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邂逅台湾话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7年5月12日3版     发稿时间: 2017-06-06 17:08

  □郭利霞

  初到台湾那是几年前的一个初春,我们的航班降落到桃园机场,在台北的蒙蒙细雨中,我和同事又踏上了前往台湾某大学的路途。

  接机的司机姓谢,我们都不知道如何称呼合适,用“师傅”试探了一下,司机全无反应,“先生”则屡试不爽:“谢先生,到台中需要多长时间?”“谢先生,台湾经常下雨吗?”……谢先生热情洋溢,有问必答。中间经过一个服务站,我们进去转了一圈,大桶的爆米花,赫然印着“包你发”,心想毕竟是中国人,这么重视口彩,爆米花,包你发,还真是有那么点儿意思呢,不知销量是否因为这个吉利的名字而攀升?台湾每年正月都有大型灯会,那年的灯会在彰化鹿港,一路上我们看到了很多“台湾灯会在彰化”的标语,彰化的灯会叫“彰灯结彩”,这个谐音用得还是挺巧妙的。

  第二天是全校教师研习,因为要准备教育部的评鉴,学校请了校外专家,在专家开讲之前,校长作开场白:各位师长,早安!台下齐刷刷地“早!”这阵势我从未见过,这样的问候语也是第一次亲耳听到,颇感新鲜。校长说招生很难,“少子化”(这是个日语词,倒是不难猜出意思)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因此需要“透过各种管道”招生,用普通话说就是“通过各种渠道”;校长还说要跟全校老师“检讨”一下以往的工作,我心想校长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这么严重,暗想台湾还真是民主呢,可检讨了半天,我发现情节并不严重,不仅不严重,说的大部分可都是任职以来的成绩,这才悟到此“检讨”非我们的彼“检讨”;检讨完毕,说要推行“教卓计划”,因为有上下文,我才知道“教卓”就是“教学卓越”。

  一天的研习会下来,颇感疲乏,去食堂觅食,是自助,抬头看到上面印着一行字:夹菜中,请勿交谈。“夹菜中”让我想起了“营业中”,这也不是普通话的语法习惯,而是受日语语法影响;结账时,我问拿的都是什么菜,服务员说这个是“高丽菜”,那个是“大陆妹”,大陆妹?这名称似乎不太友善——几天后,疑惑的我终于知道了“高丽菜”其实就是我们的“包菜”或者说“卷心菜”,而“大陆妹”则是一种生菜;吃完饭,又遭遇了垃圾桶上硕大的“厨余”,第一反应是做饭剩下的垃圾,看看内容才知道就是剩菜剩饭,垃圾桶上的“宝特瓶”也让我大费思量——台湾的环保做得很好,垃圾一定会分类。办公楼下有个咖啡厅,在咖啡豆的背景上,龙飞凤舞地写着“尊师重稻”,不禁莞尔。台湾同事说每天骑机车上班,我连蒙带猜明白了“机车”就是满大街跑的摩托车。

  周末去屈臣氏买一些生活用品,发现“海飞丝”叫“海伦仙度丝”;街上跑的“奔驰”叫“宾士”,同样是音译,用词颇为不同。初为“台”师开始上课,问同学谁是班长,同学满脸疑惑地看着我,幸亏有个福建来的交换生及时救场,原来“班长”是“班代”。学生说记笔记不易,我说课后把课件给他们,结果又不懂,原来他们叫“简报”,“鼠标”叫“滑鼠”,“U盘”叫“随身碟”,“硬件”是“硬体”,“软件”是“软体”,“打印”是“列印”,“复印”是“影印”……我开的课有一门叫“语言与社会”,就把大陆和台湾的语言差异作为一章讲给学生听,学生很感兴趣,有去过大陆的还跟我描述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是在大陆点菜,看到“土豆丝”,心里惊叹大陆师傅刀工精湛,那么小的“土豆”(台湾管花生叫土豆)居然可以切丝,毫不犹豫地点了一个,上来后一看,原来是一盘“马铃薯丝”!另外一道菜是“西红柿炒鸡蛋”,也很好奇,西红柿是个什么东东?上来以后,也是大失所望,原来就是再普通不过的“番茄”……也有的学生讲,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大陆人把妻子或丈夫叫做“爱人”,感觉太随便,太不严肃了;也有的学生觉得“国文-语文”“国小-小学”“国中-初中”“博爱座-老幼病残孕座”“荣民-退伍军人”这样比对着看实在好玩儿。台湾班委会委员是学艺股长(学习委员)、康乐股长(文艺委员)、服务股长(主管劳动和卫生)、风纪股长(主管纪律)云云,很有民国风。

  台湾历史上有过长达50年的日治时期,语言中日语的遗迹随处可见,可以说日语词渗透到了台湾生活的方方面面,如便当、欧吉桑、欧巴桑、阿莎力、撒西米(生鱼片)、黑轮、关东煮、一级棒、单品、味增、宅男、宅女、熟女、哇莎米……萌、便所、少子化、宅急便、宅配等,到处都是日本的“SEVEN-ELEVEN”超市,日货随处可见,据说几乎与日本潮流同步。日语借词包括音译词,如阿莎力、黑轮,音译加意译词如可乐饼、乌龙面,借形如职场等。有些词缀进入台湾国语后非常能产,如族、风、控等。连新词“麻吉(好朋友)”都是用日语发英文match,然后再用国语发这个日语词。大家都爱鱼台湾的禁忌口彩也不少,有些跟大陆一样,有些则独具特色。菠萝,这里叫“凤梨”,据说用闽南话说的话就是“旺来”,所以给人做礼物很合适,但千万不能送给病人,你想让人家的病“旺来”,越来越严重,安的什么心?其他看病人不能送的还有香蕉,因为“蕉”发音近似“招”,会招来更多的病,自然也不行。西瓜的西在方言里与“死”近似,更是大忌。

  鱼和桔子则是大家都欢迎的,因为“年年有余”“大吉大利”嘛,柿子也不错,两个柿子放在一起,就是事事如意,葫芦是福禄,所以彰化鹿港的灯会上到处都是葫芦形的灯,晚上亮起来,抬头一看,橙黄一片,灯下的人朦朦胧胧,喜气洋洋,都透着祥和、喜庆和人人向往的富贵。台湾人过年一定要吃鸡、吃萝卜,因为“吃鸡起家”,萝卜叫“菜头”,吃萝卜是为了图个“好彩头”,当然也可以做成“菜头糕”,彩头高,多吉利!此外还要吃长年菜(即芥菜),求的当然是长寿——所以这长年菜一定不能切断。

  不管如何,如果不懂这些,还真容易出问题呢。临别前,有个台湾同事送了我和大陆同事一人一只猫头鹰胸饰,大陆同事很是感慨,说北方有“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的说法,猫头鹰在台湾其实也只是原住民的吉祥物而已,据说是妇女的守护神,但生于大陆长于大陆的我们自然都不太情愿把这只看上去还挺可爱的猫头鹰戴出来……形形色色的说法“比较”在台湾国语里非常活跃,如:比较走不开,上午比较没有人,台湾人比较不会同客人吵架,比较不看这一点,哲学是比较不OK的,比较不会潮掉,比较要求……听听这些话,您觉得别扭吗?您是不是在想:走不开就走不开了,什么叫“比较走不开”?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不过可是然而但是but,这些在台湾国语中可都是合法的,你每天都能听到N遍类似的表达方式。

  对了,台湾人还特爱“说”,不信你听听:变成说我们帮你代交,有些学生写说好羡慕大二的学生……台湾的汉语还有些有趣的表达方式,如“不行”和“不错”都可以放在动词前面,如:不行用,不行上网,不错听,不错吃。其实就是:不能用、不能上网,很好听,很好吃。“重点是”也是个非常高频的句式,每天都会听到:我觉得重点是她老公对她很好,重点是我们家早上经常是没人的。

  因为要去台北参加一个会议,我和同事需要提前两天走,和校方协商,负责老师告诉我们可以提前离开,但“要做补课动作”,其实就是要补课。于是乎,我们做完了补课动作,才做了离开学校的动作以及两天后离开台湾的动作。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