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被搁置的香雪兰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6月30日9版     发稿时间: 2017-07-04 18:53

  李新宇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每年都种香雪兰。这是一种普通的花,我小时候就种过。在乡下老家的园子里,在小麦播种的季节,像种大蒜一样把它种在土里,基本不用管,很快就会发芽,到第二年5月就开花了。

  香雪兰的香味很浓,是那种甜甜的香。正因为难忘那种香味,我才在几十年后又种它。可惜的是,生活环境与童年不同:没有园子,也没有大院子,只能在房间或阳台栽种;房间里有暖气,季节气候已完全打乱,所以我一直不能很好地管理它,不是开花过早,就是长得过高。我的朋友在山东日照,年年栽种香雪兰,养得特别好。我在网上请教过她,学会了使用矮桩素,也能在斗室里种养它了。

  香雪兰不难栽培,但需要年年种。花开过之后,它的枝叶会自然干枯。这时要把它的根茎挖出来,放在干燥通风处。等到秋分过后,也就是种小麦、种大蒜的季节,再把它播种入土。自从住进南开大学西门外馨名园的房子,因为有26平方米的阳台,我就每年在阳台上栽种香雪兰。

  然而,2006年到2007年间,我在韩国济州大学任教,却耽误了一年。花种就在一个空花盆里,而且用纸袋装着。秋天过去了,我没有回来。春节回来了,却没有管它。直到又一年栽种的季节,我才想起它。从纸袋中拿出来一看,它的模样变了:本来滋润而丰满的它,变得瘦长而干瘪。表层的皮已经干枯,一看就知道它已经差不多干透了。这并不奇怪,存放一年多,干瘪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当我把它们那干瘪的表层剥去之后,呈现的却是这样的形象——每一个小蒜头都变成了两个,中间亚腰相连。下面那一个,就是本来鲜嫩丰满的蒜头,业已干瘪,有的甚至坚硬得像木头;顶部的那一个,虽然不大,却鲜嫩丰满,它是一个新生命。它的样子完全像底下的母亲当初的模样——只是因为缺乏营养,个头儿要比母亲年轻时小得多。

  这个新的生命是在纸袋中生长的,缺肥缺水缺营养,但它没有死去,而是在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使它走向干瘪的时候,用自身的养料推出了下一代。由于我的耽误,没有按时把它种入土里,种子被搁置了一年。它却在被搁置中完成了生命的新陈代谢,没有耽误传宗接代。

  这种现象我早有所闻,但面对这些香雪兰,我还是有些震惊。我对它们肃然起敬。带着敬意和愧疚,我小心地把这些新生命从它的母体上掰下来,一粒粒种进花盆。春节过后,这些在无土、无水状态下繁衍的新生命开花了,一切都与它的前辈一模一样。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