道德的化身,洒向人间皆是爱。其实这三者之间并没有界限。说到具体君主,自有高下、善恶之分。但面对的现实的帝王,几乎都是无限伟光正,无限完美。

  这些最美的纲纽性概念帝王化的现象,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特点。用这些最美概念装饰帝王,帝王也就占据了思想文化的命脉和制高点,反过来又可以控制社会和人们的灵魂。把这些真善美的纲纽性概念献给帝王,也就把自己的灵魂奉献给帝王。君主神圣是尊君论之纲。神和圣虽然还是有某些细微的区别,但一进入形而上,两者就难分难解了,神和圣混同,也就是神性和理性混同。从中国的历史进程看,殷、西周时期神与王是混合的。春秋、战国时期在神与现实的王之外创造出了一个观念性的、体现理性的圣王,可谓神、圣、王三者鼎立。实际上,在分析三者的同时,也就开始了混同。从秦、汉开始,现实的帝王与神、圣逐渐形成一种特别的混合体。所谓“特别”,指三者是又即又离、不即不离式的怪物。这个怪物随着人们不断的打扮、涂抹,越来越五色缤纷,越来越模糊不清,真可谓一个巨大的混沌。它像《庄子》中的混沌一样,是不可分析的,一分必死,更准确地说,一旦君主与神、圣分开,它就失去了合理性和绝对性。帝王与天几乎是同体的,“天”成了帝王的代词,诸如“天位”“天序”“天心”“天意”“天志”“天听”“天声”“天眷”“天慈”“天泽”“天府”“天阙”等等,一拥而上,满篇皆是。帝王与圣也同体,于是有“圣王”“圣朝”“列圣”“圣德”“圣理”“圣言”“圣恩”“圣泽”“圣运”“圣慈”等等。

  帝王的功能有:“神化”“神功”“大化”“与天合德”“法天合德”“感通天地”“参天两地”“功参造化”“整齐造化”“政体乾坤”“体乾刚”“协坤元”“移造化”“革阴阳”“仁化”“德化”“统和天人”“顺时御极”“幽明感通”“广运”“熏风”“帝力”“皇化”“皇灵”“皇风”“皇泽”“皇慈”等等。

  面对帝王的功业不仅是超越本朝祖先的,而且超越理想化尧舜,是千古所没有的,马屁拍得无缘无边。

  这些阿谀奉承、歌功颂德、拍马屁的文字是王权至上的派生物和王权主义观念的组成部分。对帝王而言,由此进一步获得了自身权威的合理性的论证。

  颂扬者、拍马屁者或许从中得到某种利益,但在颂扬的同时也把自己丢失了。作为一种文化,丢失的就不仅仅是个人,而是把所有人的主体性给湮灭了。所以拍马屁不仅仅是个人问题,而是社会观念整体性的大问题。

  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精粹,都是靠这些纲纽性概念来集中、来表达的,并凌驾于所有社会理论与观念之上,形成居高临下的控制之势。因此,它是思想文化史中一个全局性的问题,不可不察。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