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 正文

薛伟

来源: 今晚报 2017年5月30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7-05-31 10:19

  陶慕宁

  唐人传奇中有一篇极富后现代意味的《薛伟》,诸如穿越、变形等叙事谋略贯穿于故事的始终,颇为精彩。作者李复言,唐文宗时人,有志怪传奇集《续玄怪录》。

  故事讲唐肃宗乾元初,薛伟任蜀州青城县主簿,与县丞邹滂,县尉雷济、裴寮同事。这年秋天,薛伟生了重病,弥留之际,身体恍惚变成了鱼。过了二十天,被渔人捞上岸,送到县衙的厨房,厨师一刀剁掉鱼头,他便突然醒转,恢复人身。以下就是薛伟的自述:

  “我一开始被疾病纠缠,发烧发热,苦不堪言,只想图个凉快。一时忘了病痛,也不知是梦,拄根拐杖就出了城,心里畅快,像是挣脱了樊笼的鸟兽。渐渐进了山,山路走得闷,又往下走到江边,看到秋色宜人,潭水如镜,很想洗个澡,就脱了衣服,跳入水中。想起童年时常常戏水,今天又找到了那种随心所欲的感觉,十分舒服。心想:人游泳不如鱼快意,怎么能像鱼一样地畅游呢?旁边一条鱼说:‘只怕你不愿意,这其实很容易,稍等。’一会儿,有一位几尺长的鱼头人身骑着大鲵、率领数十条鱼来宣读河伯的诏书:‘城居水游,浮沉异道,苟非其好,则昧通波。薛掌意尚浮深,迹思怡旷,乐浩汗之域,放怀清江;厌巘崿之情,投簮幻世。暂从鳞化,非遽成身。可权充东潭赤鲤。呜呼!恃长波而倾舟,得罪于晦;昧纤钩而贪饵,见伤于明。无惑失身,以羞其党,尔其勉之。’我再看自己,已经浑身长满了鱼鳞。于是三江五湖,到处游历,只是每天晚上,需要回到东潭当差。不久感觉饥饿,无处求食,就随着船游。看到赵干(渔夫)垂钓,鱼饵芳香,心知吃了会上当,便放弃了。可是过了一阵,饥饿难耐,心想:我是官人,假扮为鱼,就算吞了鱼钩,赵干难道敢杀我?他一定会送我回县衙。于是吞了鱼饵。赵干收了钓竿,我连连呼唤他,他不理我,拿绳子穿过我两腮,把我拴在芦苇间。一会儿张弼(县衙听差)来买鱼,赵干欺骗他没有大鱼,张弼自己从芦苇间找到我。我对张弼说明身份,张也不理我,骂他也不理我,一直提着我进了县门。看见各位,我大声疾呼,没一个人理我。厨师王士良看见鱼大,高兴地把我放到砧板上,我大哭大叫,士良却好像听不见,按住我的头,一刀斩断,我也就变回来了。”

  这篇传奇颇有魔幻色彩,薛伟开始变成鱼的时候,身体的感觉是鱼的,思维却仍然是人的;饥饿的感觉既是鱼的,又是人的;一直保持着人的警惕性和优越感,但终究无法抗拒本能的需要,在饥饿面前表现出无奈、软弱和自我安慰的人性弱点。一千多年前,唐人竟能写出如此摇曳变幻的上乘传奇,实足令后人倾倒。

  1912年,奥地利作家卡夫卡写出了他的成名作——中篇小说《变形记》,讲述推销员格里高尔·萨姆莎变成甲虫的故事,用荒诞的笔法揭櫫人们的唯利是图、寡情薄意。在叙事艺术的层面,两者堪可一比。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