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牵牛变绣球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6月27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7-06-30 09:02

  李新宇  

  有什么样的环境,就有什么样的生物。气候、土壤,会选择和淘汰物种,也会改变一些物种。这是生物进化论早就告诉我们的。文学作品和一切文化产品也是这样。知识分子人格和国民性格也是这样。这是历史和现实早已昭示我们的。

  然而,有一点我却是后来才清楚:生命是可以驯化的,改变其面貌的并不只是气候和土壤,而是有多种因素,比如:强制和诱引。见过园艺师制作盆景吗?剪之,压之,缚之,捆之,都是有效的。清代诗人龚自珍曾为此写过一篇《病梅馆记》,感叹那本来可以长出怒枝壮芽的梅花,被弄成曲里拐弯的样子。一方面是巨大的制约力量,一方面是顽强的生存追求——博弈的结果自然是千奇百怪。

  几年前,我的花盆里生长过一棵牵牛花。众所周知,牵牛花应该有长长的藤,应该爬上篱笆,爬上墙头或树梢,然后开放它的喇叭花。在花盆里栽培不是不可以,但按照它的秉性,应该是插上竹竿之类,供它攀援和伸展。我的花盆却极小,放在窗台上,而且紧挨书桌,不可能为它插上竹竿之类。更为重要的是,那是一个兰花盆,一株春兰生长在里面。牵牛花并非我种的,而是自己长出来的。我之所以没有拔掉它,是因为那个花盆还有容纳它的空间。兰花盆中只有几片兰叶,而且长不过数寸,闲着也是闲着。牵牛花尽管来路不明,但既然来了,而且生长得蓬勃快乐,于是便不忍拔掉,让它留下来了。但是,在这个小小的花盆中,我还是更看重我的兰花,不可能为牵牛花的生长而破坏兰花的生长环境,更不允许它的藤蔓纠缠兰叶。

  为了保护那几片兰叶,我把牵牛剪短,只留下几片叶子。然而,几天之后,它就长出几个枝杈,仍然继续伸展。于是再剪,仍然只留几片叶子。没有几天,在留下的叶子的腋处,又有枝蔓生长出来,于是再剪。这样剪来剪去,牵牛花就变成了珊瑚树的模样。当晚秋到来时,它长出的竟然不再是枝蔓,也不是叶子,而是一簇簇的花蕾。最后,那些拥挤在一起的蓓蕾竞相开放,牵牛花就成了一个绣球。我惊奇于我的创造,也为我的残忍不知所措。我知道,那团牵牛花是我摧残的结果。

  我曾拍下它的照片,后来却找不到了。但也无须遗憾,因为同样的情况随处可见。在压迫和摧残之下,几乎所有的生物都可以变异。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